<address id="n1j55"></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我對魯西南建黨初期的回憶

            2015-06-25 20:44: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程立夫口述 趙從元整理

              一、于子元來到魯西南

              一九三四年,魯西南的勞苦大眾,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國民黨的橫征暴斂和地主階級的殘酷剝削,使他們饑寒交迫,度日如年。是年初,共產黨員黨于子元來到菏澤、曹縣交界處,他身穿長衫,頭戴禮帽,圍著圍巾,騎著自行車,以賣卷煙為名,走街串巷,對魯西南進行了全面考察。

              于子元同志認為:安陵集一帶,地處三?。ㄉ綎|、河南、河北)五縣(菏澤、曹縣、東明、考城、長垣)交界處,“飛地”(即本縣境內有外縣的村莊及土地)較多,沒有統一的行政領導,國民黨的統治力量較為薄弱;這里又遠距縣城,交通不便,消息閉塞,再加上農民生活困難,迫切要求翻身,確實是我黨開展工作的好地方。

              于子元同志在考察中非常注意發現進步青年。我出身貧苦,無黨無派,秉性正直。國民黨韓集區部曾推薦我當鄉長,因我不滿國民黨的所作所為,予以拒絕。我的情況,很快被于發現,我那時在韓集北門里豐家祠堂教小學。他便到學校找我,先是夜里去,后來白天也去。由于我們很談得攏,關系日漸密切,常常談到半夜。我們起先談論的多是國際形勢,抗日的道理,后又談到內戰的情況、國民黨兵多不抗日等,只是沒談共產黨的事。我們談話很投機,關系越來越密切,外面的人都知道于子元是我的朋友。有時我有事不在校,他就主動替我教課。記得一次,他向學生講“滿江紅”,從岳飛抗擊敵寇,講到日本占領我國東北,人民如何受摧殘蹂躪,誘導大家向岳飛學習,做抗日的民族英雄。同學聽了他的課,受到了很大教育。

              于子元為了更好地與青年接觸,經常給一些學生和知識青年寫鳥字。他寫的字一筆一劃都是鳥,這樣,一下子就把鄉村的知識青年吸引到自己的身邊,然后利用這種機會向他們講述一些革命道理。

              一九三四年秋,于子元同志雖然回到范縣工作,但仍不斷到菏澤來。為了于子元來去方便,我用了20塊大洋買來一窩蜜蜂,他以教我養蜂為名,經常到這里指導我們的工作。

              一九三五年底,于子元對我說:“我是做抗日工作的,為了咱倆接觸方便,我們拜成人兄弟吧!”從那時,我們就是仁兄弟了,他做的一些事情,我都盡力幫助。沒多久,于子元的革命活動引起了一些上層人士的注意,就連我的老師蔣中立先生也勸告我:“咱是個窮教員,能有碗飯吃就不錯了!你咋與江澤民(當時于子元的化名)走得那么近呢?他是共產黨的人??!你跟著他,將來是要殺頭的!……”。不久,國民黨韓集區部便派李乃元(國民黨員,后被我槍斃)到學校教書,監督我和于子元的行動,使我們的活動受到了限制。為此,我便和于子元商量,認為不能再在韓集待下去了。三六年初,縣教育局視察員萬登瀛(萬廣州)來學校視察,我向他要求換個地方,他說:“行!”。不久,我被調到曹縣胡集小學教書。

              二、黨組織的建立及發展

              一九三六年深秋,于子元正式受直南特委劉晏春同志派遣,又來到魯西南。經我推薦,于子元被分配到曹縣四區古營集教書,我倆常利用星期天見面,交流工作進展情況,制定下步工作計劃。

              至這年年底,于在胡集對我說:“經過一年多的考驗,你對黨很忠誠,我介紹你加入中國共產黨。從今天起你就是共產黨員了,但你發展黨員還不行,你先考驗他,發展誰最后由我來定?!?/p>

              于子元除發展我入黨之外,還發展了安陵集眼科醫生龔獻亭(菏澤龔莊人)和傅秀峰、傅金燦等,為黨在魯西南的發展創造了條件。后來,由于工作需要,于子元同我商量,決定安個聯略點。由我出面,租借寇夢筆家的房子,辦了個私立高小。因為寇夢筆是個地主,曾當過舊政府的縣長和國民黨稅務局長,這對掩護我們的工作是非常有好處的。于是我當了這個私立高學的學董,聘請郭萬春、王子平等人當教師。這個私立高小就是我們的秘密聯絡點。

              我入黨后,也開始物色發展對象,于三七年上半年發展的有安陵集的程廣學,曹樓的任耀庭和李向田等。

              “七·七”事變后,在外地上學的黨員沈建華、王建民等人陸續回到曹縣,在曹縣建立了曹縣縣委。王石鈞于九月底也從鄉農學?;貋?,與曹縣縣委接上關系。于子元的組織關系在直南,他把我們幾個黨員的組織關系交給了曹縣縣委。王石鈞回來不久,我們在曹縣三區建立了區委,王石鈞任區委書記,程廣學任組織委員,我為宣傳委員。

              從三七年下半年至三八年初,黨組織在一些村莊發展了部分黨員。有萬家的萬子玉、萬崐峨、萬清潔、萬廣義、萬崐嵩、萬某某(萬廣義的叔),沙山寺的張文燦父子,劉崗的劉秀生等,郭寨的郭殿起、張克志、郭登起,大楊湖的杜書潤、杜望之、杜德修、杜義修、杜慶林,武城集的郭炳章、郭穎成,許寺的杜孝義,賈寨的賈連昌,程寨的程元剛,青邱的王萬榮,朱橋的朱廣典,油寨的油秀峰,桃園集的祁憲文,葛寨的王殿想,郭小湖的郭萬春(郭又新),楊堤樓的楊芳江,大麥王的王子平;還有沙窩李、段莊、劉城、龔莊、張莊、張成寨等村莊,這時也都發展了黨員,有的村還建立起黨支部。

              一九三八年春,在開展抗日救國運動的同時,為了更好地培養一批骨干力量,在安陵辦起了青年救國訓練班,吸收了百余名青年學生,劉齊濱、王建民等同志負責講課,我們負責黨組織的發展工作和生活供應工作。那次訓練班的學員除附近村莊的青年外,還有考城的徐宗輿,曹縣城里的馬子蘇,曹縣東南的孫景林等。訓練班的學員大部分都加入了黨組織。聶治安等二十余名學員隨于子元到王道平的綠林武裝里,配合王道平做思想工作。賈洪志在訓練班沒能加入黨組織,他為了接受黨組織對他的考驗,主動要求到最艱苦的地方去。當時,王力生同志在曹縣縣長王貫一的警衛營里當連長,要求組織為他派一個文書,于是縣委決定把賈洪志派去。不到半年,那個連叛變,王力生僥幸逃出,賈洪志同志犧牲??傊?,那次訓練班培養出的學員都成為骨干力量。

              后一期訓練班有一百多人。一九三八年夏,在大黃集一帶,國民黨軍隊與日本鬼子打了一仗。國民黨軍隊扔到麥棵里許多槍,讓老百姓拾到了。我們大家湊了四十元錢,買了兩支中正槍。因為敵人很多,我們沒法上課,我和王石鈞同志帶著學員,轉移到張大樓的五間民房里學習。這一期訓練班生活更加艱苦,吃菜只是點辣椒、韭菜。于子元從那里路過,問我們生活怎么樣?我說:“光吃點辣椒,連做飯的炊事員都餓跑了?!彼讯道飪H有的五元錢留給我們了。這兩期訓練班共培訓了三百余名學員,以后都成為我們魯西南的骨干力量,為開辟和鞏固這塊根據地起了很大作用。

              我們黨的工作任務,一方面是掀起轟轟烈烈的抗日救國運動,一方面是培養干部,發展黨員,到一九三八年底,我們共發展了千余名黨員。

              三、抗日救國活動的開展

              一九三六年底,于子元倡議建立一個農民互助會。目的是把貧苦農民組織起來,為開展黨的工作打下良好的群眾基礎?!捌摺て摺笔伦兒?,這個互助會改名為抗日互助會。在菏澤五師上學回來的李子芳,要求加入互助會,我和于子元都同意,并讓其為抗日互助會寫個簡章。簡章寫好后,我和于子元修改了一下,由李子芳油印出來,在群眾中廣為散發。恰巧,劉齊濱路過李子芳家,李子芳將抗日互助會的簡章讓劉齊濱看了,他很快找到于子元和我,對我們成立抗日互助會表示贊成,愿意一塊干。劉齊濱是北大學生,在群眾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他的參加,使抗日救國活動迅速開展起來。

              在抗日互助會的影響下,許多村莊都建立了抗日組織,但是這些組織各自為政,互不聯系,紀律松弛,沒有統一的領導。鑒于這種情況,于子元、劉齊濱和我分頭做各村抗日組織的工作,經過一段時間的說服教育,大家統一了認識:只有團結起來,才能抵御日寇的侵略。西邊以郭小湖為中心,(包括白茅、大寨、桃園集等村),成立一個聯莊會,由郭心齋負責。安陵集一帶建立一個聯莊會,由唐以山、楊維漢負責。楊集一帶(包括楊花園、馬集等村)成立一個聯莊會,由張久如、楊永信負責。萬家、武城集、沙山寺成立一個聯莊會,由郭炳章、張文燦負責等等,這樣,各抗日聯莊會置于黨組織領導下,開展抗日救國活動。

              在我們建立聯莊會的同時,楊履謙(開明紳士)等也組織了“聯莊會”,他們以地主武裝為基礎,建立了抗日武裝。我們為了團結這部分抗日力量, 于子元、劉齊濱、張耀漢等人分別去做楊履謙等人的工作。最后,大家同意建立一個統一的抗日組織。

              一九三八年秋,在安陵集召開各群眾組織代表會議,研究建立統一組織的有關事宜。我黨提議這個組織命名為“冀魯豫邊區抗日救國總會”,大多數代表都表示贊成,只有少數地主紳士代表不同意,他們提議為“忠義社”,其目的是擺脫我黨的領導。因命名一事,共開了五、六次會,雙方爭論很厲害。最后,劉齊濱說:“為了建立鞏固的抗日統一戰線,團結起來,共同抗日,大家都要做點讓步,叫什么名字,不是什么大事情”。結果,定名為“冀魯豫邊區忠義抗日救國總團部”。推選劉齊濱為團長,程立夫為副團長,杜惠田為組織部長,楊友三為宣傳部長,何克昌任情報部長,楊履謙任武裝部長,寇夢筆任總務部長,總團部設在寇夢筆的家。

              抗日救國總團部一建立,前來聯系工作的同志絡繹不絕??倛F部下設若干中心村,每個中心村下轄十余個村莊,各村有村救國會。中心村有自己的武裝---抗日自衛隊,自衛隊的槍支來自民間,還有大刀、長矛等。在抗日救國總團部的領導下,一村有難,大家支援,抵御日寇及偽頑雜的騷擾。同時,還建立了婦女救國會和兒童團等群眾組織。兒童團站崗放哨,婦救會負責接待和后勤工作,抗日救國運動蓬勃開展起來。為了配合抗日運動的開展,總團部辦了一個小報——《民生報》。由嚴會甫任編輯,刊登一些抗日消息和活動情況,地方黨組織的負責同志和一些黨員經常發表文章,激勵了廣大人民群眾的抗日熱情。

              抗日救國總團部建立后,活動經費十分困難,于是,號召群眾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一些負責同志主動捐糧捐款。有些開明地方士紳也進行了捐糧捐款,如安陵集的韓凌雨,一次捐款二百元,總團部為他掛了一塊“慷慨解囊”的匾,敲鑼打鼓地送到他家。這樣一來,我們抗日活動的經費有了保證。

              自抗日救國總團部成立后,那幾個地方紳士的代表,只掛個虛名,根本不到團部去。群眾慢慢把“忠義”兩字又去掉,習慣稱之為“魯西南抗日救國總會”。然而國民黨曹縣縣黨部,看到我們抗日救國運動開展得熱火朝天,他們想方設法,妄圖奪取救國總會的領導權,派代表與我們談判。國民黨代表有:袁春霆、王子魁、王石村等;我方代表有:王建民、劉齊濱和我。談判時,我們講抗日救國的道理,講國共合作共同抗日。他們態度非常蠻橫,不聽不理。程廣學等幾個黨員在東屋唱了國共合作歌,他們竟歇斯底里大發作,高叫“只能說‘榮共抗日’,哪有國共合作!”幾個性急的同志要把他們拉出去活埋了,劉齊濱耐心勸阻,幾個國民黨代表丟下幾張國民黨員登記表,灰溜溜地走了。曹縣國民黨部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于一九三九年春,國民黨曹縣西北辦事處的李克(宗岱)帶著二十多支槍到劉崗抓人搶財物,想給我們一點顏色看看。他們的隊伍一到劉崗,我們的自衛隊員便報告說:“有人到劉崗搶東西!”我說:“把各村的武裝集合起來!”一敲銅鑼,我們的自衛隊員馬上集合,四面八方一起涌向劉崗,當即繳了他們的槍,有力的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他們在群眾的唾罵聲中,一個個狼狽地逃走,后雖將槍支還給他們,但從此再也不敢到聯莊會里抓人搶糧了。

              四、曹東縣委的建立

              冀魯豫邊區抗日救國總團部建立后,抗日救國運動開展得轟轟烈烈,建立了群眾性的自衛武裝,發展了黨的基層組織。廣大群眾的思想覺悟有了很大提高。在一九三九年初,八路軍一一五師三四四旅代旅長楊得志,政治部主任崔田民率領一部分主力部隊來到魯西南。同年四月,戴曉東同志受蘇魯豫皖特委派遣,帶領張子正、海燕、馮豪、楊海天、王開基等二十多名干部,也來到魯西南。他們來后,開始籌建魯西南地委和曹東縣委、考城工委,并重建曹縣縣委。

              該年七月一日,魯西南地委正式成立(對外稱工作團):

              地委書記:戴曉東

              組織部長:王建民

              宣傳部長:袁復榮

              統戰部長 :劉齊濱

              軍事部長 :宋勵華

              同時,曹東縣委建立:

              書記:程力夫

              組織部長:程廣學

              宣傳部長:楊用信

              軍事部長 :郭萬春

              青年部長:孫正民

              民運部長:向奉之

              統戰部長:劉秀生

              曹東縣委轄曹縣西北部、東明東南部、菏澤南部及定陶西部地區。曹東縣委是菏澤縣委的前身。特別是楊得志同志率部到魯西南后,我縣黨組織也得到迅速發展。為了便于領導,我們劃分了若干個小區,建立區委,回憶當時的情況,大體是這樣:

              大楊湖區:杜義修為區委書記

              武城集區:萬崐峨、郭炳章、郭穎成先后為區委書記

              青邱區:朱廣典、朱文學先后為區委書記

              呂溝區:呂克明為區委書記

              郭小湖區:郭萬春為區委書記

              田集區:傅秀峰為區委書記

              安陵區:寇貞一(寇復儒)為區委書記

              五霸崗區:油秀峰為區委書記

              馬集區:李念臣為區委書記

              還有楊花園區等。

              在建區委的同時,我們成立了縣委警衛營,王殿想為營長,一九三九年九月改編到冀魯豫支隊五大隊去了。

              五、湖西“肅托”事件對魯西南的影響

              一九三九年八月,湖西區黨委錯誤地開展了“肅托”,區黨委書記白子明命令,要地委書記戴曉東,曹縣縣委書記曹子真和我到區黨委報到。我們接到通知后,騎著自行車趕到區黨委駐地---魚臺縣城南于村。我們剛一進村,就碰到三個站崗的(平時只有一人站崗),有一個帶班的人接過我們的通知,讓我們等一等,他向區黨委報告去了。這一反?,F象,是我們意識到,一定出了什么問題,往村外一看,有幾具死尸放在那里。我們問站崗的出了什么事?他說:“馬霄鵬這小子是托匪,昨天把他槍斃了,一共槍斃十四個?!贝艘粫?,那個帶崗的人回來說:“跟我來!”我們進了村,就看到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荷槍實彈,十分森嚴。社會部(對外稱公安部)張部長接待了我們,他說:“區黨委出了點事,請大家來開個會,一會兒白子明同志給你們談談?!?/p>

              會議一共開了四天,會后秘書給我們說:“晚上,區黨委有行動,如果你們沒事,天明你們回去就行了!”我們都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連忙說:“沒事!”未等天明,戴曉東帶著我們倆便回去了。

              從湖西回來不久,日本鬼子開始九月大掃蕩,到處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為了對付日寇慘無人道的掃蕩,地委研究決定:一部分同志帶領地方武裝跳出包圍圈,尋機打擊敵人,一部分同志留地方工作,堅持斗爭。王建民、宋勵華和我留在地方,戴曉東、袁復榮、王石鈞帶地方武裝轉移到曹東南。由于敵人的力量很強大,我們的武裝力量不能有力的打擊敵人,戴曉東同志帶袁覺民同志到區黨委回報,要求給予增援。

              戴曉東同志到區黨委后,即被扣留,定了兩個罪名,一曰:以反掃蕩為名,準備配合托匪暴動;二曰:帶著武裝,陰謀行刺。接著捆綁起來,使用了苦刑。

              日寇掃蕩還未結束,湖西區黨委通過地下交通站傳來一個通知:大意是魯西南地委帶領區委書記以上干部到區黨委報到,聽中央要人傳達……。落款是白子明、戴曉東。接到通知,我們的思想壓力很大,但誰也不敢說不去。去就等于送死。有人提議:“找楊得志同志匯報一下吧!”于是,我們到東明找到楊得志同志,楊得志同志說:“我剛從湖西回來,白子明的這個做法是錯誤的。魯西南的干部我了解,沒有托匪,你們不要去,就說我不讓去,這里日軍正在掃蕩,工作非常艱苦,你們不能離開,我馬上向中央反映情況” 。

              事隔一星期,湖西區黨委派了一個加強營來魯西南。這個營裝備較好,每個連都有一挺重機槍,四挺輕機槍。他們剛到定陶東南,就與日本鬼子打起來,直到天黑才結束戰斗。這個營的任務是帶魯西南區委書記以上干部,到區黨委肅整。營長找到楊得志同志向他做了匯報。楊得志告訴他,魯西南的干部沒有托匪,我了解情況,你回去向區黨委匯報,就說我不讓去,責任由我付。這個營在此休整半個月就回去了。

              十一月,湖西“肅托”事件引起黨中央和山東分局的重視,派羅榮桓、郭洪濤同志到湖西,及時處理了“肅托”錯誤事件,戴曉東同志被釋放。這次魯西南的廣大干部沒有受損失,是與楊得志同志堅持原則,堅決抵制“湖西肅托”的錯誤分不開的。

              六、灣楊事件

              一九三九年,一一五師三四四旅代旅長楊得志率旅直機關來到魯西南,對部隊進行了整編。魯西南的廣大群眾為部隊籌糧款,對部隊大力支援。部隊在魯西南打了幾次漂亮仗,保護了廣大群眾的生命財產,人民群眾的革命情緒更加高漲。一些開明士紳紛紛轉向革命一邊,如楊履謙、王杰卿等主動地支援我們,捐糧捐款,參加了抗日救國會,共同抵御日寇的侵略。但也有一些地主,以為共產黨成不了大“氣候”,當他們看到抗日救國會開展的轟轟烈烈時,也表面上附和我們,若形勢一變化,他們就離開我們,有的竟反對我們。還有一些頑固地主和反動分子,一直站在敵對的立場上,利用我們工作中的缺點,挑撥離間,造謠中傷。如一九三九年夏,救國會不準種大煙,有些人光顧眼前利益,認為種大煙賺錢,沒有執行救國會的禁令,私自種了一些大煙。因為我們缺乏工作經驗,在大煙快要結桃時,我和劉齊濱帶領救國會的人,用棍子把大煙全部打斷,損害了這部分人的利益,沒能做細致的思想工作,造成了這些人的不滿。還有的地富出身的同志,從家里拿糧拿款,也引起家庭的不滿。三九年八月份湖西“肅托”的影響,九月份,日本鬼子對曹縣、定陶、菏澤大舉掃蕩,冀魯豫支隊又轉移到黃河北休整,只有五大隊在魯西南堅持斗爭。由于局勢的急劇變化,又加上述種種原因,一些反動地主及反動勢力蠢蠢欲動。灣楊村楊嗣孝、楊敬嚴,從蘭考小宋莊請來個賣油的安天國,自稱“活神仙”,在灣楊村建立反動會道門組織紅槍會,會部設在該村。他們利用封建迷信,燒香磕頭,下神符場,蠱惑人心。有些群眾受騙參加了,有些群眾不愿參加,他們就發動紅槍會的會員到其家去吃飯,群眾叫他們“吃干隊”,脅迫群眾參加。這樣一來,群眾迫于他們的壓力,很快參加了他們的組織,所以,紅槍會組織很快蔓延到周圍幾十個村莊,搞得烏煙瘴氣。

              紅槍會成立時,我地方黨組織就進行了工作,阻止紅槍會的發展,曾多次派人進行教育。安天國當面表示:“組織群眾,積極抗日,”而實際上非常反動,當紅槍會羽毛豐滿,他們暗地與日偽勾結,積極反共。一次,他們在安陵戲樓集合全體紅槍會的會員,全副武裝,搞所謂“亮兵”。我黨組織很快得到消息,報告地委書記戴曉東同志。地委認為這是安天國向我們示威,是公開反對我們的信號。因此,決定派于子元同志去會場做說服教育工作。于子元同志帶領兩個警衛員到了安陵集與安天國作了針鋒相對的斗爭,說的安天國無言以對,才讓于子元在會場上講了話。于子元回來向地委作了全面匯報,認為安天國已不提“共同抗日”的口號,而提出什么“誰違犯了群眾的利益就反對誰”,是針對著我黨“有人出人,有錢出錢,共同抗日”的口號來的,跡象表明他們有可能投降了日偽(實際上已與日偽勾結起來了),我們必須采取相應措施。

              十一月初,安天國到西郭家設壇符場,發展紅槍會組織,我們的黨員郭炳章等同志得到消息,馬上向縣委報告,我又找到地委書記戴曉東同志,向他報告了這個情況,并說明了要除掉安田國的計劃,戴曉東同志同意縣委的意見。

              當天晚上十點鐘左右,五大隊的一營營長魏新民、政治部主任王石鈞和我,還有郭炳章等帶領部隊趕到西郭家,很快包圍了安天國所在的地主大院。因為院墻高,我們部隊剛建立,武器裝備差,院內有紅槍會的武裝抵抗,一時攻不進院子。安天國從房頂鉆出去逃回灣楊。天黎明時,才發現安天國已逃跑,部隊馬上撤回。

              天明后,安天國集合了上萬名紅槍會會員,拿著大刀長矛,向我們追殺而來。因為紅槍會里絕大部分是受騙的群眾,我們部隊怕傷害老百姓沒有正面還擊,馬上撤離。安天國等幾個反動分子,反革命氣焰十分囂張,到處抓進步人士,殺害共產黨員。他們到安陵集沒有抓到我家里的人,把我的房子全拆了拉走,還把劉齊濱的房子燒成灰燼。

              紅槍會開了萬人大會,把我黨的干部寇復儒、程留金、張東嶺、劉貴修等五位同志當眾殺害,慘景目不忍睹。他們為非作歹,為所欲為,到各村勒索錢糧,并讓周圍幾個村的人為他們站崗放哨,害得廣大群眾好苦。

              灣楊事件發生后,我地委、縣委以及抗日救國總會的同志,無法在安陵一帶堅持工作,就到韓集以南活動。直至一九四零年夏,新三旅八團團長龍世興同志來到魯西南,平息了灣楊事件。匪首安天國、楊敬嚴逃跑,一些受蒙蔽的群眾覺悟過來。

              七、菏澤縣委及縣政府的建立

              一九四零年四月一日,冀魯豫區黨委成立,張璽任區黨委書記。區黨委轄三個地委:一地委在南樂、內黃一帶;二地委在濮縣、滑縣一帶;三地委就是魯西南。這時魯西南地委由蘇魯豫區黨委轉過來,地委書記仍是戴曉東同志。區黨委成立后,地委決定分批返回魯西南。第一批回來的有王建民、宋勵華、向奉之等同志。這些同志返回魯西南后,看到紅槍會的頭目十分猖狂。他們唱兩臺大戲,戲臺下搭了神棚,張莊的張二大頭坐在神棚正中,桌上擺滿酒菜,一邊吃喝,一邊看戲,得意忘形。為了給敵人一點顏色看,宋勵華同志化妝成老百姓,把張二大頭當場擊斃,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接著,第二批干部全部退回來,于一九四零年七月,地委在劉崗決定取消曹東縣委,建立菏澤縣委。

              菏澤縣委的人事安排如下:

              書記:程力夫

              組織部長:程廣學

              宣傳部長:囯啟明

              縣委建立后,主要任務是恢復黨的基層組織。在日寇掃蕩前夕,曹東縣委已有一千多名黨員,因日寇掃蕩,土頑及紅槍會組織的破壞,我們的黨組織處于癱瘓狀態。有的黨員無法在家,躲到親戚家隱藏起來,有的黨員革命意志薄弱,跑到紅槍會里去了。有些堅強的共產黨員見我們回來后,主動與我們聯系,匯報情況。有些黨員不愿再干了,多次與他們接關系,他們也不愿見面。大多數黨員于縣委接關系后,繼續進行革命活動。

              縣委會決定,為了澄清縣內黨員的情況,對每個黨員重新登記,由縣委成員分片負責,對每個黨員進行個別談話,根據他們的態度和前段的表現情況,確定是恢復關系,還是清除出黨。經過縣委全體成員的努力,沒有多長時間就澄清了全體黨員的基本情況,有三分之二的黨員是好的或比較好的,三分之一的黨員差一些,有的經教育才準予登記,個別黨性差不愿干的黨員清除出黨。經過重新登記,重新建立了黨支部,純潔了黨的組織。

              在恢復黨的關系建立黨的基層組織時期,我們的工作一般都是在夜間進行。有一次,我和王建民、楊宗法同志白天從安陵集路過,正好安陵集唱著戲,我們的一些同志和村干部見到我們,忙讓我們進棚里喝茶。敵人很快發覺了我們,張小羅卜盯住了我,甩不掉他。我讓村干部拉著王建民趕快走(敵人不認識王建民),我裝著到高粱地里小便,對楊宗法說:“把槍壓滿子彈,我在前,你在后,他要動手,你就干掉他?!蔽覀儎傋卟贿h,楊宗法就把他槍斃了。第二天,劉齊濱同志寫了個布告,公布了張二大頭和張小羅卜的罪狀,反動勢力受到很大的打擊,人民群眾的革命情緒受到很大鼓舞。

              我們確實有一些很好黨員,有一些很好的群眾。記得有一次我去劉城與黨員接關系,剛進村,碰到敵人正在村里給群眾訓話,我看到敵人已經晚了,回頭就會引起敵人的懷疑,沒辦法,我硬著頭皮進了村。這時從人群里走出一個新媳婦,老遠給我打招呼:“表哥,你咋來啦?”我聽有人與我說話,就說:“我來看看你!”讓她領到家去,原來是我們一個黨員的媳婦。她把我領到家,不讓我出門,住在他新房里,夜里把莊里的黨員一個個找來,與他們接上了關系。

              四零年底,魯西南地委分兩批到冀魯豫區黨委學習,這次學習主要是培訓縣團級以上干部。第一批有王石鈞、宋勵華、呂耀亭、徐宗輿和我,我任這批學員的小組長,在黃河北觀城學習了三四個月。菏澤縣委書記由王建民同志代理(程廣學也是在這一時期回家的)。從黃河北學習回來后,于一九四一年五月一日,建立冀魯豫第三專署和菏澤、曹縣、考城、東垣四個抗日縣政府。

              菏澤縣政府人事安排如下:

              縣長:宋勵華

              行政科長:海燕

              民政科長:馮世民

              財政科長:呂耀庭(后袁浩)

              教育科長:王力生

              司法科長:王興之

              建設科長:秦致祥

              保衛隊隊長:楊建德

              公安局長:曹中顯(曹智民)

             ?。ㄋ亩陝魵J任公安局長,曹中顯改任公安股長)

              縣大隊:宋勵華任大隊長,程力夫任縣大隊政委,袁萬仁任教導員。

              八、 關于菏澤縣的“反特”

              一九四四年麥前,菏澤縣開展了一次“反特”運動。菏澤縣公安局長劉夢欽向我匯報了上級關于反特斗爭的問題??h委研究確定,先搞兩個點:一個是安陵集,一個是水牛李。為了加強公安局的力量,增派王耀華(王旭)同志任公安局副局長。這項工作剛一開始,地委通知我和戴曉東同志去邊區參加參議員會議,會議開了一個月左右,回菏澤后,反特工作已經開展起來,很多干部都牽扯進去,連地區的一些干部也都牽扯著了。當地干部人人自危,大家都感到有點騎虎難下。地區公安局長韓培成向地委書記劉星和張承先同志匯報了情況,地委研究,讓我審查一下這些材料,我看后向地委匯報說:“這次‘反特’和‘肅托’差不多,真正的特務沒幾個,審查的大都是一些好干部” 。地委同意我的意見,馬上召集了公安股長以上干部會議,反特工作暫停,防止繼續蔓延,對于已揭發檢舉的材料,認真審查,發現錯了的立即糾正,做好善后工作。

              一九四五年我任地委組織部長后,第一件工作就是給這些同志做結論,區委以上干部的結論放入檔案,清除后患。

              注:程力夫是于子元同志來我市發展的第一個黨員,菏澤縣第一任書記。他曾先后任魯西南地委秘書長,組織部長,焦作礦物局書記,貴州省煤碳局局長,現已離休。我們曾兩次訪問程力夫同志,這篇回憶錄就是根據這兩次訪問記錄和錄音整理的,未經本人審閱。如有錯訛之處,請批評指正。

              ——出自《菏澤市黨史資料第一輯》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高娜

            入室强制侵犯学生AV
            <address id="n1j55"></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