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廣北根據地的糧食工作

              2015-06-23 16:43: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隋奎文

                1941年秋,我由清河專署到廣北行署接替魏仲三任糧秣科長。這時廣北工作已有了較好的基礎,已設立了財政科、糧秣科。當時,糧食工作就是向各村要糧食,黨組織對這項工作抓得很緊。從北隋、牛莊上西北至高、勞、商,北至丁家、大小宋——九區和六區這一帶土地不錯,縣區工作人員和經常住在那里的三支隊司令部,吃穿都是靠這一帶供應的,一直到解放戰爭淮海戰役時,廣北還運出去很多糧食。所以,盡管廣北鹽堿地那么多,但他們在糧食供應上是做出了很大貢獻的。

                廣北糧食工作之所以能取得這樣大的成績,主要是黨組織對這個工作非常重視。一開糧食工作會議,縣委書記張力群、縣長門金甲都親自到會講話。

                我剛到廣北時,征糧方法是實行攤派,即縣區分下一個數去,再由各村長分到戶。通過實踐,發現這種辦法很不合理。因為當時我們的政權還不是很鞏固,富戶權勢大,糧食往往攤派到窮人身上。所以,征糧辦法就改成“甲、乙兩種合理負擔”。歷史上沿用的國民黨的征糧辦法,是按銀兩負擔制。這種制度是把土地劃成等級,折算成銀兩,有多少銀兩的地,就征多少銀兩的糧。這種按地攤派的辦法貌似公正,但實際上并不合理。因為過去地主買窮人的地,光買地不買銀兩,即光要你的地,不要你地上帶的稅。窮人等錢花,只好留下“銀兩”把地賣了。所以按銀兩征糧,實際上對富戶有利,時間不長我們就廢除了按銀兩負擔制。

                我們黨的政策是抗日活動“有人的出人,有糧的出糧,有錢的出錢”。在這種思想指導下,征糧辦法改成實行“乙種合理負擔”。就是選出評委會,劃分地段,評議地質,丈量土地,按地畝數和地的質量拿糧。為了評得準確,我們找上一些老農參加,工作搞得很細致。以后覺得這種辦法還是不符合“有人出人,有糧出糧,有錢出錢”的方針,便又改成“甲種合理負擔”。這種辦法也叫“累進法”。比方一畝地拿五斤糧食,二畝地就拿拾伍斤,三畝地就要拿三十斤,即地越多的,每畝地拿的糧就越多。這個辦法窮人都很贊成,地主、富農雖然很不滿意,但因為這種辦法合乎情理,又加上我們的軍隊駐在那里,他們只好往外拿糧。1942年,我們主要是吃面食,從1942年下半年到1943年就開始吃小米和白高粱米窩窩頭了。在廣北從來沒有為吃飯緊張過,最次的生活是七成高粱三成豆子蒸的窩窩頭,總之,沒有記得在廣北挨過餓。

                邊緣地區土地比較好,但離敵人據點近,如六區靠小清河,離蒲臺也很近,敵我雙方圍繞糧食問題展開了激烈斗爭。我們在這些地方主要是采取武裝征糧的辦法。我和三支隊特務營很熟,每年都要靠他們配合去邊緣區征糧。

                在邊緣區能征到糧食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們有群眾基礎。雖然這一帶的村長都是兩面的,既應付我們也應付敵人,但基本群眾是站在我們一邊的。斗爭比較尖銳的是九區,靠近三里莊,再就是六區南部。有一次我只身帶一支短槍上丁莊去,見到村長有些慌張,臉色不對,那時自己年輕,也不在乎。他們把我領到一個地方,好好招待了一番。打下三里莊以后他們才告訴我,那一次成建基的七八個人就在村公所吃飯!

                糧食征上來一是供應咱們的工作人員,二是供應部隊和各群眾團體。那時規定區縣工作人員每人一天二斤或二斤半糧食,大多是小青年,又沒有多少菜吃,光吃干糧一頓能吃一斤多。財政、糧食制度都很嚴格,按人頭發給糧票,一般不準超過,不夠了可以再加,節余了要上交。部隊群眾團體用了糧食就開條子蓋章,以后村長拿條子到區里算賬。此外,征收的糧食還供民伕用,如挖抗日溝的民工,是由公家撥給糧食,再就是上調專署,供應區黨委機關和部隊,由咱們負責組織民工送去。

                縣里糧食機構的設置,先叫糧秣科,后改為糧食科。區和各村都有糧秣員。工作上除受縣委、縣府領導以外,還受清河專署糧食科領導。為了加強糧食的保藏,縣里在黃家、北隋、牛莊、西龐家等村設了糧庫,基本上每個區都有。每個庫有三四個人專門負責,有糧庫主任、會計。叫糧庫實際上并沒有倉庫,糧食分散存放在各戶,由村糧秣員負責,需要調糧食時,就告訴各村的糧秣員。這樣,在惡劣的環境下,可以防止敵人的破壞?!凹Z庫”也是流動的,糧秣員背著賬本,這里竄那里跑。

                糧秣科的任務除征糧外,還有組織大生產和積極配合反“掃蕩”。得到敵人“掃蕩”的情報后,我們就組織群眾搞“堅壁清野”,把重要的物資埋藏起來,實際主要是藏糧食,使敵人來了吃不上飯。敵人走了以后,我們再挖出來。這是與敵人斗爭的重要手段,也是全黨性的工作。

                抗日戰爭時期,向群眾要糧也不是無限的。一百個人養活一到兩個兵,這樣群眾交糧任務不算重。像馬家屋﹑萬兒莊﹑燕兒口,這里群眾生活很苦,老百姓吃黃須菜種子,我們一般不征他們的糧食。時、譚、武、杜、張、高、勞、商和油郭、辛集一帶生活比較好,征糧就多一些。在抗日戰爭時期,由于廣北人民的貢獻,我們沒有在糧食問題上犯過愁,這對我們根據地的建設和鞏固起了重要的作用。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高娜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