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1j55"></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膠東兵工廠:積極為抗戰勝利提供軍工保障

            2015-06-23 16:14: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抗日戰爭時期,八路軍膠東兵工廠在境內十分活躍,是一支特別重要的隊伍。

              1938年2月13日雷神廟戰斗后,“三軍”到崖子一帶休整,總部也設在崖子村。由于當時部隊槍支都是從國民黨鄉校、聯莊會、地主家里繳來的,因此槍支各式各樣,有捷克式、英國造、漢陽造、沈陽造,甚至還有清季的“單打一”等等,為了及時修復打壞的槍支,于是組織有修理槍械技術的王鳳祥、孔憲義、張永德、于云日、谷衛國、姜應聲、宮懷錫等人,加上從宣傳隊抽調的16人建立了修械所,王政安任所長。他們挑著爐擔,隨部隊開進,負責保障修理槍支。隨著部隊的不斷壯大,修械所人員也不斷增加,但設備仍是“一肩挑”。1938年3月初,“三軍”總部修械所成立。1938年9月,“三軍”改編為八路軍山東游擊第五支隊(12月改稱八路軍山東縱隊第五支隊),1940年秋改編為五旅。他們除了直接對日作戰外,還繼續開展討頑、反投降斗爭。隨著抗日戰爭的發展,武器彈藥的來源成了突出問題,僅僅依靠繳獲敵人的武器來補充已無法滿足作戰需要,于是兵工廠開始了自己生產軍火。

              抗戰期間,八路軍在膠東地區相繼成立了7個兵工廠,還有化學總廠、工業研究室等機構,每個廠工人都有數百人。主要生產各種子彈、炮彈、擲彈、手榴彈、信號彈、地雷、炸藥包等,還生產一部分步槍、機槍、六〇炮、九二步兵炮、迫擊炮,同時維修槍械。

              境內當時是膠東八路軍兵工廠駐地最多、活動范圍最大的地區。其中在牟海境內活動過的有第一兵工廠、第三兵工廠、第五兵工廠(1941年2月成立,當年12月合并于第一兵工廠,1945年初又重設)。這些兵工廠隨敵情變化經常轉移,第一兵工廠先后在小崮頭、崖子、肖阝里、地口、青山、馬石店、下沙家、上沙家、東鳳凰崖、河北、島子、大院、繞澗、臥龍、馬臺石、胡家口等村駐過;第三兵工廠先后在高家臺、萬家、棘子園、呂格莊、馬家莊、王疃、外莊、塂南頭、馬家泊子、石灰劉家、下草埠等村駐過;第五兵工廠先后在東鳳凰崖、南地口、蓬家夼、大院、胡家口、繞澗等村駐過?;瘜W總廠及研究室先后在島子、冷格莊、招民莊、馬臺石、青山、鳳凰崖、地口、彭家夼等村駐過。

              當時的兵工生產,既缺乏技術和人才,又缺少設備和材料,完全是白手起家。但是困難再大,也難不倒兵工戰士。他們采用土洋結合、先易后難、先仿制后生產等靈活辦法,硬是憑借著聰明才智和吃苦拼搏的精神,千方百計生產出大量武器彈藥和機械加工設備,創造了兵工史上的奇跡。如沒有炸藥,就用木炭和硝等制造土炸藥,仿照鞭炮引信造出導火索,經過反復實驗造出了爆炸力強、殺傷力大、便于攜帶的手榴彈。后來從私營工廠征借了機床等設備,還繳獲了一批敵偽財產,特別是1941-1942年膠東軍民開展的反擊國民黨頑固派戰役,消滅了那些勾結日寇、專搞反共“摩擦”的國民黨頑固派和雜牌軍,繳獲了丁綍庭、秦毓堂、苗占魁等部的幾個兵工廠,技術工人、設備自然都落入八路軍手中,從而使八路軍兵工廠的實力迅速增強。

              如第一兵工廠建廠初期,工廠規模小,工房是利用古廟和借用部分民房。機床、柴油機等設備是征借私人工廠的舊設備,主要生產任務是:修理槍支,復裝子彈,制造手榴彈和地雷,仿制漢陽造7.9毫米步槍,生產81、75毫米迫擊炮,生產75、85毫米迫擊炮彈。1940年以后,抗日戰爭進入艱苦時期,由于戰爭加劇,工廠頻繁搬遷。工人們邊搬遷、邊生產,除繼續復裝子彈,生產地雷、步槍外,主要生產手榴彈。并開始試制仿捷克式機槍、擲彈筒和擲彈。工人們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技術革新,克服了種種困難,使產量、質量不斷提高。1940年所生產的手榴彈木柄是用一臺自制腳蹬旋床加工出來的,木柄與彈殼合裝是用一個長凳子綁上一個木杠,利用杠桿原理壓合的。1942年冬加強了手榴彈防潮措施,質量進一步提高,月生產能力達到5000枚。到1943年,月產7.9毫米步槍80支、仿捷克式機槍6挺。1944年共生產擲彈筒彈3992發。此后主要生產擲彈筒和擲彈,由多品種生產向單一產品專業化發展。第三兵工廠也不示弱,地雷產量突破日產500個,翻砂的廢品率由40%減少到2%。軍區曾指令將三廠生產的輕機槍、擲彈筒等產品送延安參展,周恩來副主席夸獎膠東兵工“了不起”,并指示中央自然科學院派人到膠東考察。

              當時,兵工廠生產原料來源極其困難,敵人對與兵工廠生產有關的鋼、鐵、銅、焦炭、硫磺、硝酸、舊電影膠片及工具、設備、紙張等嚴加封鎖。但他們依靠群眾的掩護和愛國商人的協助,總能冒險從敵人的嚴密控制下搞到一些材料。1944年8月,牟海行署工商局商店經理與船塢經理宮和軒(崖子鎮南馬石村人,1942年參加八路軍),奉命帶船去日、偽統治的浙江省定??h蟹浦鎮一帶,利用各種關系為膠東抗日根據地采購緊缺物資。8月13日,在返回途中船至蟹浦水面時不幸被日、偽軍查獲逮捕。在獄中,宮和軒臨危不懼,團結船員,一口咬定是商人,機智地與敵人周旋,加之當地社會關系的積極營救,不久獲釋。

              “一切為了抗戰”“一切為了前線”“一切為了勝利”是軍工們最為執著的信念。兵工廠的干部、工人發揚自力更生的精神,創造了種種土辦法、土設備、土材料,千方百計保證了正常生產。也有不少工人在軍工生產研制中,因事故爆炸犧牲和負傷。全體兵工職工勇于吃苦,積極探索,他們研制的各種口徑槍、炮,各種規格的子彈、地雷、手榴彈,滿足了前線的需要,有力地打擊了敵人,多次受到上級通令表彰。

              1943年6月,膠東軍區后勤部委派工業研究室主任王旭九和兵工一廠的同志們一起研究制造高級炸藥急需的硫酸。大家連戰7個晝夜,土洋結合,用當地農民生產的大瓷缸建起硫酸塔,利用當地硫礦石土法燒硫磺,試制出質量很好的硫酸。在戎馬倥傯的戰爭歲月了,膠東軍區司令員許世友、參謀長賈若瑜親自到現場向大家祝賀。此后不久,軍區便在胡家口、馬臺石等地建起4個硫酸廠,隨后陸續研制出硝酸、甘油及硝化甘油炸藥,為膠東軍工業向更高階段發展創造了物質條件。1944年,東海采礦辦事處和膠東軍區后勤部還在初家溝、西澇口等地組織開采硫化鐵礦石,生產硫酸、硫磺,供鳳凰崖兵工廠生產軍火。敵人做夢也想不到共產黨、八路軍竟能在窮山溝里赤手空拳地搞起硫酸廠。

              在殘酷的戰爭年代,兵工廠多次遭受日、偽軍的襲擊,軍工們一邊堅持生產,一邊與日、偽軍進行斗爭。敵人來了,就緊急疏散設備和物資,投入戰斗,與敵人周旋;敵人走了,就抓緊時間,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努力生產,支援前方。有時敵人在山下“掃蕩”,工人在山上堅持生產。有的工人在“掃蕩”中被敵人俘虜,堅貞不屈,壯烈犧牲。

              兵工來自人民,人民支援兵工,兵工和人民親如一家。兵工們嚴格遵守人民軍隊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與駐地群眾搞好團結,搞好宣傳,幫助房東、烈軍屬、孤寡老人挑水、掃院子、推碾、喂牲畜、照料孩子。農忙時,幫助群眾種地、鋤草、收割莊稼;農閑時,幫助群眾辦識字班,學文化,教唱革命歌曲;節日里,同群眾一起敲鑼打鼓,扭秧歌,演節目,軍民聯歡,共同慶賀;群眾生病了,兵工廠衛生室醫務人員深入戶下,看病治病。

              兵民是勝利之本。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持和愛護,是膠東兵工事業能夠在艱苦困難的戰爭環境中不斷發展壯大的重要基礎。根據地的老百姓心中裝著兵工廠,政府和廣大群眾對兵工廠倍加愛護,全力支援,軍工烈屬同受優待。兵工廠每轉移到一個新地方,群眾都為之保密,民兵立即站崗放哨,不讓消息走漏。同時主動騰出房屋給工廠作廠房、宿舍和食堂,把戰士工人當成自己的親人。由于敵人的封鎖,生產原料緊缺,抗日熱情高漲的群眾為支持兵工生產,自動搜集舊鐵廢銅送到工廠,許多人還把自己的鐵鍋、犁耙、供器、銅銀元、箱子和柜子上的銅飾件,以及婦女心愛的首飾、小孩的“長命鎖”都獻了出來,人人知道生產的每一顆子彈都能消滅一個敵人。工廠勞力不足,青壯年農民便到工廠掄大錘,搖大輪,拉風箱?!白R字班”的女青年幫助剪碎電影膠片做無煙發射藥。敵情緊張,保衛工廠,敵人“掃蕩”時,群眾與工人們一起埋藏機器設備,埋設地雷。一旦遇到險情,群眾會冒著生命危險保護兵工戰士。1942年冬日軍“掃蕩”來到兵工一廠駐地鳳凰崖村時,進入了布雷區,3名日軍士兵觸雷身亡,其余慌忙鼠竄,工廠物資安然無恙。這一切充分顯示了軍民同心抗日的血肉相連、魚水深情,體現了人民對自己軍隊的熱愛,而這種愛正是奪取抗戰勝利之本。

              1945年9月,膠東軍區后勤部兵工總廠在崖子村成立。從1938年成立修械所,爾后相繼成立多個兵工廠,一直到1945年抗戰勝利,膠東兵工廠牢記責任,不辱使命,積極為抗戰勝利提供軍工保障。膠東兵工廠及境內廣大人民群眾為抗日戰爭的勝利,作出了不可磨滅的巨大貢獻。同時,軍民魚水情的佳話至今在民間傳頌。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王云峰

            入室强制侵犯学生AV
            <address id="n1j55"></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