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匯前線信息奏戰斗強音 戰爭年代膠東軍區的《前線報》

              2015-05-29 13:53: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于浩

                膠東部隊的《前線報》,自1939年9月創刊至1951年10月???,整整經歷了十二個春秋。它從誕生的第一天起,就在黨的領導下,緊緊和廣大指戰員結合在一起,始終站在斗爭前線,以特殊的戰斗武器,匯前線信息,奏戰斗強音,奮力鞭撻敵人,熱情謳歌自己,充分發揮了膠東部隊黨委喉舌的作用,勝利完成了黨和人民賦予它的光榮使命。

                《前線報》在斗爭中誕生

                1939年,膠東我軍一方面要粉碎日寇對膠東抗日根據地的頻繁“掃蕩”,另一方面又要對付國民黨頑固派不斷制造的軍事磨擦。面對這種復雜的斗爭局面,膠東廣大軍民,在中國共產黨的正確領導下,同敵頑展開了艱苦卓絕的斗爭,取得了一個又一個重大的勝利。不僅鞏固和擴大了以大澤山區為中心的平(度)、招(遠)、萊(陽)、掖(縣)抗日根據地,而且在斗爭中,各地方的抗日武裝,也以燎原之勢蓬勃地發展起來。為了加強對膠東地區(除五支隊以外)各地方抗日武裝的統一領導,1939年秋,中共中央軍委決定成立山東省第三軍區。新組建的軍區機關決定籌備出版一個報紙?!皠摽枴钡幕I備出版工作會議,由當時的軍區政治部主任仲曦東同志主持,在軍區駐地南招縣山里曹家村舉行。除研究辦報方針和指導思想外,給報紙定名為《膠東前線》(1941年8月,《膠東前線》更名為《前線報》,以下均稱《前線報》)。印報沒有油印機,招遠縣指揮部把自己的油印機送給了政治部。創刊號由仲曦東同志寫發刊詞,用油光紙印刷,第一期報印刷不足一百份,《前線報》的“創刊號”就這樣同部隊見面了。

                  《前線報》在戰斗中成長

                1940年春季,軍區部隊為配合招遠縣人民的武裝起義,在犁兒埠計頑(頑固派)戰斗中打了一個大勝仗。為了慶賀這次作戰的勝利,剛創刊不久的《前線報》,用紅色套版很快地出了祝捷專頁,對戰后的工作也進行了及時有力的指導。此后,《前線報》由過去的不定期出版改為周刊。同年,在粉碎日寇“六一”大掃蕩的頻繁作戰中,在部隊東上的長途行軍中,《前線報》都堅持了照常出版,或出版了“戰時專頁”。

                1940年9月18日,根據中共中央軍委的命令,第三軍區改番為山東縱隊第五支隊?!肚熬€報》即由第三軍區的機關報變為五支隊的機關報了。為不斷提高《前線報》的質量,翌年8月,膠東部隊結合五期整訓,對報紙工作進行了一次改革。政治部成立了黨報委員會,委員會的書記是仲曦東同志。委員有李長發參謀長,田光科長、徐允一科長、辛冠吾科長等。委員會于8月21日召開了第一次會議,根據山東縱隊政治部關于報紙工作決定的訓令,作出了關于加強黨報工作的決定,進一步明確了《前線報》是“宣傳解釋黨的政策、主張,指導軍、政、供、衛工作,發揚部隊的進步、優點和成績,糾正不良傾向,介紹工作經驗,解決問題,反映部隊生活的黨的機關報”;決定將《膠東前線》改名為《前線報》;明確了《前線報》的主要對象,是部隊全體黨員和干部、戰土;同時正式組建了《前線報》社,成立了新的編輯委員會,以胡鐵生、吳承先、魯萍、畢曼萍、邵英、任克加、張紹華、李新華、張戰戈等同志為委員;吳承先同志為主任委員。同年12月,編委會又正式發出通知,增補王云九、李勿林兩同志為編委會委員。統一領導編印當時膠東部隊出版的《斗爭前線》(黨內讀物、月刊)、《戰士朋友》(畫刊、三日刊)、《大眾電訊》(很快即??┑葞追N報刊。通過這次改革,《前線報》的面目為之一新。首先是大塊文章少了,生動活潑的短文多了,內容同部隊作戰和工作結合得更緊了。其次在形式上,由原來用油光紙印刷,改為用大板紙印刷,由原來每期兩版改為每期四版,并決定每周一期。改進后的《前線報》,無論是在膠東部隊發起的對敵攻勢作戰中,還是在反掃蕩作戰中,都越來越顯示了它的巨大作用。1942年5月,膠東軍民發起了一次以討伐頑固派趙保原(國民黨魯東司令兼暫編十二師師長)為主的新的反投降斗爭。為了適應作戰的需要,《前線報》出了《前線快報》和“戰時版”,從《為爭取新的反投降的勝利》、《把趙保原消滅在萬底以外,不讓他去投鬼子、當漢奸》的社論,到《戰時對外宣傳工作》、《戰場瓦敵口號》、《戰場趣聞》,以至《為什么禁用趙保原的鈔票》等文章應有盡有。有一篇短文,是引用五支隊政治委員林浩同志講的“有一個團結的共產黨,不怕十個趙保原”的一句話作標題的,文中專門論述了在反投降斗爭中加強軍政、軍民和軍隊內部團結的重大意義。在這次戰斗中,我取得了很大勝利,尤其是大夼一戰,拔掉了趙保原“心臟”周圍的許多據點,摧毀了他的后勤供應基地,使軍心、民心大振?!肚熬€報》不僅及時報道了大夼之捷的戰果,軍區首長的嘉獎令,《大夼戰揚拾零》等,而且還連續報道了《模范的政治戰士》、《機動靈活的青年干事》、《白刃戰中的好漢》、《只有前進、抉不后退》等許多英雄事跡。大夼戰斗后,趙保原又勾結日寇向我出擊,企圖挽回其失敗命運。膠東部隊于“五二一”戰斗中,一舉擊退敵、偽、投的聯合夾擊,取得了重大勝利。在這次作戰中,我軍一團三營青年模范營長郭崇福同志壯烈犧牲。為此,《前線報》專門發表了《學習郭崇?!?、《紀念郭崇?!返壬缯摵臀恼?,介紹了郭崇福的生平事跡,號召全體指戰員學習他堅強的黨性,嚴格的組織紀律性,堅毅不拔的革命毅力,英勇果敢的戰斗作風,和深入實際的工作態度。同年冬季,日寇對膠東抗日根據地進行了空前規模的“拉網”大掃蕩。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前線報》仍堅持出了“戰時版”,先后報道了許世友司令員在軍區直屬隊干部會上《關于怎樣進行反掃蕩》的動員報告,刊登了在反掃蕩中《我們應該做些什么》、《需要立即進行的幾項工作》,以及反掃蕩中的支部工作、敵偽軍工作、民兵工作等指導性文章。日寇的這次掃蕩,使膠東軍民遭受了巨大犧牲。其中尤以馬石山的大屠殺更加慘絕人寰。為了激勵全膠東八百萬人民同仇敵愾,一致奮起為死難烈土復仇,翌年1月21日,馬石山死難軍民公祭大會開過后?!肚熬€報》又連續報道和宣傳了在反掃蕩中,身先士卒,英勇作戰,以身殉國的十六團政治委員張寰旭、參謀長陳子英、軍醫處處長兼政委夏云超、西海地委書記兼軍分區政治委員于己午、參謀長于一心等同志的生平及其模范事跡。號召全體指戰員“堅決向先烈學習,并誓為他們復仇”。同時,還刊登了前線報記者和通訊員采寫的《突圍的一天》、《打光最后一粒子彈》、《誓死也不向敵人屈服》和《把敵寇獸行告訴全人類,別忘了馬石山、嶗山死難的軍民》等通訊,以及公祭大會和展覽會的實況等。通過這些宣傳,“更加激勵了廣大軍民斗爭精神,堅定了奪取最后勝利的信心”。同時,也“給敵人在政治上以嚴重打擊”。這使《前線報》的威信在部隊中空前提高了?!肚熬€報》有時誤了期限,政治部就會接到許多同志來信詢問。1942年6月下旬,山東縱隊五支隊改番為膠東軍區。自此,《前線報》又由五支隊的機關報變為膠東軍區的機關報。為了部隊使用的方便和容綽更多的經驗材料,《前線報》也由周刊改為旬刊,由原來的單張四版改為三十二開鉛印本,主要供排以上干部閱讀。1943年12月1日,為了加強報紙的鼓動性和時效性,《前線報》又由三十二開本改為報紙型。報紙的版面也作了重新調整:一版為新聞版,二、三版主要刊登指導性的文章和經驗,通訊,四版為“戰士園地”,后又增加了一個“工農干部習作”專欄。1945年,軍區黨委成立黨報委員會,以加強對報紙工作的領導。委員會由軍區政治委員林浩,副司令員吳克華、政治部主任彭嘉慶、副主任歐陽文、參謀長賈若瑜、政治部組織科長嚴政、政治部宣傳科長譚右銘等七位同志組成。彭嘉慶同志為主任委員。與此同時,軍區政治部也作出《關于加強黨報工作的決定》,進一步強調加強部隊的讀報、用報工作,規定軍區機關的大部分指令性文件,要通過報紙直接同廣大指戰員見面,各部門對報紙上刊登的指示、決定等,要象對待蓋有紅色印記的內部文件一樣,堅決地貫徹執行,各級軍政領導干部,在每次大的戰斗和工作任務完成后,均要直接向黨報供稿,最低每三個月要寫一篇稿件。重申了要加強通訊報道工作,對已有的通訊組織要進行整頓,要經常召開黨報通訊員會議,檢討和布置通訊工作,加強對工農和戰士通訊員的培養,并規定各級政治機關每半年要組織一次黨報測驗,進一步闡明了《前線報》的記者,是由軍區政治部派赴部隊進行黨報通訊工作的政治工作人員,他們有調查采訪部隊作戰和工作的權利,各部隊對記者的工作應給予大力支持,同時,記者也要尊重和接受各級政治機關的指導;《決定》還進一步明確了《前線報》的對象,主要是團和縣,區地方武裝韻排以上干部,等等。在《決定》頒發的同時,從184期開始,《前線報》由旬刊改為五日刊。

                黨報委員會的領導同志,不僅經常過問報社工作情況,幫助報社制定宣傳方針,指導報紙的業務工作,而且還能親自為報紙撰寫重要稿件。如軍區政治部副主任、黨報委員會委員歐陽文同志,就曾為報紙撰寫了許多篇重要的專論、代論和評淪。他在1944年為《前線報》寫的《以英勇保衛麥收的勝利紀念“七一”》、《防止與糾正生產節約中的兩種偏向》、《深入整風學習,加強整風領導》,《愛護黨報,運用黨報》、《在練兵中貫徹擁干愛兵運動》、《注意到城市后的政策紀律問題》等文章,對于加強部隊的政治思想工作,提高部隊的戰斗力,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前線報》一直歸屬軍區政治部宣傳部門領導,因此,歷屆政治部的宣傳科長、宣傳部長也都是《前線報》的直接領導者。早期的宣傳科長徐允一、劉漢,譚右銘、副科長由履新等同志,后來的宣傳部長張加洛、李江等同志,不僅直接領導了報社的各項工作,而且還親自為《前線報》撰寫了不少文章。由履新同志在1941年——1942年幾個月的時間里,即在報紙上發表了《新形勢下的宣傳工作》、《以新的經驗豐富文娛工作的內容》、《對宣教工作總結的意見》、《趙投求助敵人,逃脫不了他必然死亡的命運》等七八篇文章。宣傳部長張加洛同志,在他任職兩年零十個月的時間內,親自為《前線報》撰寫了三四十篇重要的社論和文章。1947年,機關部隊進行“三查三整”時,他為了在實踐中探索解決問題的路子和方法,親自下連隊蹲點,總結經驗,然后,又把這些經驗,通過《前線報》介紹出去,從而使“三查三整”的工作得到了有力的指導。初創時期的《前線報》,人手很少。開始只由宣傳干事畢曼萍同志一人負責,他既管報紙的編輯,又兼刻蠟版和付印。1940年初,調入魯萍同志,由于他的鋼筆字和毛筆字都寫得好,所以一到職,仲曦東主任就指定他重新題寫了《膠東前線》的報頭,后來又題寫了《前線報》的報頭。畢曼萍同志有時忙不過來,魯萍同志等也協助他做些版面的設計和裝璜等工作。同年4月,又將北海軍分區的曲中一同志調到軍區政治部宣傳科為《前線報》繕刻蠟版,不到一年,又調出宣傳科。這種基本上一個人辦報的情況,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1941年8月,報社成立了新的編輯委員會以后,在編委會主任吳承先的主持下,報社的辦報力量才逐步得加了強,保證了《前線報》在抗日戰爭最艱苦的一段時間里,勝利完成了出版任務。1943年春,五旅和膠東軍區合并后,原五旅的《軍人周報》和軍區《前線報》的兩支新聞力量及通訊隊伍也相應的匯合到一起。原《軍人周報》的編輯姜浪拂和軍區政治部的劉慶之兩同志調政治部宣傳科編《前線報》。1944年以后,先后有仇天鈞、劉達、巴翌、曲晴波(曲波)、曲中一、王正儒、經緯等同志任《前線報》的編輯、記者和通聯工作?!肚熬€報》的全盤工作則由姜浪拂同志負責。日本投降后,姜浪拂同志被任命為《前線報》的主編。從這年冬天起,又陸續從機關、部隊、學校中,調來王祥、夏來、宋志明、劉皋、王素之、舒適、湯昭儀、于佩蘭等同志;1946年春天以后,又先后調來魏治乎、孫浴之、叢笑難、魯植、林智明、周樹熙、宋黎、嚴楓、王嵐、張敘五等同志到報社擔任編輯、記者或通聯工作。1947年春,姜浪拂同志被任命為政治部教育科副科長兼《前線報》社社長。姜浪拂同志在主持報社工作期間,很重視報紙的言論工作,還強調文稿要短小,長文要削短,力求做到口語化、大眾化,以使報紙更好地適應戰爭的特點和讀者的愛好。1945年上半年,在他的倡議下,選擇曾經在《前線報》上刊載過的較為優秀的典型戰例、戰斗英雄事跡和擁政愛民小故事等,編輯出版了一本《血戰八年的膠東子弟兵》小冊子,成為記載膠東軍民戰斗業績的寶貴史料。這本小冊子,在抗戰勝利以后,又由進軍東北的膠東部隊帶到東北新解放區,由遼東新華書店印刷,在軍內外廣為發行。

                解放戰爭開始前后,報社原有的一些老同志,陸續調到野戰部隊或山東軍區工作。1948年姜浪拂同志調走,叢笑難同志被任命為報社副社長。隨后,又從機關部隊中,先后調進范子厚、姜中桂、于志欣、于祝三、王普潤、馬則恕、馬誠、李少白、孫友宏、遲文石、吳專誠、傅正友、寧敏中、徐光、丁玉志等同志到報社擔任編輯、記者和通聯工作。叢笑難同志在主持報社工作期間,除親自動手撰寫了許多重要的社論、文章外,還特別重視組織大家認真學習新聞業務,不斷總結辦報經驗,經常深入部隊了解情況和聽取意見。從而使報紙工作各個方面都有了明顯的進步和提高。由于報紙工作成績優異,叢笑難同志被評選為膠東軍區“模范機關工作者”,《前線報》社榮獲膠東軍區和山東軍區領導機關頒發的獎旗。

                  依靠前線的指戰員

                《前線報》在創刊后一年多的時間內,沒有通訊組織。從1941年12月起,才確定各團(營)的宣傳股長和教導員,均為《前線報》的當年通訊員。為進一步加強通訊報道工作,報社召開了一次通訊員座談會,仲曦東主任在會上作了關于加強通訊工作的報告”。1942年春季,《前線報》又組織了一次“通訊競賽”活動,這次通訊競賽,在“看誰通訊最多,看誰通訊最好”口號的鼓舞下,對全區部隊的通訊報道工作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1944年1月7口,黨報委員會發出“啟事”,明確提出;“為加強《前線報》的通訊工作,迅速反映部隊情況,除各級政工人員、各級特派員、敵工人員均為《前線報》當然通訊員外,并增補以下同志為特約記者:趙工、朱兆豐、黃仲哲、李江、由履新、孫濟魯、孫超、王年、牟秋凱、郝宇明、孟凡、喬屹、魯植、羅義推、常勇、于華、虞棘、李善一。還增補了58名特約通訊員。要求特約記者每月寫通訊8至10條;特約通訊員寫通訊5至8條。1944年4月,報社又先后在各分區和各團中,建立了通訊分社和通訊小組,并聘請了888名黨報通訊員。后來,又通過經常地召開通訊員會議,在報上介紹通訊工作經驗,結合開展文藝創作和文化學習等方法,培養通訊骨干,使通訊隊伍的素質不斷得到提高。從1945年冬季開始到1946年,報社分工了4名同志專管通聯工作。為了密切報紙與領導機關的關系,1948年12月又在軍區機關和各團以上的軍政干部中,聘請了一批特約通訊員,像東海軍分區副政委任克加、軍區政治部宣傳部長張加洛、保衛部長張戰戈、警備旅政治部主任張紹華、軍區衛生部政治部副主任趙則三、東海軍分區衛生處政治委員王國祥等同志,他們都以對黨報高度負責的態度,積極為《前線報》撰寫了不少有份量的文章,對指導各項工作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關于《前線報》的發行工作,在1944年之前,沒有固定印數。1945年4月《前線報》出刊二百期紀念時,軍區政治部發出通知,擴大了《前線報》的發行范圍。確定:除軍區機關外,分區和兵團及后勤首長每人各發一份,政治處、參謀處各發兩份,兵團和分區司、政、供、衛各部門的科,股各發一份;每營(縣大隊)營部發兩份;兵團、分區縣以上的武裝組織,每連發四份(發至排);每個區中隊發兩份;各集訓單位,凡是訓練連以上干部的,每班發一份,集訓班、排干部的,每排發一份,戰士集訓隊與一般連隊同。以后隨著膠東部隊的擴大或升級,《前線報》的發行數字也時增時減。到解放戰爭的后期,《前線報》已由發至排擴大到發至班。

                《前線報》的印刷,很長時間都是由膠東區黨委機關報《大眾報》社印刷廠代為印刷的。由于印刷任務越來越繁重,軍區政治部于1948年開始組建自己的印刷廠,規模很小,設備也不全。1949年6月青島解放后,軍管會批準查封了反共喉舌《大民報》,由叢笑難同志率領印刷工人接管了《大民報》的印刷設備,軍區政治部的印刷廠才初具規模,更新了模糊不清的舊鉛字,增加了印刷機。工廠由管理科負責領導。1950年隨軍區領導機關遷到萊陽。

                至于《前線報》的稿酬,自它創刊以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基本上是沒有的,后來雖然有了一點,標準也很低。1945年6月,報社發出了《增加稿費的通知》,規定稿費發給的標準是:社論、專論每篇5—10元;特種稿件每篇7—15元;短論每篇2元;戰土、工農干部寫作每篇3—5元,通訊及一般論文以宇數計算,每千字3元,新聞500字以內者1元,超過500字者按通訊計算。各機關的指示、決定、訓令、通知等無稿費。以后,隨著物價和供稿等情況的變化,稿酬標準也相應地作過一些調整。

                《前線報》就是這樣在斗爭實踐中,使自己各方面的工作,不斷發展和完善起來,成為一個被廣大指戰員所公認的“可讀、可信、可親“的報紙。

                《前線報》始終戰斗在前線

                翻閱一下《前線報》,首先給你最深的印象是,這個報紙刊登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以及各級黨、政、軍領導機關的公文指示是相當多的。諸如:《中央軍委對各軍區、各分區關于軍隊官兵關系問題的指示》,《關于反內戰基本動員口號》等。在這些命令、指示,決定、通知等同部隊見面后,報紙又及時報道各部隊貫徹執行的情況、經驗和問題。這就使廣大指戰員能夠直接昕到上面的聲音,也使各級領導機關,能夠洞察和了解下面的情況,從而做到上情下達和下情上達,把領導意圖真正變為廣大群眾的自覺行動。

                緊密地結合每一個時期的形勢、任務和部隊的思想實際,及時有力地加強對部隊的思想指導,是《前線報》的又一個突出的特點。主要表現在,每當新年和其他重大節日來臨時,《前線報》總要單出一期裝璜得比較漂亮的???,通過社論、文章或首長寫信、題詞等形式,一方面總結和回顧過去的工作,另一方面又對今后應該做什么和怎么做,要提倡什么思想和反對什么傾向等,提出奮斗的目標和努力的方向?!肚熬€報》尤其重視通過言論工作加強對部隊的思想指導。1941年秋季,膠東部隊討頑反投戰役發城決戰勝利后,《前線報》針對在勝利形勢下部分同志一度出現的和平麻痹思想,發表了《掃除政治思想上的松懈和大意》的社論,指出“苦斗了半年,一旦決戰獲勝,大快人心,其乃勢所當然”但是,“決不應為勝利沖昏了頭腦,“把投降派視為無反攻之力,把目前的勝利當成是最后的勝利”。并指出“任何輕敵的估計都是思想上、政治上松懈與大意,滿足和驕傲的反映,此種現象一遇到新的事變和嚴重困難,便會一變而為驚慌失措”。相繼,《前線報》又報道了五支隊王文政委和王彬支隊長在直屬隊干部會上所作的動員報告,這兩個報告詳盡地分析了敵我的斗爭態勢,估計了形勢的發展變化,號召全軍指戰員“加緊準備一切力量,隨時準備給敵人以有力打擊,為粉碎投降派的新進攻,爭取新勝利,建設新膠東而努力奮斗”,日本投降后,《前線報》針對有些同志認為“從此革命成功了”、“天下太平了”,“軍隊可以解散回家,鋼槍可以用來打鳥了”等錯誤思想,及時發表了題為《日本帝國主義打倒了,但革命尚未成功》的社論,根據毛澤東同志《新民主主義論》的基本觀點,深刻闡述了解放區人民斗爭的勝利同全國人民斗爭勝利的關系,中國人民反對帝國主義斗爭的勝利,同國內反封建、反官僚資本主義民主革命斗爭勝利的關系,明確指出抗日戰爭勝利,只是完成了民族民主革命的一部分任務,還必須繼續努力,艱苦奮斗,才能完成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全部任務,并尖銳地提出“誰如果不認識或忽視了這一點,就有可能變成革命的罪人”。相繼,又發表了《在總反攻形勢下,我們要堅決反對劉宗敏思想》的社論,并介紹了有關的歷史資料,教育廣大干部、戰士牢記李自成進京后的歷史教訓,防止與糾正在新形勢下可能滋長的貪圖安逸享受,不講政策,脫離群眾等“紛紛然,昏昏然”的劉宗敏思想。1946年1月,國共兩黨達成停戰協定,“軍隊國家化”的問題提出后,部隊中不少同志的思想又一度處于混亂狀態,他們最大的擔心是“國家化”會不會把八路軍、新四軍也“化”成國民黨的軍隊?針對這個問題,《前線報》接連發表了《軍隊國家化的思想為什么打不通》、《大家來算算帳》、《如何正確認識軍隊國家化的意義,如何為黨的利益消除個人打算》等幾篇社論,這對于澄清當時干部戰士思想中的模糊認識起了重要的作用。正如大家反映說:“《前線報》和咱們的心是相通著的,學了社論和算了帳以后,就象吃了一副清涼劑,一切疑慮和擔心全都打消了?!?/span>

                《前線報》對部隊作戰和工作的指導,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它和部隊的中心任務結合緊密,部隊做什么,它即宣傳什么?!鞍偃沾缶毐\動”開始后,大到練兵中的指導思想、訓練內容和重點,小到“練兵中的小故事”和“瞄準檢查法”等,《前線報》應有盡有,部隊要升級整編,報社同志就直接下到部隊,或同去各部隊的工作組直接聯系,連夜組織稿件,從動員、教育經驗,到升級部隊輸送途中應注意的問題,都及時作了介紹。尤其對一些重大戰役、中心任務的報道和典型人物的宣傳,《前線報》做的工作顯得更加出色。1942年1月,膠東部隊開展了一次創造“三?!保7陡刹?、模范黨員、模范戰土)的運動。為此,《前線報》專門發表了《展開“三?!睜帄Z戰》的社論,號召全體指戰員,把創造“三?!弊鳛榈谖迤谡姷摹捌瘘c”和“核心”,人人爭奪“三?!睒s冠,通過“三?!被顒?,把全軍的整軍工作帶動起來。相繼,又連續發表了《創三模運動在猛烈開展中》、《泛濫著爭取“三?!钡臒岢薄?、《克服對“三?!钡牟涣颊J識》、《創造“三?!钡姆绞健?、《“三?!睜帄Z戰中勝利的一群》等文章,從而有力地加強了創造“三?!惫ぷ鞯闹笇?。1944年春季,為了響應毛主席關于“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號召,《前線報》集中大量的版面,發表了社論、文章,號召全體指戰員,加緊生產勞動,節約一分錢、一粒糧,努力減輕人民負擔,克服自身的各種困難。接著又報道了各方面的典型。軍區召開生產勞動模范代表大會期間,《前線報》協同《大眾報》聯合組成大會記者團,發表了《特等勞動模范訪問記》組搞,李善一、李恕兩位部隊美術工作者還特為四位英雄模范作了木刻肖像;他們的木刻繪畫藝術曾為戰爭年代膠東的黨報、軍報增添了許多光彩。

                1945年2月,膠東部隊發起了討伐投敵叛國的大漢奸趙保原的萬第戰役。為了搞好這次戰役的宣傳報道,戰前軍區政治部宣傳科譚右銘科長,親自召集《前線報》和《膠東畫報》的編輯記者作動員,提出了人人要同廣大指戰員同甘共苦,戰斗當中要跟隨突擊隊一起行動等具體要求。為此,記者們在戰斗打響前的一個月即下到作戰部隊了解情況,采組稿件,從戰前練兵到戰役結束都作了詳盡的報道。所發表的戰地通訊,對激勵指戰員們發揚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鼓舞戰斗意志,起了重要的作用。戰士們反映:“看了報紙上介紹的戰斗英雄事跡,真想學做他們那樣的人!”

                在戰地采訪中,記者們必須到主攻連隊去,記者的位置必須是在戰斗的第一線,這已成為膠東部隊新聞工作者一個優良的傳統。1945年對日大反攻開始后,部隊在攻克膠縣城的戰斗中,《前線報》記者王正儒同志始終緊跟十三團主攻連隊進行采訪。這次戰斗打得十分激烈,部隊多次受到敵人火力的阻擊,人員傷亡較大,連長、指導員負傷,前進受阻。在此情況下王正儒同志挺身而出,指揮火力排英勇戰斗,壓倒了敵人的火力,突破了敵人的陣地,全殲了敵人,奪取了勝利。王正儒同志這種英勇頑強、不怕犧牲的精神,贏得了廣大指戰員的好評,榮立了三等功。

                《前線報》所以深受廣大指戰員的喜愛,還由于它是一個很好的學習園地?!肚熬€報》辦得形式比較活潑,內容比較豐富,只要瀏覽一下《前線報》前前后后所設置的若干欄目就足以說明?!肚熬€報》曾設過“戰術研究”、“戰時政治工作”、“從實戰中來”、“經驗研究”、“工作意見”等專欄,用以指導作戰和工作。開辟了“傳統教育淺釋”、“時事解說”、“時事報道”、“名詞解釋”、“思想漫談”、“了望臺”、“討論會”等專欄,幫助干部戰士進行政治、理論和時事政策學習。為了增長部隊的科學文化知識,提高指戰員的寫作能力,《前線報》曾經設有“科學常識”,“科學研究會”、“地理常識”、“城市常識”、“人民城市”、“寓言故事”、“工農干部作品”、“戰土習作”、“小游戲”、“小玩藝”、“故事”、“歌曲”、“謎語”、“組字畫”等專欄。在1943年2月份的一期《前線報》的“科學研究會”專欄里,登了一篇《秤砣會爆炸嗎?》的短文,是通過某部在大年初二召開的一次討論會的真實記錄,揭露了春節前在部隊和駐地群眾中流傳的一個謠言:說根據地廣大軍民所用的秤砣全是日本鬼子造的,里邊裝有炸藥和“母電”,敵人掃蕩時,只要在飛機上發出“公電”,公電和母電一碰,所有的秤砣就會爆炸,等等。于是,不少人信以為真,惶惶不安。這篇短文,通過介紹什么是電,什么是炸藥的知識,揭穿了這個謠言,也幫助干部戰士增長了知識。又如一篇題為《鴨子和麻雀》不足百字的短文,說的是某班戰士在開討論會的場地上,親眼見到一只步履蹣跚的鴨于,竟啄死了一只能躍越騰飛的麻雀,究其原因,是由于這些麻雀常和鴨子在一起覓食失去了警惕,而死于鴨子的突然襲擊之下。這個戰土親眼目睹的真實故事,對教育和幫助一些同志克服麻痹輕敵思想,防止敵人突然襲擊,曾經起到很好的作用。又如:為了發展部隊生產和促進生活改善,提高指戰員們的健康水平,《前線報》還設立過“生產經驗”、“生產廣播臺”、“衛生小常識”、“小醫生”等欄。此外,還有“小經驗”、“三言兩語”、“批評”、“建議”、“警惕”、“答讀者問”、“最后消息”等欄目。值得單獨一提的是,“戰士朋友”副刊(它曾是獨立的一個刊物,后合并為《前線報》的副刊),是最受戰土歡迎的一個欄目。通過這個園地,不僅使大家增長了很多文化科學知識,而且還為部隊培育了40多名繪畫骨干。因此,各連的“救亡室”里,保存最好的就是“戰土朋友”副刊,這期報紙如果一旦丟失了,則常會為此發生爭吵?!肚熬€報》就是這樣贏得了廣大干部戰士的熱愛,并成為大家的良師益友。一九五0年元旦,該報讀者于崇奧同志在回憶過去一年中《前線報》對他的幫助教益時,曾撰文這樣贊頌道:

                  “我的老師——前線報,

                  在此軍民歡度的元旦日,

                  我以無比興奮的心情,

                  謹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

                  ……

                  幾年來,在您的指導下,

                  業務工作由生澀到初步熟悉;

                  讀報、寫稿,

                  增長了各種知識,

                  提高了寫作能力,

                  也幫我認清了時局,克服了思想上的和平麻痹。

                  當進行每一工作時,

                  豐富的材料您及時供給。

                  記得——

                  四月份軍人委員會成立,

                  七月份動員部隊升級,

                  十月份支部領孚統一實施。

                  缺乏實踐,任務艱巨。

                  是您,把各種經驗介紹得那樣及時具體。

                  我的老師——前線報,

                  您教育了我,提高了我,

                  我衷心地感謝您”。

                 

                (前排中間(左4)為膠東軍區司令員賈若瑜,中排右1為前報社副社長叢笑唯,后排右起第11人為本文作者。)

                《前線報》還有一個傳統作風,它能夠始終把自己置于黨的領導和群眾的監督之下,堅決執行黨的指示,善于傾聽群眾的意見,在工作中從不溢美掩過,敢于公開揭露矛盾,運用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武器,不斷地糾正缺點,改進工作。如1945年1月,《前線報》在認真檢查總結1944年工作的基礎上,在報紙上公開發表了《前線報通訊工作的檢討》,并同時發了一封《給全體通訊員同志》的信,在肯定成績的基礎上,就對各分社工作的及時指導和對黨報通訊員的幫助提高做得不夠等問題作了自我批評。同年4月,在《前線報》出版二百期紀念時,報紙上又刊登了一篇綜合報道,集中反映了三分社和東海分區215名黨報通訊員,對如何提高通訊員的質量,加強對工農通訊員的培養,整頓通訊組織,改進報紙編輯工作等方面的問題,提出的若干建議和意見。在這期間,《前線報》還以《請你寫封信給本報提改進意見》,《讀者的鞭策》等為題,不斷地在報紙上公開揭露自己工作中的缺點。

                1949年9月,《前線報》在經歷了漫長的戰斗洗禮之后,以它嶄新的面貌,在新中國成立的前夕,于青島市迎來了它創刊十周年的紀念。膠東軍區司令員賈若瑜、新華社膠東分社總編輯于生、膠東日報社馬路、群力報社官琦、青島市人民廣播電臺臺長于夢尤、三十二軍政治部戰斗生活報社副社長黃仲哲等同志參加了紀念會。我作為軍區宣傳部的代表也參加了這次會議。山東軍區政治部主任王集成,還專為《前線報》創刊十周年紀念題詞:“堅持真理宣傳,發揚英勇精神,團結廣大人民,肅清殘余敵人”。我作為軍區宣傳部的代表也參加了這次會議。山東軍區政治部《前導》雜志社和二十七軍政治部、《勝利報》社也發了賀電。到會的同志對十年來《前線報》的建設方向和工作成就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作了充分的肯定。而前線報社副社長叢笑唯同志代表報社作的《一年來的工作回顧》報告,其主要內容卻同報告的副標題一樣:“以檢討工作紀念本報創刊十周年”。

                (作者為軍事科學院副軍職研究員、少將)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高娜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