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1j55"></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臺兒莊會戰

            2015-06-13 15:59: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蔣介石、李宗仁、白崇禧、李品仙在臺兒莊附近視察戰事

              

              臺兒莊大戰的指揮者、國民黨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在臺兒莊車站留影。

              

              臺兒莊附近戰斗示意圖.

              

              日軍炮兵陣地

              

              臺兒莊火車站附近的戰斗

              

              我各路大軍齊集魯南,參加徐州會戰。

              導語:日軍攻占濟南以后,企圖沿津浦線南北夾擊,會攻徐州。為阻止日軍的圖謀,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在以徐州為中心的津浦路南北的廣闊地域上,同日本侵略者展開了一場大規模的會戰。其間,國民黨軍龐炳勛、張自忠兩部浴血奮戰,保衛臨沂,重創日軍。川軍王銘章等部誓死御敵,守衛滕縣,傷亡近萬人,譜寫了一首感天動地的悲壯史詩。1938年3月23日,日軍進攻臺兒莊。中國軍隊奮力阻擊,獲得大捷,連同臨沂、滕縣戰役共殲敵1.8萬余人。臺兒莊會戰的勝利,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堅定了中國人民抗戰必勝的信念。

              臺兒莊位于徐州東北三十里的大運河北岸、臨城至趙墩的鐵路支線上。其北連津浦鐵路,南接隴海鐵路,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日軍如攻下臺兒莊,即可南下趙墩沿隴海鐵路西進,攻取徐州,又可北上策應第五師團,斷中國軍隊張自忠、龐炳勛各部的后路。

              在進攻滕縣之時,日軍瀨谷旅團主力于1938年3月17日攻陷臨城,18日又兵分兩路,直赴韓莊、嶧縣。此時,湯恩伯第二十軍團奉命從河南省歸德(今商丘市)和安徽省亳縣馳援滕、臨,由于路途遙遠,僅有先頭部隊到達滕、臨、嶧地區。日軍恃其炮、空和機械化部隊協同的威力,很快攻陷棗莊、韓莊、嶧縣。守嶧縣城的第二十軍團王仲廉第八十五軍一個團傷亡甚重,團長陣亡。敵人攻下韓莊后,派步兵四五百人,坦克10余輛,企圖渡過運河,直搗徐州。但因湯軍團關麟征第五十二軍鄭洞國師已在韓莊附近運河南岸布防,同日軍隔河激戰,擋住了日軍的攻勢。日軍主力乃東移,沿棗(莊)臺(兒莊)支線進攻臺兒莊。這時,孫連仲第二集團軍主力已由鄭州、洛陽趕赴臺兒莊,池峰城第三十一師附炮兵一個營先期到達臺兒莊布防;湯恩伯軍團主力也已渡過運河,在嶧縣東北的蘭陵、向城一帶集結、迂回,準備于3月24日側擊棗莊、嶧縣的日軍,將其壓迫至微山湖畔加以殲滅。

              23日,嶧縣之敵1000余人,在10門重炮、8輛坦克的掩護下,向臺兒莊進攻,被第二集團軍池峰城第三十一師與黃松樵第二十七師一部殲滅過半,殘敵300余人竄至北洛固守。翌日,日軍2000余人在飛機、重炮和戰車的掩護下,又發動進攻,其一部突入莊內。池峰城師以一個旅在莊內展開巷戰,另以一個團由南洛襲敵側背,終將日軍擊潰,并克復劉家湖。下午,日軍再由北洛反攻,其炮火將臺兒莊北門轟破,日軍300人沖入,被池峰城師殲滅。25日黎明,湯恩伯軍團以兩個軍向嶧、棗的日軍發動攻擊。同日,日軍炮火轟毀臺兒莊北門及西北門寨墻,敵200余人突入莊內的碉樓固守。

              至26日,日軍進攻臺兒莊部隊已達3000余人,并補充了重炮、坦克和彈藥。同日,中國野戰重炮團及戰車防御炮營、鐵甲車一個中隊先后開到臺兒莊,中國守軍火力大大加強。27日,日軍在9輛戰車的掩護下,猛攻臺兒莊,突破北門,占領東北角。中國戰防炮大顯神威,擊毀敵戰車6輛。從28日起,敵、我雙方在臺兒莊、劉家湖附近激戰。日軍飛機、大炮晝夜轟炸,臺兒莊車站、煤廠幾成一片廢墟。孫連仲第二集團軍與日軍進行近戰、肉搏戰,使其戰車、大炮失去威力,打退日軍無數次進攻。當晚,日軍300余人由城西破口沖入西北角,聯合在這里頑抗的日軍向中國軍隊突擊,但遭到中國守軍炮擊,并受到池峰城師一部反擊。戰至深夜,入侵的日軍大部被消滅,其中一部退據大廟死守。池峰城師亦死傷500余人。

              鑒于臺兒莊方面戰況緊急,第五戰區于27日命令湯恩伯軍團放棄攻擊嶧縣、棗莊計劃,以一部監視當面之敵,主力向南轉進,先殲滅臺兒莊之敵。由于湯軍團未遵令行動,第五戰區于29日又命令湯軍團協助孫連仲第二集團軍解決臺兒莊附近之敵。湯軍團乃以一部南進,協同孫連仲部夾擊臺兒莊附近之敵,以一部掩護側背。

              在臺兒莊方面,29日戰事最激烈。池峰城師對莊內日軍實行反攻,一支72人的突擊隊,在迫擊炮掩護下,攻擊文昌閣,將盤踞其內的日軍悉數聚殲。黃松樵師則對臺兒莊北面的日軍實施反擊。第二集團軍陳金照第三十師向南洛、三里莊挺進,截斷日軍后路,并給日軍增援部隊以重創。瀨谷急令部隊馳援臺兒莊,并親赴前線督戰。敵在援軍到達后,即行反攻,又奪取臺兒莊東半部,在莊內與池峰城師相持。30日上午,池師副師長康法如率軍向西北角日軍反攻,與敵肉搏數小時,陣亡300余人,敵仍據東南半部、西北角頑抗。同時,黃師亦被迫撤回運河南岸。這時,日軍企圖從頓莊閘附近渡河,由西邊包抄臺兒莊,但被擊退。同日晚,關麟征軍占領臺兒莊以北的林莊,猛攻日軍側背。日軍腹背受敵,乃將正面兵力轉至東側,激戰一晝夜。至31日下午,關軍已占領蘭城店、小集等據點和獐山、天柱山,其主力迫近南洛、北洛。瀨谷旅團已被包圍。

              正當孫連仲、湯恩伯兩部要發動攻勢圍殲該股日軍時,由臨沂轉來的日軍第五師團坂本旅團主力于4月1日進入蘭陵鎮,從東面側擊關軍。關軍乃以一部在作字溝阻敵,主力由作字溝迂回攻擊坂本旅團側背。坂本急于解瀨谷之圍,乃留1000余人在洪山鎮附近抵抗,主力向臺兒莊右翼突進,進入中國軍隊包圍圈。

              在臺兒莊方面,4月1日夜,黃松樵師800余人攀登寨墻突入東北角,襲擊日軍。日軍驚慌失措,被擊斃甚眾。黃師占領東北隅及東門以北幾座碉樓。2日夜,池師250人組成奮勇隊,突入臺兒莊西北角進行夜襲。日軍倉促應戰,被斃斬甚多。池師奪回西北角。雙方在臺兒莊內展開激烈爭奪,但由于日軍坂本旅團部隊加入戰斗,第二集團軍傷亡又重達7000余人,因而陷入苦戰,臺兒莊3/4落入敵手。

              另外,第三集團軍曹福林第五十五軍已渡過微山湖,由南陽橋一帶越過運河,收復兩下店、界河,將日軍后援切斷。

              為此,第五戰區決定迅速圍殲瀨谷、坂本這兩個旅團,于4月2日下達總攻擊令。3日,各部隊按作戰令發動總攻。關麟征軍于4日肅清蘭陵、洪山鎮日軍殘部,5日南下,抵達臺兒莊東北20里的底閣、腰裹徐一線,向日軍發動猛攻。王仲廉軍3日由大良壁東進,4日于陳瓦房附近重創坂本部隊,5日追擊這股日軍至臺兒莊東北15公里的譚莊附近。周巖第七十五軍3日由岔河鎮擊敗肖莊之敵,5日向臺兒莊東7公里的東莊攻擊。日軍為挽回敗局,以大炮數十門、戰車數十輛,向周、王兩軍陣地猛轟。中國軍隊浴血奮戰,終突入臺兒莊外面的張樓,從腹背擊敵。日軍陣腳大亂。在臺兒莊,池峰城師官兵展開巷戰,用大刀奮力砍殺敵軍,逐段肅清莊內之敵。陳金照第三十師、黃松樵第二十七師又攻過運河,張軫第一一0師則渡河奪回黃村、趙村,一部由萬里閘北進,向獐山出擊,試圖斷敵退路。6日,陳師攻下南洛,黃師向臺兒莊以東日軍反攻。日軍傷亡慘重,向西北退去。池師也向莊內日軍大舉反攻。瀨谷部隊力戰不支,于當日夜首先脫離戰場,向嶧縣潰逃。7日,坂本部隊仍在寨內頑抗,但在中國軍隊夾擊下,已傷亡慘重,加之后援被切斷,乃于當夜燒毀彈藥,突出臺兒莊,向北潰敗。潰敗的日軍沿臺棗支線退至嶧縣、郭里集、棗莊附近。因曹福林軍已到達臨、棗北側地區,切斷了津浦鐵路,敵乃憑借嶧、棗附近的有利地形,固守待援。

              在臺兒莊大戰期間,中共及其領導的抗日力量盡力進行了支援和配合。周恩來提出的“固守要點,各個擊破”、“要陣地戰和運動戰相結合,把敵人消滅在臺兒莊”的作戰方針,得到了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的具體實施。在戰前和戰中,新四軍、八路軍以及抗日游擊隊和工人武裝給予有力的增援和配合,山東的八路軍部隊和抗日游擊隊,對津浦鐵路北段,膠濟鐵路西段,泰安南北的鐵路、公路,進行了大破襲,阻滯了日軍的補給。魯南和臺兒莊的人民群眾在人力、物力、財力等方面作出了無私的奉獻和巨大的犧牲。特別是以李宗仁為主任的有中共蘇魯豫皖邊區特委書記郭子化等共產黨員參加的第五戰區民眾抗日總動員委員會,發揮了至為重要的作用,沛縣人民抗日義勇隊三次襲擊駐臨城日軍;滕縣人民抗日義勇隊多次破襲境內的津浦鐵路;嶧縣人民抗日義勇隊多次襲擊日軍增援部隊;棗莊抗日職工救國會發動數百名煤礦工人破襲鐵路,炸毀日軍的汽油庫和彈藥庫,有力地配合了中國軍隊的作戰。

              臺兒莊戰役前后進行半個月,日軍恃其兵器優越,炮火猛烈,不斷向臺兒莊進攻。中國守軍依靠步槍、手榴彈、機關槍和少量重武器,以傷亡近兩萬人的代價,擊潰了日軍精銳部隊第五、第十師團對臺兒莊的進攻,殲滅日軍11984人,擊落日機2架,擊毀日軍裝甲車11輛、大小戰車8輛,繳獲步槍1萬余支、輕重機槍1000余挺、大炮31門,取得了抗戰以來中國軍事上的重大勝利,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滕縣保衛戰

               

              王銘章的最后三封電報

               

              李宗仁對滕縣保衛戰的評價

              我一二二師師長王銘章中將,揮軍血戰,城外堡壘盡毀,即繼以守城,城破繼以巷戰,十蕩十功。直至(一九三八年三月)十八日午后,王師長以下全師殉城,至為慘烈。城破以后,除有機會跳城歸隊者外,其中城中殘留官兵,均戰至最后,以手榴彈自戕,無一被俘投降。奉命之忠,死事之烈,克以保障徐淮,奠定抗戰之基,睢陽之后,一人而已!

              ——臺兒莊戰役總指揮李宗仁

              一

              川軍著名將領、122師師長王銘章奉命駐守滕縣,日軍主力板垣師團猛攻滕縣不下,以重炮和飛機猛轟,炸毀城墻。王銘章寧死不屈,跳墻殉國?!澳菚r我離王銘章也就20多米遠,他說話我們聽得清清楚楚?!睂O幫安說。當時,孫幫安正是川軍127師督戰隊的一員,任務是在城下“監督”122師作戰。

              在孫幫安印象中,王銘章師長是個講話干脆利落的人,也是個很愛國的人,士兵都很愛戴他。在滕縣守衛戰中,日本人通過漢奸翻譯向王銘章喊話勸降,許給高官厚祿?!澳膫€要做他的官兒!”王銘章吼道,“我寧死也不投降!寧死也不做亡國奴!……”

              隨后,孫幫安看見王銘章從西關城頭跳起,身子彈在空中。日軍向他連發數槍,王銘章中槍身亡。孫幫安同戰友一道向城外撤退,邊走邊放槍。20步開外的一個戰友倒下,127師師長大腿根部遭子彈穿射。那是孫幫安第一次見到日軍坦克。飛機來了,他們趕緊趴到麥子堆里躲避,趴在河溝里,躲過追擊。

              王銘章墜落在城墻另一側,在孫幫安的視野之外。戰后,憑胸前口袋里的一枚印章,王銘章的遺體終于找回。

              王銘章殉國后,所部官兵抵抗戰至最后一人,城內傷兵不愿做俘虜,以手榴彈與沖進來的敵人同歸于盡。滕縣一役,122師5000余人幾乎全部傷亡,但也殲敵2000余人。川軍的巨大犧牲換得了臺兒莊戰役的勝利,李宗仁在回憶錄中感慨,“如無滕縣之固守,焉有臺兒莊之大捷!川軍以寡敵眾,寫成川軍史上最光輝的一頁!”

              二

              事實上,1937年底,日本華北方面軍渡過黃河進攻山東半島,此時戰火已不可避免地向滕縣蔓延。按照日軍華北大本營戰略,由第10師團沿津浦鐵路南下,第5師團青島沿膠濟路西進,對臺兒莊形成一個鉗形攻勢,進而攻下臺兒莊進占徐州,打通隴海線,沿京漢線南下直逼武漢。由于韓復榘不戰而退守魯西南,日軍長驅直入,作為臺兒莊外圍防線的滕縣過早地成為了抗戰前線。至1938年3月,滕縣以北的鄒縣,已被日軍占領。敵我雙方相持于鄒縣、滕縣之間。3月14日在日第10師團試探性進攻時,第5戰區指揮官李宗仁向滕縣守軍轉達蔣介石指令,要求“固守滕縣城3日,遲滯敵軍,以待后方隴海鐵路轉運增援兵力,鞏固徐州”。以數千之眾“固守滕縣”抵御裝備遠勝于己的數萬敵軍,滕縣保衛戰一開始就彌散著“與敵死拼”的血戰氣氛。 

              三

              3月15日,日軍一部抵滕縣附近。第122師師長王銘章率部守滕縣,倉促上陣,守城兵力不過兩個營,于是急令第366旅由太平邑趕赴滕縣增援,但該旅在城頭村附近同日軍數千人遭遇,被截成數段,僅1個營沖進滕縣。16日黎明,日軍步騎約5000人迫近滕縣東郊,向守備滕縣東關的警戒部隊進攻。8時許,敵在10余飛機的轟炸配合下,集中炮火向滕縣東關、城內和西關火車站射擊。駐在西關的王銘章在敵轟炸開始后,昭告全城官兵,“吾決心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與存,城亡與亡?!彪S后將師部和直屬部隊由西關移進城內,并命令將南北城門堵死,東西城門暫留交通道路,也隨時準備封閉。日軍自8時開始,持續炮擊了兩個小時,10時許停止射擊,沉寂了約30分鐘,突然集中炮火猛烈轟擊東關南半部寨墻的突出部,掩護步兵進攻。守城官兵隱蔽在缺口兩側,當敵兵約五六十人剛要向缺口沖鋒時,向敵猛投手榴彈,將敵大部殲滅。就這樣,擔負缺口段守備的一連以傷亡近百的代價,接連打退敵軍三次沖鋒,由預備隊替換下來。下午2時,日軍再向東關東北角猛攻;5時,又猛攻東關門,均被守城部隊擊退。雙方均傷亡慘重。當晚,戰斗停止。16日午,正面陣地被敵突破。我守軍從滕縣兩側撤退。

              16日夜,敵人調集精銳部隊,配以數十輛裝甲戰車和大量炮兵,猛攻滕縣。17日晨6時,敵集中炮兵火力,猛烈轟擊滕縣城區,敵機20余架瘋狂投彈掃射,整個滕縣城硝煙彌漫,房倒屋塌,頓成火海。兩個多小時的轟炸之后,敵開始向東關突進,以10余輛坦克為先導,掩護步兵從東寨墻的缺口沖鋒。東關守軍冒著敵人炮火,近距離與敵展開殊死搏斗,傷亡慘重。此時,王銘章急電上級指揮官孫震求援。

              另一部日軍向被轟塌的東南角城墻進攻,守軍727團第二連以集束手榴彈炸毀坦克2輛,炸斃日軍五六十人,但由于該連死傷殆盡,日軍四五十人沖上城角。營長王承裕命營預備隊第一連向突入日軍反擊。該連一陣手榴彈投出之后,舉起大刀,躍入敵群猛砍,終將突入日軍全部消滅,連長張荃馨以下138人為國捐軀,全連僅剩下14名士兵。東南城角失而復得。日軍因攻勢受挫,遂中止進攻。下午2時,日軍突以榴彈炮12門猛轟南城墻,二三十架飛機集中轟炸南關743團的兩個連防守的陣地,官兵傷亡過半,余皆被迫轉移到火車站附近。南城墻被日軍轟擊約1小時,幾乎被夷為平地。五六百日本兵在10余輛坦克的掩護下猛撲南城,守兵全部戰死。下午3時半,日軍占領南城墻。與此同時,日軍對東關守軍再次發起更猛烈的攻擊,寨墻被炮彈炸得塌陷破殘,工事全被摧毀。日軍五六百人,以10余輛坦克做掩護突入。守軍死傷慘重。師長王銘章親臨城中心的十字路口督戰。

              四

              激戰至17日15時30分,日軍由塌處突上城墻,迅速向東、西城墻擴大戰果。守軍殘部由西門退至西關車站。不久,東關及西城門樓均為日軍占領,僅余城內、北門及東北城角的守軍仍在繼續抗擊。此時天色已暮,王銘章見日軍已入城關,而援軍未到,向孫震發出最后的電報:17日晚,我援軍尚未到,敵大部隊沖入城,即督所留部隊,與敵作最后血戰。

              電報發出,王銘章下令把電臺砸毀,來到縣城中心十字街口,指揮所部繼續與日軍作戰,此時占領南城墻之敵在機槍火力掩護下,從西南城角向西城墻逼近。同時日軍炮兵集中火力襲擊西門城樓和西門,守軍死傷殆盡,很快失守。王銘章命令城內各部與日軍展開巷戰,自己登上西北城墻,指揮警衛連一個排進攻西門城樓。因日軍火力猛烈,城墻上毫無掩蔽,該排全部陣亡。見局勢不利,王銘章決定轉移到西關車站組織該地殘部繼續防守。最后王銘章在西關跳墻殉國。之后,城中守軍繼續與敵人死拼,直致18日夜,全城陷于敵手。

              奮戰守孤城,視死如歸,是革命軍人本色

              決心殲強敵,以身殉國,為中華民族增光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高娜

            入室强制侵犯学生AV
            <address id="n1j55"></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