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1j55"></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九一八事變

            2015-06-15 15:27: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1932年3月9日日本第九師團進駐上海

            “九一八”事變后東北淪陷,大量東北難民涌入關內。圖為逃難途中的東北難民。

              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故意炸毀了沈陽北郊柳條湖附近的南滿鐵路,反誣是中國軍隊所為,并以此為借口,當夜突然進攻中國軍隊駐地北大營,九一八事變爆發。張學良貫徹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的方針,實行對日“不抵抗”的政策,東北軍大部撤至山海關內。九一八事變是日本帝國主義進一步爭奪殖民地,謀求世界霸權,大舉侵略中國的開始,也是中國人民反法西斯戰爭的起點。

              一、九一八事變的爆發

              1931年9月18日晚,日本關東軍自行炸毀了沈陽北郊柳條湖附近南滿鐵路的一段鐵軌,隨即誣稱中國軍隊破壞鐵路、襲擊日本守備隊,突然向中國東北軍駐地北大營和沈陽城發動進攻,制造了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

              柳條湖是一個沼澤密布、人煙稀少的荒村,位于沈陽北部,距北大營約3華里。9月18日這一天,日本關東軍獨立守備隊第二營第三連連長川島大尉帶領105名士兵,在距柳條湖約6華里、距北大營約8華里處的文官屯設置了前哨指揮所。第三連的和國勁少尉率領一批用金錢收買的日本浪人,部署在爆破現場附近,擔任警戒和聯絡工作。第三連的河本末守中尉帶著七八名士兵,攜帶黃色炸藥42包趕往現場進行爆炸。當天晚上,河本末守等在柳條湖附近南滿鐵路東側單軌的兩根鐵軌接頭處,炸斷了路軌,毀壞了2根枕木。

              河本末守完成爆炸任務后,立即向埋伏在文官屯的川島大尉“報告”:北大營的中國軍隊炸毀了鐵路,現正在激戰中。川島故作驚詫,立即“報告”上級,請求派兵支援。

              柳條湖的爆炸聲剛響,日軍立即按預定計劃,分別向北大營和沈陽城區進攻。這時,日本設在沈陽南站大和旅館內的炮兵陣地,用24厘米口徑的重炮向北大營、飛機場等要害部門轟擊。關東軍獨立守備隊第二營營長島本正一命令第一連連長小野、第四連連長高橋、第二連連長川上,在坦克掩護下,率部向北大營進逼。

              本來,九一八事變爆發前,中國東北當局已得到密報,東北軍將領王以哲準備率部“抵抗”。但是,蔣介石三令五申,命令駐軍“暫不抵抗”。王以哲部只得服從命令。9月18日晚10時30分,日軍迅速從西、南、北三面包圍北大營,并占領了北大營的西北角。19日凌晨2時許,日軍迫近營房四周的鐵絲網。晨5時30分,北大營全部落入敵手。日軍攻進營房,搜掠軍械、子彈和錢財,然后縱火焚燒西部營房,煙火彌天,“居民北望,無不揮淚!”

              19日零時40分,日軍第二十九團團長平田幸弘上校率部由駐地出發,于1時許到達沈陽小西門外。晨4時50分,駐遼陽的日軍第二師師長多門二郎也率部抵達沈陽,并迅速占領兵工廠、航空處和東大營。當日拂曉,日軍分三路進攻沈陽。6時30分,沈陽淪陷。

              日軍占領沈陽后,到處鳴槍示威,恣意殺人,不僅見著軍服者即格殺勿論,對青年學生也倍加蹂躪。男生被殘殺,女生被奸污。上百名無辜市民慘死在日軍屠刀之下。日軍還把張學良的官邸洗劫一空,奪走價值3200萬銀元的黃金與8000萬銀元,以及錦囊細軟、煙土、古畫等一批貴重物品。其他東北軍政顯赫人物的官邸也多被洗劫、搗毀。

              面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南京國民政府采取了不抵抗政策。九一八事變發生后,蔣介石電令張學良“力避沖突,以免事態擴大”。東北軍接到命令:“即使勒令繳械,占入營房,均可聽其自便”。對此,愛國士兵極為憤慨,“持槍實彈,怒眥欲裂,狂呼若雷,群情一戰,甚有持槍痛哭者,揮拳擊壁者”

              由于南京國民政府的不抵抗政策,近20萬東北軍不戰而退,大片土地很快淪陷。日軍于19日侵占沈陽、長春、鞍山、撫順等城市。21日,駐朝鮮的日軍第三十九旅渡過鴨綠江,侵入遼寧、吉林。從9月18日至25日1周之內,遼寧、吉林兩省基本丟失。日本侵略軍在攻占中國東北的過程中,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數以萬計的中國軍民被屠殺。事變中,中國官方損失達178億元,僅沈陽兵工廠就損失步槍15萬支,手槍6萬支,重炮、野戰炮250門,各種子彈300多萬發,炮彈10萬發。東三省航空處積存的300多架飛機全部被日軍掠去,金庫所存現金7000萬元亦被洗劫一空。

              當年在中華大地到處傳唱的《松花江上》,曾這樣唱出了九一八事變后東北民眾以至全中國人民的悲憤情懷: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礦,

              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

              還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

              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九一八”,“九一八”,

              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脫離了我的家鄉,

              拋棄那無盡的寶藏,

              流浪!流浪!整日價在關內流浪!

              哪年,哪月,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的故鄉?哪年,哪月,才能夠收回我那無盡的寶藏?爹娘啊,爹娘啊,什么時候才能歡聚在一堂?!

              二、抗日救亡運動的興起

              日本帝國主義瘋狂侵略,激起中國的舉國憤慨,中國各地迅速掀起抗日救國的浪潮。

              九一八事變發生后,中國共產黨堅決主張對日抗戰。1931年9月20日,中共中央發表《中國共產黨為日本帝國主義強暴占領東三省事件宣言》,揭露日本帝國主義的侵華野心和南京國民政府的不抵抗政策,響亮地提出“反對日本帝國主義強占東三省”的口號。9月21日,中共滿洲省委通過《日本帝國主義侵占滿洲和目前黨的任務》的決議,提出武裝民眾、發動游擊戰爭。11月27日,剛剛在江西瑞金宣告成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發表對外宣言,號召全國人民動員起來,武裝起來,反對日本的侵略。

              處于抗日前線的東北廣大人民和一部分愛國軍隊,沖破國民政府的禁令,首先展開了英勇的斗爭。九一八事變后,沈陽各廠的工人,撫順、本溪、鞍山等地區的礦山工人,遼寧的紡織工人,安東絲廠的工人,南滿鐵路工人,紛紛舉行罷工,反抗日本侵略軍。沈陽兵工廠的一批工人離廠參加了抗日義勇軍。廣大農民也組織大刀會、紅槍會、黃槍會等各種組織,手執自制武器進行抗日斗爭。

              1931年9月24日,上海3.5萬名碼頭工人舉行大罷工,抗議日本對中國的侵略。他們拒絕為日本船只裝卸、搬送貨物,迫使船只??看a頭無法行動。9月26日,上海各界市民舉行抗日救國大會,郵務、水電、卷煙、針織、棉紡、皮革、造船等行業的100多個工會約10萬人參加。大會通過了對日宣戰、武裝民眾、懲辦失職失地官吏等決議案。10月初,上海80萬工人組織抗日救國聯合會,并派代表赴南京請愿,要求國民政府立即出兵抗日,組織義勇軍并頒發軍械,檢查日貨,對日實行經濟絕交。上海日資紗廠八萬多工人自動組織抗日會,并決定退出各自的工廠,實行對日不合作主義。10月10日,北平郵務工會組織抗日救國會,通電要求:全國一致備戰抗日,成立郵工義勇軍,組織全國郵工抗日救國會及北平工人救國聯合會等。10月18日,北平各界抗日救國聯合會成立,包括有郵務、火車、火柴、縫紉、電車、自來水等行業工會,并且通過迅速組織義勇軍、實行對日不合作及積極募集愛國捐款等決議。南京、天津、漢口、青島、太原、長沙等地的工人也積極參加抗日救亡運動,舉行集會,發表宣言,向國民政府請愿,要求對日本的侵略采取抵抗政策。

              在蓬勃興起的抗日救亡運動中,愛國青年學生是一支最活躍的力量。九一八事變的消息一傳開,北平、上海、南京、天津、杭州、長沙、西安、廣州、武漢等城市的大、中學學生,紛紛集會游行,罷課請愿,組織救亡團體,進行抗日宣傳,要求國民政府“停止內戰,一致抗日”。1931年9月20日,北平的大學生發出“代”電,提出“為今之計,惟為速息內戰,一致抗日,并望我國民眾實行武裝,誓作政府后盾”。各地學生紛紛罷課,走上街頭,宣傳抗日救亡的道理,許多人脫下學生裝參加抗日部隊。9月21日,流亡到北平的東北學生3000余人成立東北學生抗日會。同日,流亡到北平的閻寶航、高崇民等愛國人士發起成立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組織和領導東北民眾的抗日救國斗爭。9月27日,北平學生組織的抗日救國聯合會發表《為東三省事件告全國民眾書》,提出“全國的工農商學兵聯合起來,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的口號這是愛國民眾發出的停止內戰、團結抗日的最初呼吁。

              當時,上海、南京的學生除集會游行外,還紛紛到國民政府和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門前請愿。9月28日,南京冒雨請愿的學生,怒不可遏,痛打了國民政府外交部長王正廷。次日,蔣介石被迫接見請愿學生,口頭上表示要“抱定與國民同生死之決心,以不負人民之信托”。為了蒙蔽民眾和抵制反蔣派要其下野的呼聲,蔣介石又在11月19日于南京舉行的國民黨四全大會(當時國民黨分寧、粵兩派,并分別于11月19日、18日在南京、廣州各舉行國民黨四全大會。)上聲稱:“本人決心北上,竭盡職責,效命黨國”。于是,在南京請愿的學生發起了“送蔣北上”運動,繼續到國民政府門前請愿,要求蔣介石簽署出兵日期,并在門上高懸一只大鐘,輪番敲打,以示警告。學生們“鵠立于雨夜之中過夜,一任風雨之肆虐者一晝夜,甚至有病苦不支而倒地者,全體一心,至死不去”。然而,青年學生們赤誠的愛國之心,竟一次次被蔣介石所愚弄,他根本沒有“北上”抗日,而是繼續南下部署“剿共”。

              12月5日,北京大學學生示威團300余人在南京街頭示威,國民政府竟指使軍警鎮壓,打傷學生30余人,逮捕185人,制造了一二·五事件。中央大學學生和南京大學學生數千人立即舉行示威,聲援北京大學學生示威團。他們冒著生命危險,沖進南京衛戍司令部,要求釋放被捕學生。上海學生抗日聯合會為抗議國民政府鎮壓北京大學學生示威團,亦于12月7日舉行示威游行。12月17日,在南京的全國各地學生3萬余人又去國民黨中央黨部請愿,途經《中央日報》社附近的珍珠橋時,軍警竟開槍鎮壓,打死30余人,打傷100余人,制造了震驚全國的珍珠橋慘案。當夜,國民政府又出動大批軍警,對進京學生進行大搜捕,強行把他們趕出南京。

              珍珠橋慘案激起了全國人民的更大憤慨,人們強烈抗議國民黨當局的罪惡行徑。1932年1月10日,上海近萬人集會,追悼珍珠橋慘案的死難烈士。

              “九一八”的炮聲,震顫了每個愛國者的心。在全國救亡運動的推動下,知識界人士也勇敢地行動起來,紛紛發表講話、通電,創辦刊物,撰寫文章,建立組織,舉行集會,闡發抗日救國主張,嚴厲譴責國民黨

              當局“對日交涉不惜忍辱屈服,對于共產黨勢在必剿”的誤國政策,著名愛國老人馬相伯發表了《為日禍告國人》的文章,明確提出“立息內爭、共御外侮”的主張。王造時發表了《救亡兩大政策》的小冊子,提出對外準備殊死戰爭,與日拼命到底,促成日本革命;對內取消一黨專政,集中全國人才,組織國防政府、共同抗日。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余梁

            入室强制侵犯学生AV
            <address id="n1j55"></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