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bhdb"></strike>
<noframes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em>

<noframes id="nbhdb"><form id="nbhdb"><th id="nbhdb"></th></form>

<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em>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呂世隆

2015-06-05 16:58: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呂世?。?909-1938)山東泰安李家莊人,中共黨員。1938年1月,被范筑先委任為莘縣抗日民主政府縣長。聊城失陷后,日、偽軍和地方反動勢力相策應,于1938年11月17日制造了“莘縣事變”,呂世隆在縣政府院內被殺害。

  呂世隆,字道宏。l909年9月3日出生于山東省泰安城西李家莊一個富裕農民家庭中。他幼年喪母,7歲喪父,在家境日趨貧困潦倒的窘迫中,依靠年邁的祖母撫養成人。呂世隆性格內向,忠厚剛直,聰穎好學。祖母抱著望子成龍,重振家業的虔誠心愿,把他送進學堂。

  呂世隆先在本村讀了幾年私塾。l924年考入泰安城西關上河橋泰安縣立高等小學讀書,l926年畢業,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泰安山東省立第三中學。1928年5月3日,日本侵略軍制造“濟南慘案”,國民黨山東省政府不能進入濟南,暫時設在泰安,使這座古城成為山東的政治、文化中心,擴大了地方的政治文化和社會輿論的境域。呂世隆開始接觸到一些進步報刊和社會科學的書籍,他不僅為那針砭時弊、鞭撻暴政的文章所深深吸引,更為那些為真理和正義奔走呼號、英勇獻身的壯士激奮不己。一種痛恨黑暗統治,致力于救國救民的思想在他的心中萌發。

  呂世隆在讀初中三年級時,祖母看他已長大成人,就為他準備婚事,以使其掌管家業,料理地產,但被呂世隆一口回絕了。祖母只好又送信給呂世隆說有急事,要他回家一趟,然后硬是把他鎖在新房里結了婚。但呂世隆無心呆在家里,幾天后又重返學校,加入了學生抗日愛國運動的行列。

  1929年秋天,呂世隆初中畢業,考入新成立的“山東省立高級中學”。在濟南讀書時,他十分關心時事政治學習。這個學校的校長張默生是個傾向民主自由的人,他聘請了革命作家胡也頻和進步教師楚圖南來校教書,為學生傳播新思想,使呂世隆深受教育。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祖國東北的大好河山淪為日軍統治下的殖民地。年輕的呂世隆,決心走向社會,為中華民族的生存而斗爭。當時,全國的大中學生掀起了反日愛國的高潮,紛紛到南京請愿,反對國民黨政府的“不抵抗主義”,要求蔣介石出兵東北收復失地。濟南的大中學生也舉行了罷課、示威、游行,并到南京向蔣介石的國民政府請愿。呂世隆積極參加濟南學生到南京的“反日愛國請愿運動“。

  這次請愿運動雖然沒有達到使蔣介石政府真正抗日的目的,但卻使呂世隆受到了一次深刻的反日愛國教育,也使他看到了蔣介石媚日、賣國的真正面目。

  1932年夏天,呂世隆在濟南高中畢業,經過近一年的補習功課,于1932年秋天考入北平中國大學政治系(次年改為政治經濟系)。在中國大學政治系,聚集著一大批進步的教授、學者。經濟學家李達、歷史學家呂振羽、社會學家黃松齡等人,被進步學生譽為“紅色教授”。他們分別開設了“經濟學”、“古代社會史”、“土地問題”等課程。還有劉侃元先生講授“政治學”。進步教師的言傳身教,對呂世隆思想境界的提高起了重要作用,使他突破了空洞的政治經濟理論的圈子,大大拓寬了政治視野。

  1935年,北平爆發了“一二·九”學生愛國運動,呂世隆毅然投入了學生愛國運動。12月8日晚上,中國大學運動代表董毓華召集呂世隆、王大彤、孔震萍、甘泉禮等,研究第二天的行動計劃。呂世隆欣然接受了保存轉運宣傳品,并給游行隊伍散發的任務。

  12月9日,呂世隆在游行的隊伍中,象一個無畏的斗士,不僅安全順利地完成了分發宣傳品的任務,而且勇敢地迎著警察的大刀、水龍沖上去,以自己的血肉之軀喚起民眾的覺醒。他的校友王拓曾回憶說:“‘一二·九’是他以實際行動戰斗的開始!那個紀念日的早晨,當我把一些宣傳品帶到校門之外,他便以先鋒殉道者的精神沖入人叢中去了。吶喊、宣傳,喚醒那些受難的同胞,想掀起一個劃時代的巨浪。這個目的是達到了:學生運動很快風靡全國。他無疑是這個具有歷史意義運動的前鋒戰士的一員”。

  “一二·九”學生反帝愛國運動,是呂世隆以實際行動投入革命運動的開始,也是他在革命道路上更加成熟的標志。到l2月16日第二次游行示威前,他所住的中大學生宿舍,已成為北平學生運動的重要聯絡點之一。他巧妙地躲過白色恐怖下的明查暗訪,勇敢地傳遞革命信函和文件。

  1936年1月,在中國共產黨的直接領導下,北平愛國學生500多人,組織了南下宣傳隊,由北平出發到固安一帶進行抗日宣傳。呂世隆以高昂的革命斗志參加了這次南下宣傳活動。他與同學們風餐露宿,備嘗艱辛,把抗日的種子撒在冀中平原,推動了華北抗日救亡運動的開展。

  2月,為了撲滅全國人民的抗日救國運動,蔣介石反動政府頒布了一個所謂《維持治安緊急治罪法》,并指使軍警特務逮捕各地愛國青年。冀察當局按照這個反動命令,對北平愛國青年進行大逮捕。呂世隆等8名中國大學的學生先后被捕,關押在天安門前的公安局。后來校方迫于廣大進步學生的壓力,不得不將他們保釋出來。

  3月,北平學生建立起青年抗日救亡組織--“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呂世隆擔任了中國大學“民先支隊”訓練部長和西城區“民先縱隊”謝練部長。在白色恐怖下,他不顧個人安危,積極主動地向黨組織靠攏,接受黨的教育指導。1937年上半年,在中大畢業之前,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37年“七·七”事變發生,中國開始了全民族的抗戰。8月間,在中國共產黨的推動和領導下,平津一大批不愿做亡國奴的愛國學生,由天津登船跨海到山東,從煙臺輾轉到濟南。9月初,他們在濟南組織了“平津流亡同學會”,收容北平、天津流亡到山東的大中學生和部分留日學生,從事宣傳抗日救亡和動員群眾的工作。當時,呂世隆擔任了“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山東隊的秘書。他以充沛的精力,高昂的熱情,夜以繼日的工作。他積極組織學生們到濟南火車站,接待抗戰負傷的將士并到醫院慰問傷員;在街頭和公共場所演出街頭劇,教群眾唱抗日救亡歌曲等。他們在山東省立民眾教育館劇場演出的“放下你的鞭子”、“張家店”、“打鬼子去”、“烙痕”等抗日話劇,給濟南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9月底,山東省政府主席韓復榘設立了第三集團軍政治工作人員訓練班。這個訓練班雖是以韓復榘的名義開辦的,但教育權實際掌握在中國共產黨手中。班主任是主張聯共抗日的國民黨進步人士、第三集團軍政訓處處長余心清,教育長是隨流亡學生來濟南的北平大學進步教授黃松齡,其助手又是左派文化人士齊燕銘、陳北鷗等。在訓練班里,進步教師許德瑗、張友漁、張郁光、于毅夫、邢西屏(徐冰)等都擔任了教官。為了拓展山東的抗日工作,呂世隆和“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平津流亡同學會”負責人陸平、劉星、高元貴等,積極動員了平津流亡學生中的共產黨員、“民先”隊員和進步學生500余人,先后考入這個訓練班,培養了一批開展抗日救亡運動的骨干分子。呂世隆也以他勤奮學習的態度和較高的組織才能,很快成為訓練班學員中有影響的人物。

  10月,韓復榘把山東各區行政專員加委為“第×區抗日游擊司令官”,并相繼成立了政訓處。呂世隆和訓練班的馮基民、邵子言、解彭年、徐茂里、高元貴、管大同等12名共產黨員受中共山東省委委托,被第六區專員范筑先聘請到聊城政訓處工作。接著,呂世隆又被范筑先派任茌平縣政訓處辦事處干事。他同劉培桐、劉泮溪等十幾名服務員,在茌平縣積極開展抗日救亡宣傳,組織抗日救亡團體。他理論水平較高,能堅持真理,敢于斗爭,大刀闊斧地開展工作,成績顯著,頗得范筑先將軍賞識。

  1937年底,日軍相繼占領了臨清、大名等地,直接威脅著莘縣。國民黨莘縣縣長王嘉猷早于10月聞風而逃,致使莘縣兩個月無政權,大批敵人又由莘縣過境,地方土匪蜂起,兵荒馬亂,民不聊生。面對內憂外患的殘破局面,范筑先委派呂世隆出任莘縣抗日政府縣長。

  呂世隆臨危受命,與同時調政訓處莘縣辦事處的張炳元、裴光華等人走馬上任。他們首先同莘縣地方黨組織取得聯系,然后由呂世隆、政訓干事張炳元和莘縣特別區委書記馮子華組成了中共莘縣3人領導小組,并迅速確定了在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積極開展抗日救亡運動的指導方針。

  呂世隆上任伊始,雷厲風行、大膽地改編舊武裝,建立新的政府。他一面著力整頓縣政府舊有武裝,一面收編地方民團,擴充壯大抗日隊伍。1938年初建立了縣保安大隊。并在縣保安大隊內實行政治工作制度。呂世隆親任大隊長,副大隊長和政治部主任分別由共產黨員晁蘇民、訾修林擔任。大隊轄3個連,一連是改編的原縣大隊,連長劉建堂;二連是新建的隊伍,內有部分民團成份,連長馬金壁;三連是改編的原公安局的武裝,連長張騰魁。為了早日改造好這支隊伍,使之為抗戰服務,呂世隆先后為各連委派了由共產黨員擔任的政治指導員,加強黨對抗日武裝的領導。

  縣大隊成立后,呂世隆親自帶領部分隊伍打擊城南張洼和城北燕店一帶的土匪,安定了地方社會秩序。

  在建立武裝的同時,呂世隆還加強了抗日縣政府的建設。對政府各科室進行整頓,設專職人員,明確任務。同時安排了不少共產黨員到縣府各要害部門??h府秘書由中大學生、青年共產黨員劉泮溪擔任;司法科長由共產黨員曹大成擔任。這樣使政府工作在很短的時間內恢復了正常??h府成立后,又在全縣六個區相繼恢復了區公所,還在縣區村組織農民互助會,從貧雇農中吸收會員,選拔積極分子,為黨組織的發展準備新生力量。

  1938年2月,中共莘縣縣委成立,書記張炳元。呂世隆參加縣委集體領導。四五月間,他與張炳元、王惠卿等人,在城內東街原第一高小,先后舉辦了兩期農村干部培訓班,每期l0天左右。集中講授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抗日政府的性質、任務,以及減租減息政策等。并就如何做好農會工作進行了討論,鼓勵受訓干部各抒己見,為今后的工作獻計獻策。培訓班的氣氛非?;钴S,受訓干部從思想覺悟和領導藝術上得到了提高。為了培養抗日救國人才,呂世隆還注意大力發展教育事業。他主持配備了得力的教育科長,收回原有學田歸教育科,并撥出??畎l展教育事業。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全縣就增設了兩處抗日完小和80多個班的抗日初小,新增教師100人左右。

  1937年莘縣發生了特大水災。次年春,大部分農戶缺糧斷炊,而地主富農卻囤積著大量糧食。呂世隆發動各區村干部強制地主、富農納糧攤款,然后向廣大缺衣少食的貧苦農民發放救濟糧和生產貸款。農會會員則可優先得到救濟和貸款。莘縣五區地處西部邊緣,土地貧瘠,災荒頻仍,不少人常年在外討荒要飯。呂世隆就深入到五區,向當地干部和群眾宣傳:“貧雇農有了自己的農會組織,不僅在政治上、生活上相互幫助,在生產上也要互相合作”。他選擇貧困落后的一個村莊,親自想方設法幫助困難戶耕田種地,搞生產自救。在五區,他曾把部分酒稅買成糧食,由農會先后五次向困難戶進行救濟工作,受惠的達數千戶。這些措施使五區的貧困面貌大大改觀,從而也贏得了廣大群眾對抗日政府的信任和擁護。

  呂世隆體察民情、善理縣政,在縣政府專門設有“人民來訪登記處”,以便及時了解民情,調解各種民事糾紛和處理刑事案件。他授權農民互助會對一般的民事糾紛,可自行加以調解。如果下面調解不成,也可以直接找這位“縣太爺”評斷,當面解決。這在當時是一項具有重大進步意義的措施,表現了他在工作上的遠見卓識和為民理政的創造精神。

  1938年4月,在中共莘縣縣委的領導下,莘縣抗日動員委員會成立,呂世隆被民主選舉為主任。在抗日政府和縣委的領導下,莘縣的抗日救亡運動很快便出現了高潮。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婦女聯合會,各區、村自衛隊、兒童團等群眾抗日救亡團體相繼成立,農民紛紛加入農民協會。秋后,在城東北廣場舉行了農民抗日武裝力量大檢閱。萬余農會會員扛著槍支、紅纓槍,大刀片、鋤頭等武器,排著整齊的隊伍,昂首闊步,高呼抗日口號涌進會場。在這次空前的盛會上,呂世隆代表抗日政府作了慷慨激昂、動人心弦的講話,號召廣大農民群眾行動起來,拿起武器,與敵人斗爭。會后,農民武裝隊伍又在城內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游行示威,充分顯示了在黨的領導下,團結起來的中國農民的巨大力量。

  呂世隆任縣長期間,生活儉樸,平易近人,廉潔奉公,躬行縣政,與同志們一樣吃大鍋飯,穿舊軍裝。他一心致力于黨的抗戰事業,立場堅定,旗幟鮮明,工作兢兢業業,勤勤懇懇,頗有政績。不僅把莘縣地方治理得很好,深得當地群眾的擁戴,而且能以抗戰大局為重,支援魯西北的抗日斗爭。他曾派人向聊城第六專署一次解款達4萬元,在經濟上給范筑先領導下的魯西北抗日部隊以很大支持,受到范筑先專員的嘉許,被譽為抗日模范縣長。但是,呂世隆的抗日愛國的模范行動,觸動了莘縣地方反動勢力的利益。他們對呂世隆恨之入骨,千方百計對莘縣的抗日救亡運動加以阻撓和破壞。

  1938年10月,莘縣的國民黨頑固派破壞抗戰,積極反共的跡象愈加暴露,隱蔽在抗日政府的反動分子在國民黨莘縣分部的指示下蠢蠢欲動??h保安大隊一連長劉建堂專橫跋寇,獨斷專行,認為政治工作人員侵害他的權力,對呂世隆的一切安排經常抱抵觸態度,到處散布不滿情緒,拉幫結伙,架空指導員。并且唆使他的傳令兵毆打縣政府的政務警,故意挑起事端。為此,呂世隆立即采取措施,果斷地將劉建堂撤職,派共產黨員曹斌任一連連長。

  1938年11月14日,日軍進攻聊城。呂世隆聞訊立即派一連馳援,隊伍走到孫屯附近,劉建堂舊部煽動士兵嘩變。呂世隆預感情況異常,事出有因,為防意外,傳令嘩變官兵原地待命。次日,聊城被日軍攻陷后,魯西北形勢突變,劉建堂、張騰魁、馬金壁于16日晚策劃于密室,企圖配合王金祥一伙的行動,在莘縣制造混亂,乘機殺害呂世隆,搞垮抗日政權。他們唆使劉建堂的兄弟劉仁俊從北門報警,詭稱“日本鬼子大部隊直撲莘縣而來”,企望呂世隆倉皇撤離,然后,以“棄城潛逃”為借口中途將呂世隆等抗日干部劫殺。呂世隆胸懷大局,臨危不懼,一面鎮靜地指揮各科室職員,攜帶卷宗文件準備離開縣城;一面派人動員和幫助群眾撤到城外。同時傳令各連進一步偵察敵情、加強城防、應付危局。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劉建堂勾結莘縣城北白馬廟一帶的土匪進城,準備17日夜晚,里應外合,借兵災匪禍之亂殺害呂世隆。呂世隆覺察到有人制造混亂,遂派人向活動在莘縣北部馬橋一帶的十支隊司令員張維翰求援。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是國民黨反動分子一次有計劃、有步驟的陰謀暴亂。求援的事被原匪首孫懷玉的護兵(縣長衛隊排長)高來運偵悉,密告孫懷玉、劉建堂。敵人立刻提前行動,呂世隆處于情急事劇的險境。

  17日上午,劉建堂、張騰魁、馬金壁等人乘聊城失陷,莘縣一片混亂之機,以“呂縣長扣發軍餉”為名,煽動其死黨及部分不明真相的縣保安大隊圍攻縣政府。他們設下圈套,先讓劉建堂的父親,劣紳劉玉珂,進入縣政府,死死纏住呂世隆不放。當呂世隆得知實情后,氣上心頭,即用電話與大隊部聯系,嚴令將劉建堂抓起來。劉玉珂一蔣勢頭不好,借機脫身溜走。這時,“找呂縣長算帳去”!“走,找他算帳去”!街上一片嘈雜的叫聲傳進縣政府大院。呂世隆的住室、對面的南屋和東屋房頂上也已爬滿了荷槍實彈的暴徒。有的叫嚷:“放火燒縣長辦公室”,有的竟向辦公室院內開槍。齊燕銘、王惠卿和其他警衛員決定沖出去看個究竟。剛出院門便被一伙匪徒下了槍。呂世隆獨自一人威嚴地站在院子當中,對著房頂上的人揮手高聲說?!坝惺裁词孪聛碇v”。劉建堂、張騰魁帶著數名殺氣騰騰的暴徒翻墻而下,躍進縣府大院。呂世隆憤怒地斥責劉建堂等人說:“你們還承認我是縣長嗎?這樣大鬧縣政府你們是要負責的”?!澳銈儼褢鹗考掀饋?,我要講話”。這時,3個歹徒假惺惺地說:“請縣長屋里談”。但當呂世隆剛要轉身進屋,張騰魁向呂世隆腹部射出了罪惡的子彈,呂世隆雙手抱腹,怒目而視,倒在血泊之中。年僅28歲。

  呂世隆為民族的解放大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后來,莘縣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世隆醬園”、“世隆高小”、“世隆藥店”,以茲永久紀念這位人民愛戴的好縣長。

  相關新聞

  呂世?。狠房h事變中被害

  11月17日下午,國民黨縣黨部召開緊急會議,決定4月發起事變。他們收買了縣大隊二中隊指導員馬華甫,秘密將一中隊隊長曹彬和指導員宋瑛及三中隊指導員陳瑤甫看押起來,同時借故將呂世隆的警衛員騙出縣政府,隨即將縣政府包圍。叛首張滕魁、劉建堂花言巧語,對呂世隆進行麻痹,使其放松警惕。張滕魁趁其不備,連開兩槍,呂世隆倒在血泊中。呂世隆犧牲后,反動分子扣押縣政府其他人員,并控制縣城。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高娜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strike id="nbhdb"></strike>
<noframes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em>

<noframes id="nbhdb"><form id="nbhdb"><th id="nbhdb"></th></form>

<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