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bhdb"></strike>
<noframes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em>

<noframes id="nbhdb"><form id="nbhdb"><th id="nbhdb"></th></form>

<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em>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方叔洪

2015-06-10 12:37: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方叔洪(1908-1939),原名方范,1908年生于山東省濟南市的一個普通家庭。他自幼好學,性格剛毅。學生時代的方叔洪目睹外國列強欺凌中華,非常憤慨,立下從軍救國之志。于是,他遠涉重洋去日本東京求學,研讀軍事。他學習刻苦認真,每學期考試成績均列前三名之內。1929年東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后,他又先后去法國和德國,學習航空和炮兵技術。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方叔洪回國。先在東北軍服務,后赴上海任十九路軍教導大隊長。1932年初,日本帝國主義武裝進犯上海,慘殺我無辜軍民,第十九路軍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奮起抵抗,爆發了一二八淞滬抗戰。戰斗中,由方叔洪擔任指揮的十九路軍教導大隊一馬當先,奮勇痛殲日寇。淞滬抗戰,轟動全國。廣大人民群眾,自發募捐慰問將士,捐贈食品、被服。全國各地紛紛電賀聲援。但蔣介石卻與日軍妥協,強令十九路軍調往福建,方叔洪憤然離開部隊。

  抗日心切的方叔洪,回家不久便赴淶源參加朱子橋(朱慶瀾)將軍領導的東北抗日義勇軍。此時,曾在淞滬抗戰中聞名全國的陸軍一五師,調北京郊區整頓補充,國外僑胞仰慕抗日英雄,紛紛回國要求參加抗日。師長翁照垣深受感動,在京郊南苑一帶覓定營房,成立了華僑救國軍。方叔洪聞訊立即從熱河趕來,翁照垣委派他負責軍事訓練。后救國軍編入一五師與十九路軍一同調住閩西。

  那時,舉國上下,渴望全國抗日,而蔣介石仍高喊“攘外必先安內”,推行其反動政策。一面向日軍步步退讓;一面集中兵力“圍剿”中國工農紅軍。調往福建的第十九路軍將士無不憤慨,遂與紅軍取得了聯系。1933年10月,第十九路軍在蔡廷鍇、蔣光鼐的率領下,發動福建事變,組織了人民政府,方叔洪被委任為政府新兵訓練總監。后福建人民政府被國民黨圍困,并遭飛機輪番轟炸,堅持月余終被摧毀。原第十九路軍將領均化裝撤出。方叔洪來到廈門鼓浪嶼。此后,他改名方叔洪,以避免國民黨的通緝。血氣方剛的方叔洪對蔣介石不抵抗外侮的政策十分憤恨,曾說:“寧蹈東海而死,決不投降獨夫民賊蔣介石!”

  1934年,張學良將軍任武漢行營主任。方叔洪得知后即去武漢與張學良將軍會晤,遂被委任為行營中校參謀,后升為上校參謀。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在事變中,方叔洪堅決支持停止內戰,聯共抗日,竭力呼吁槍口一致對外。這一時期,方叔洪與張學良將軍的秘書郭維成(中共地下黨員)交往密切,受其影響,在思想上有了很大進步,認識到中國共產黨的主張才是符合民族利益的。

  西安事變后,張學良將軍在南京被拘,東北軍被解散。方叔洪幾經周折,最后在繆澄流部任團長,與日軍轉戰于河南桐柏山一帶。時江蘇省江陰要塞吃緊,他奉命率部馳援。到達江陰后,方叔洪立即部署部隊分別從正面、左、右翼向數倍于已的日軍展開了進攻。戰斗異常激烈,部隊傷亡慘重。正面兵力因兩次沖殺所剩無幾,跟隨方叔洪的號兵也負了傷。在方叔洪部隊的勇猛打擊下,日軍尸橫遍野,在打掃戰場時,還發現了身著黃呢大衣,佩戴“天皇賜”字樣指揮刀的日軍司令官尸體。方叔洪認為,此次戰役能擊斃其高級指揮官,總算可以安慰我軍陣亡戰士的英靈。戰后,方叔洪被委派到第一一四師任參謀處長,旋升為參謀長。

  1938年4月中旬,第一一四師奉命參加第二階段臺兒莊會戰。4月28日,該師三四旅旅長扈先梅在邵莊爭奪戰中殉國,方叔洪升任三四旅少將旅長。他接任后,立即奔赴前線,指揮部隊一次次打退日軍強攻,直至5月17日奉命轉移銅山。擔任掩護魯南兵團轉移任務。5月19日,第三四旅隨第一一四師又奉命在徐州以南青龍橋附近占領陣地,繼續掩護魯南兵團轉移。當天下午,部隊剛進入陣地,即與日軍展開激戰。日軍在空中升起觀測氣球,指揮其炮兵向我方射擊,同時用轟炸機10余架,飛臨上空轟炸。戰斗一直持續到20日晚10時許。這次戰斗,方叔洪在前線堅持了一個晝夜,直至掩護全兵團安全轉移。

  1938年8月中旬,武漢保衛戰在大別山揭開序幕。方叔洪所在的第五十一軍奉命由南陽、唐河、方城地區開赴大別山北麓前線,擔當最前鋒的重任。8月24日,日軍第十三師團先頭部隊1000余人竄抵六安城東三十里鋪一帶,8月28日,其主力約1萬余人,在三架飛機和10余門大炮的掩護下,向六安城猛烈進攻。日軍攻陷六安后,于9月1日繼續向開順街第一一四師三四旅陣地猛烈進攻。方叔洪親赴前線指揮,官兵們在他身先士卒的精神鼓舞下,與敵展開激烈搏斗,僅三小時,即將敵人全部擊退。日軍于9月2日清晨,再次發起進攻,激烈戰斗至當天下午,該旅兩處陣地均被敵攻陷。部隊分別轉移到史河兩岸,與敵形成隔河對峙局面。9月4日,方叔洪集結三四旅兩個團的兵力,于凌晨4時許,向八里灘之敵展開勇猛反擊。方叔洪親臨前沿指揮,士氣為之大振,敵雖兩次增援,均被擊退。至下午3時許,將八里灘陣地全部奪回,迫使敵人狼狽退回開順街。9月11日晨2時,日軍集聚5000余人,再次向第三四旅石門口陣地發起猛烈進攻,20余架飛機、30余門大炮同時對第三四旅等兩個陣地狂轟濫炸。上午9時許,雙方為爭奪石門口與富錦山展開了惡戰。方叔洪集結兵力死守陣地,在部隊傷亡很大的情況下,決不后退半步。一直堅持到傍晚,富錦山陣地為敵攻陷之后,才奉命撤退。

  方叔洪率第三四旅撤離大別山后,進駐楊家匯一帶,在敵后進行游擊活動。9月底的一天,盤踞商城的日軍二三十人竄至商城以南揮旗山一帶搶掠農民財物,方叔洪即派出一個連將其包圍,激戰約一個小時,將其全部擊斃,繳獲輕機槍兩挺、步槍16支。10月中下旬,方叔洪又派第六七九團一個加強營,越過商信公路,去淮河沿岸三河興以西地區進行游擊活動。在半個多月的時間內,曾先后兩次伏擊敵人的運輸船艇。一次用迫擊炮和重機槍打沉敵人的汽船兩艘,艇上的敵兵四五十人全部落水淹死。一次打沉木船三只,船上滿載軍用物資及押船日兵三四十人全部葬身河底。

  1939年初,方叔洪部隨第五十一軍一起進入魯南山區,肩負在敵后建立抗日根據地的光榮使命。不久,方叔洪升任一一四師師長;同時因戰功卓著被擢授予中將軍銜。

  方叔洪率部進入山東后,看到家鄉人民抗日熱情異常高漲,各地自發組織了很多小股的抗日游擊隊伍。他們有的屬于國民黨軍,有的屬于共產黨八路軍領導。在嶧縣地區,國共兩部分游擊隊的領導人,分別來師部會見方叔洪。除向他匯報當地日軍活動情況之外,還主動地派遣向導為部隊帶路,使方叔洪深為感動。在各地抗日游擊隊的幫助下,方叔洪率領的部隊順利地進入沂蒙山區。

  當時魯南山區的沂水,蒙陰和莒縣三座縣城并未淪陷,國民黨山東省政府機關駐在沂源縣的東北莊。第五十一軍軍部則駐在沂水與蒙陰之間的朱位村。方叔洪率領第三四旅駐扎在蒙陰城東20華里的大趙莊。面對風光美麗的蒙山沂水,方叔洪心里更加涌動起一股愛國激情;目睹貧窮不堪的人民群眾,方叔洪也更加堅定了他的報國之志。

  方叔洪所在的第五十一軍等中國軍隊到達魯南山區后,引起了日軍的注意,被看成是他們的心腹大患。因此,日軍在青島、濰縣、濟南、兗州、徐州和海州等地集結四個師團,企圖消滅魯南山區的中國軍隊。戰區總部獲悉日軍的動向后,通令各軍、師作好反“掃蕩”的準備,并令各部與當地八路軍密切配合,粉碎敵人的進攻。同時確定了在不放棄根據地原則下,化整為零,不打硬仗,以團為單位,避免決戰,避實擊虛,劃定活動地區,與敵人打游擊戰的戰略方針。

  從6月開始,日軍以優勢兵力,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從四面八方進攻魯南山區。其主要攻擊目標,就是戰區總部和山東省府所地沂源的東里店一帶。這里正是方叔洪第一一四師的活動地區。

  6月3日早晨,日軍先出動意大利式的重型轟炸機10余架,飛臨東里店上空,對該鎮及其附近村莊輪番轟炸,近2000戶居民的房屋,全部被炸成一片瓦礫,居民死傷達到四五百人。同時,西路日軍約3000人,在當天中午即攻占了蒙陰縣城。方叔洪得知日軍攻占了蒙陰縣城的消息后,即于當天下午3時許率領師部與第六八團沿沂蒙公路向東轉移,經過一夜的行軍,到達了沂水以西的三十里鋪。此時又得知沂水縣城亦被日軍攻陷。只好率部折向西北方向。又經過一晝夜的行軍,來到沂源魯村。剛住了一天,博山之敵3000余名又出動南犯,方叔洪為了避免決戰,又率部向蒙陰以東、沂水西北地區轉移。

  由于受到劃定活動范圍的限制,方叔洪率部就這樣轉來轉去,專鉆敵人的空隙穿插行動。在多路敵人同時進攻的形勢下,這種轉山頭推磨式的活動方式,十分冒險。當時的戰況非常緊急,全山區炮火連天,槍炮聲不絕于耳,敵機經常盤旋投彈,遭遇戰隨時可能發生。到6月24日上午,方叔洪率部轉移到沂源縣的焦家上莊附近時,遭到多路敵人的進攻,突圍中第六八團與師部失掉聯系。此時方叔洪只好冒著傾盆大雨率師部及直屬部隊,向東南轉移。晚10時左右,來到一個小村莊,官兵由于連續轉移疲憊不堪,方叔洪命令部隊就地休息。剛休息到翌日晨5時許,北山上的崗哨遭到敵人的進攻。方叔洪知道敵人已追上來,便指揮僅有的一個特務連,一個騎兵連,加上一個工兵營,掩護著師部上百名武裝人員和一個通訊兵營轉移。部隊沿山溝向東南才走了3公里左右,在一條峽谷里又與大股日軍迎頭相遇,激戰中,方叔洪頭部、腰部中彈數處,為不拖累士兵,不落入日軍魔爪,他舉槍以身殉國。

  相關新聞 

  方叔洪:抗戰初期犧牲的最年輕將官 

  方叔洪烈士是山東濟南人。畢業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后去法國慕漠尼航空學校學習,去德國學習炮兵技術。1931年回國到19路軍效力,參加“一·二八”淞滬抗戰。

  方叔洪:血戰魯南被包圍后自殺殉國 

  1939年6月25日晨,方叔洪獲悉太平官莊被我軍包圍之敵有突圍跡象,認為殲敵時機已到,即嚴令69團務必完成殲敵任務,并親自到達老洼子督戰。六時許,太平官莊之敵向俊家場方向潰退。此時,彭家場附近以及馮家場、公家場、閆家場等地均布滿前來救應的日軍,并集中火力向方叔洪部進行射擊,包圍了直屬部隊。我軍將士與數倍于我的日寇展開血戰,激戰了三小時余,我官兵傷亡過半,方叔洪本人頭部、腰部中彈多處。敵人包圍圈逐漸縮小,日軍向他步步逼進,突圍已經絕望,為了不落入敵人魔掌,方叔洪用自佩的六輪手槍,向已負重傷的頭部補射一槍,壯烈殉國,時年僅31歲。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徐坤杰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strike id="nbhdb"></strike>
<noframes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em>

<noframes id="nbhdb"><form id="nbhdb"><th id="nbhdb"></th></form>

<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