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魯西抗日根據地的光輝戰斗歷程

              2015-05-29 20:04: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魯西抗日根據地的光輝戰斗歷程

                侯存明

                山東西部地區的抗日戰爭,經歷了以“抗日救亡”為號召,廣泛動員群眾,組建抗日武裝,開展游擊戰爭的初期階段;八路軍主力挺進魯西,打開局面,創建抗日根據地的大發展階段;再到日軍重點進“剿”我抗日根據地和國民黨頑固派的連續進攻,是我八年抗戰中最困難的時期;經過采取一系列正確方針和斗爭策略,咬緊牙關,度過黎明前的黑暗,保存和發展了抗日力量,堅持和鞏固了抗日根據地;然后由防御轉向進攻,再由局部反攻到全面大反攻,最終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勝利。我根據地軍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經歷了一個艱難曲折的斗爭過程,展現出一幅威武雄壯的歷史畫卷。

                一

                這里所說的魯西,是指山東省津浦鐵路以西地區,這里的農民素有反抗壓迫、反對強暴的傳統,歷史上的農民起義領袖黃巢、家喻戶曉的梁山英雄,就出現在魯西大地。

                1921年7月1日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后,受濟南、徐州、開封等周圍大城市的影響,先后在城市和農村建立了黨的組織,向群眾宣傳黨的主張,發動農民和貧民抗捐抗稅,提出打倒土豪劣紳、實現“耕者有其田”的口號。1927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事變之后,在全國革命轉入低潮的時候,處于地下狀態的中共魯西北地區①黨組織領導發動:“陵縣暴動”、“坡里教堂”武裝起義和“谷官屯”農民暴動。在泰西、湖西和魯西南地區②也都建立了黨的組織,宣傳群眾,領導人民進行各種形式的斗爭。這些斗爭雖然遭到新舊軍閥的殘酷鎮壓,黨組織一次次被破壞,但是黨的組織仍然存在,而且始終沒有放棄斗爭,他們為迎接新的歷史任務奠定了一定的組織基礎和思想基礎。

                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爆發,山東西部各地黨組織響應中共中央和北方局的號召,積極恢復和發展黨員,廣泛發動和組織群眾,開展抗日救亡運動,建立抗日武裝,開展敵后游擊戰爭。在魯西北,中共魯西北特委與國民黨山東省第六區專員范筑先親密合作,建立了全國注目的魯西北抗日游擊根據地。后范筑先為國捐軀,其部下的反共頑固派自立山頭,將攻擊矛頭指向共產黨直接領導的抗日武裝。我黨領導的部隊和跟隨我黨的其它抗日武裝,繼承聯合抗日的事業,組成筑先縱隊,在極端艱苦的條件下繼續堅持抗日游擊戰爭。在泰西,當地黨組織發動武裝起義,組織多支抗日武裝,獨立開展抗日游擊戰爭。在湖西和魯西南,共產黨組織一面動員群眾,建立武裝,開展游擊戰爭;一面同留在敵后的國民黨地方政府和武裝力量,建立統一戰線,同時對其中的反共頑固派進行有理有節的斗爭,推動抗日斗爭的開展。

                綜觀這一階段魯西的局面,黨的組織有了較大的恢復和發展,各地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拉起了抗日隊伍,廣泛動員了民眾,有些地方還建立了抗日政權和半政權性質的民眾抗日動員委員會,開辟了一定的活動區域。但是,我黨領導的由農民剛剛組建起來的武裝力量,由于武器短缺和陳舊,又缺乏訓練和作戰經驗,所以戰斗力還不強,在日偽軍和國民黨頑軍的夾擊下,處于被動和困難的境地,活動區域時大時小,極不穩定。

                二

                從1938年上半年開始,八路軍主力奉中共中央軍委的命令,陸續由晉西北向冀魯豫平原挺進。從1938年1月初至1939年3月,第129師和第115師主力,先后分多批到達魯西北、泰西、湖西、魯西南及周邊地區。八路軍主力是以老紅軍為基礎組建的,他們百煉成鋼,英勇善戰,到達魯西平原伊始,即連續進行了香城固、陸房和梁山等戰斗,重創日軍。其中的梁山伏擊戰,擊斃日軍少佐大隊長以下300余人,俘日軍24人,繳炮3門,機槍15挺,創造了在敵我兵力相等而我裝備處于劣勢的條件下,全殲日軍一個大隊的模范戰例,受到八路軍總部的表揚。我軍連戰皆捷,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挫傷了敵人的銳氣,極大地振奮了魯西軍民的抗日斗志。

                向敵人發起攻擊

                八路軍既是威武之師,又是文明之師。八路軍嚴格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對老百姓說話和氣,不打人,不罵人,不調戲侮辱婦女,買賣公平,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損壞東西賠償,而且為群眾打水、掃地、劈柴等。這些讓人民看到一支從來沒有見到和聽到過的文明軍隊,一下拉近了軍隊和老百姓的距離。歷史上是聞兵色變,現在是親如一家,群眾把八路軍看成真正自己的軍隊,他們熱情慰問、支援八路軍,送子弟參加八路軍。

                尤其重要的是,八路軍主力的到來,帶來了黨中央的指示精神和建軍、建政、創建根據地的寶貴經驗。1938年年底,第129師師長劉伯承、政治委員鄧小平率該師第386旅主力和先遣支隊一部,進至冀南、魯西北地區,召開兩地區軍政干部會議,傳達中央會議精神,確定依靠群眾,依靠農村,鞏固冀南和創建魯西北抗日根據地的方針。會后,組建先遣縱隊統一指揮已到達魯西北地區的各部隊,以堅持魯西北地區的斗爭。1939年3月,第115師政治委員羅榮桓、代師長陳光率師直屬隊和第343旅第686團等部抵達魯西。羅榮桓多次強調要創建抗日根據地,就要重視群眾工作,將農民發動起來,成立農民協會,有了群眾基礎,一切事情就好辦了。他還一再強調要建立各級政權,通過政權系統籌集糧款,保證供給。之后,在東平湖內小安山召開的魯西軍政委員會上,根據第115師到來后的斗爭實踐,羅榮桓著重指出:平原雖無山地作屏障,但有成千上萬的民眾,成為抵抗日本侵略者的人山人海,形成一道堅不可摧的銅墻鐵壁;只要堅決發動群眾,依靠群眾,改造地形,創建和堅持平原抗日根據地是完全可能的。會議據此做出創建魯西平原抗日根據地的決定。根據會議精神,第115師獨立旅旅長楊勇和魯西區黨委負責同志,在運西③地區。依靠建立起來的鄉村政權,在解決軍用民食的同時,廣泛發動群眾進行破路,改造地形,這既可以阻斷敵人的汽車通行,又便于抗日軍民利用路溝隱蔽轉移,開展游擊戰爭。1939年1月15日,中共魯西區黨委成立,張霖之任書記,統一領導魯西北、運西、泰西三個特委(不久,特委改稱地委)。同年8月,魯西軍區成立,第115師獨立旅旅長楊勇任魯西軍區司令員(后肖華率領的東進抗日挺進縱隊由冀魯邊進入魯西,與獨立旅合并,恢復第343旅番號,肖華任第343旅政治委員兼魯西軍區司令員,楊勇任第343旅旅長兼魯西軍區副司令員)。1940年4月15日;魯西地區在先后成立30個縣一級政權單位的基礎上,召開各界代表大會,決定將魯西北、泰西兩個行政委員會合并,成立魯西行政主任公署,選舉肖華為主任。

                在此期間,八路軍第115師第343旅第685團,于1938年下旬到達湖西地區的豐(縣)單(縣)邊,奉總部命令改稱蘇魯豫支隊。此時,我當地黨政機關和地方武裝正面臨多股偽軍在日軍支持下的大舉進攻。蘇魯豫支隊對嚴重危害湖西地區的三股較大的偽軍力量,連番出擊,首殲漢奸王獻臣部,接著摧垮驅逐偽軍金嘯虎部,在我軍聲威下爭取偽軍籍興科部反正,剩下的少數日偽軍被我圍困在豐、沛縣城內。之后,蘇魯豫支隊又挺進到單縣以南、碭山以北、曹縣以東地帶,在當地黨組織的配合下,以摧枯拉朽之勢,將豐縣、沛縣、銅山、金鄉、單縣、碭山的偽軍和維持會大部肅清,并掃除部分反動武裝和危害群眾的土匪武裝。在3個月的時間內,蘇魯豫支隊在地方武裝配合下,作戰20余次,并打退日軍的一次大的“掃蕩”,開辟并擴大了湖西抗日根據地,原先的蘇魯豫特委改組為蘇魯豫區黨委,所轄地區擴大到隴海鐵路南北的蘇北、皖北各縣。但是,正當蘇魯豫抗日根據地蓬勃發展之際,親痛仇快的內部“肅托”事件發生了,各級領導干部大部被捕殺,各級黨組織一度陷于癱瘓,全區黨員由上萬人急劇下降到幾千人,各級群眾組織幾乎全部解體,主力部隊減員近1000人,地方部隊幾乎全部垮臺。日偽軍乘機對我根據地進行“掃蕩”,使原為我控制的一些地區或偽化,或為國民黨地方頑固軍隊所侵占,我活動區域縮小到以單縣為中心的一小塊地區。1940年3月,中共中央山東分局決定,撤消蘇魯豫區黨委,在原蘇魯豫邊區的潮西地區建立湖西地委,劃歸魯西區黨委領導。

                在魯西南地區,八路軍第115師第344旅代旅長楊得志、政治部主任崔田民率旅直屬部隊,于1938年12月中旬到達直南、豫北地區④,與前期到此的該旅部隊以及活動在當地的游擊隊會合,整編為冀魯豫支隊,以直南為依托,南渡黃河,開辟魯西南地區。冀魯豫支隊先后在金鄉和曹東南兩地重創日軍,接著又兩次粉碎日偽軍大規?!皰呤帯???傆嬕荒陙?,冀魯豫支隊共對敵進行大小戰斗101次,斃傷日軍684名,偽軍1375名,繳炮10門,輕重機槍65挺,步手槍等1925支。同時,還驅逐了暗通日偽、專事襲擊我地方武裝和黨政人員的國民黨地方頑雜軍。在鞏固直南、豫北地區的同時,開辟了縱橫百里的魯西南抗日根據地。原受蘇魯豫區黨委領導的魯西南地委,與受冀南區黨委領導的直南、豫北兩地委,合組為冀魯豫區黨委,先后由王從吾、張璽任書記;并成立冀魯豫軍區,先后由黃克誠、楊得志任司令員。(后習稱這時的冀魯豫為“小冀魯豫”)

                至此,魯西抗日根據地和魯西南所在的冀魯豫抗日根據地正式形成,兩地各建立了區黨委和軍區。在魯西還建立了魯西行政公署,在冀魯豫則分設了3個專員公署。兩個地區的工農青婦群眾救國會和民兵組織也都廣泛建立起來。以合理負擔和減租減息為主要內容的民主民生改革也開始在各地農村進行。

                三

                進入1940年,日本侵略軍停止對正面戰場國民黨軍的戰略進攻,逐漸將主要兵力轉向敵后戰場,開始對我華北各個抗日根據地進行大規橫“掃蕩”。1940年2月10日,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關于戰略任務的指示中,明確指出當前八路軍的戰略任務是:粉碎敵人的“掃蕩”,堅持游擊戰爭,打退一切投降派和頑固派的進攻,鞏固華北抗日根據地,并在鞏固中求發展。此后,日本華北方面軍實施第一期“治安肅正”計劃,魯西和冀魯豫這兩塊抗日根據地的中心區,成為日軍“掃蕩”的重點地區。1940年7月21日,中共中央北方局給魯西區黨委發出指示信,指出:魯西是聯系華北與山東根據地的樞紐,是戰略上有非常重大意義的地區,我黨我軍必須經??刂?,使之成為鞏固的根據地,以打破日軍和頑固分子阻斷我華北與山東、華中聯系的企圖。7月24日,朱德、彭德懷也寫信給肖華、楊勇和魯西軍政委員會,對加強軍隊建設,培養干部,建立鞏固的抗日根據地和建立民兵制度、健全軍區工作等,做了詳盡指示。我抗日根據地軍民根據這些指示精神,一面進行整軍,一面開展交通破擊戰,做好反“掃蕩”斗爭的準備。在冀魯豫抗日根據地軍民粉碎日軍8000余人對中心區(沙區)的殘酷“掃蕩”之后,魯西地區又粉碎日軍對湖西等地區的“掃蕩”。日軍的連續“掃蕩”,加上國民黨頑固派加緊制造摩擦和向我進攻,以及各地反動會道門暴亂,使我黨政機關和地方武裝遭受嚴重損失,我控制區域縮小三分之二,這是我抗日根據地開始進入困難時期的一年。

                1941年至1942年,全國抗戰形勢進一步惡化。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后,日軍為了放手南進,穩定在中國的戰局,對國民黨改采以政治誘降為主、軍事打擊為輔的方針,更加注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作戰,瘋狂地進攻八路軍、新四軍和敵后抗日根據地,實行所謂軍事、政治、經濟、文化“總力戰”的方針,從1941年春到1942年冬連續推行五次“強化治安運動”,日軍所到之處,實行燒光、殺光、搶光的“三光”政策,企圖摧毀我抗日根據地軍民的生存條件。在軍事上,日軍一邊集中兵力采取遠途奔襲、鐵壁合圍、拉網“清剿”等戰術,企圖消滅我黨政軍領導機關和主力部隊;一邊在我根據地周圍修筑公路,便于其兵力行進、機動,同時挖掘封鎖溝,并沿溝修筑據點和碉堡,以阻斷我部隊向敵占區滲透,進而向我根據地進行襲擾、蠶食,逐步推進,壓縮我活動范圍。在經濟上實行封鎖,嚴禁敵占城鎮物資流向根據地,企圖困死我根據地軍民。敵人的頻繁“掃蕩”和蠶食,使我根據地和游擊區域進一步縮小,一些根據地變成游擊區,一些游擊區變成敵占區,形勢十分嚴峻。這時,國民黨在正面戰場上的壓力減輕,即變本加厲地推行其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反動政策。從1941年1月開始,蔣介石除制造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之外,更命令其在華北敵后的軍隊,輪番進攻我抗日根據地;并在“曲線救國”的托詞下,指使它的某些部隊暗通日偽或公開投敵充當偽軍,配合日軍向八路軍進攻,使我腹背受敵,更加重了共產黨、八路軍堅持敵后抗戰的困難,再加上1941年前后根據地持續的旱災,又使我抗日軍民經受著極其嚴重的經濟困難。

                在此極端嚴峻的形勢下,黨中央發出了“咬緊牙關,度過黎明前的黑暗”的號召。為了統一對敵斗爭力量,以利堅持長期抗戰,經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軍總部批準,1941年7月1日,魯西和冀魯豫兩區合并,建立統一的冀魯豫區黨委、冀魯豫軍區和冀魯豫行署(后習稱“中冀魯豫”)。區黨委書記張霖之,副書記張璽;兩區所屬部隊統一編為八路軍第二縱隊,楊得志任縱隊司令員員,楊勇任副司令員,崔田民任軍區司令員,蘇振華任縱隊政治委員兼軍區政治委員。9月初,邊區各界代表開會決定成立合并后的行政主任公署,選舉晃哲甫為主任。合并后的冀魯豫抗日根據地黨政軍領導機關,遵照中共中央和北方局的指示,轉變工作方針和斗爭策略,以克服嚴重困難,堅持和鞏固敵后抗日根據地。其主要措施有:

                一、實行黨的一元化領導,軍隊主要領導同志參加同級黨委,由黨委統一對黨政軍民的領導。實行精兵簡政,節約開支,減輕農民負擔;同時在條件允許的地方,自己動手,發展生產,爭取生活物質部分自給。進行整風學習,克服以主觀主義為核心的教條主義和經驗主義,倡導實事求是、調查研究、從實際出發的作風和群眾路線,以提高應對困難局面的能力。

                二、實行主力部隊地方化,設立軍區、軍分區和縣大隊、區隊及民兵組織,實行主力部隊、縣區武裝和民兵相結合的武裝體制。采取“敵進我進”方針,主力部隊軍隊實行分散與集中相結合,以分散對付日軍,“掃蕩”,組建小部隊進入接敵區和敵占區,襲擊敵人后方,以策應根據地的反“掃蕩”;以集中反擊大股偽軍蠶食和頑軍的進攻。配合軍事進攻,開展政治攻勢,瓦解偽軍偽組織,爭取他們“身在曹營心在漢”,為我們提供情報,掩護我人員,在時機成熟時把敵人的據點變成我們的“地下堡壘”;在無法做這一點時,至少爭取他們“中立”,不主動向我進攻。對頑軍,我們也積極做工作,說服他們停止同室操戈,變積極反共為消極應付,進而達到互不進犯,使我能夠集中力量對日偽軍作戰。

                普遍開展減租減息斗爭

                三、根據中共中央北方局的指示,在農村普遍實行以減租減息為主要內容的民主民生改革,在不損害地主階級基本利益的原則下,以減輕對貧雇農和其他貧困農民的剝削;適當改善他們的物質生活,提高其抗日的積極性,并通過基層民主選舉,增強其當家作主的主人翁感。減租減息的工作,有些地方很早就開始做了,但在全區來說,還不夠普遍、深入,沒有把它放到根據地建設的中心位置上。1942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華中局書記劉少奇,從中共中央山東分局返回延安途中,經過湖西地委到達冀魯豫區黨委所在地,對邊區發動群眾的工作和對敵斗爭策略問題作了重要指示。他把認真實行減租減息看成堅持和鞏固抗日根據地、不被敵人擠垮的根本一環。稍后,冀魯豫區黨委召開邊區高干會議,根據劉少奇和北方局的指示,進一步明確了扭轉嚴重形勢、鞏固根據地的正確方針和斗爭策略。會后,區黨委下大力氣領導民主民生運動,深入發動群眾。年底,邊區經過一年的民主民生運動,基本群眾發動起來了,他們的生活得到初步改善,政治地位也有了提高。通過群眾運動,培養了一批積極分子,黨組織適時吸收其中的優秀分子到黨內來,發展鞏固黨的基層組織。在此基礎上,實行民主建政,以民主推選的方法改選村長,建立村政委員會,制定初步的民主制度。通過民主民生運動和民主建政,不但極大地鞏固了抗日根據地,還為更大范圍的新政權建設積累了經驗。

                四

                到了1944年,國際國內反法西斯戰爭形勢發生有利于我的重大變化。隨著蘇聯紅軍取得斯大林格勒保衛戰的重大勝利而開始戰略大反攻和英美開辟歐洲第二戰場,德國法西斯已處在崩潰之中。在太平洋戰場,美國軍隊把戰線推進到距日本國本土更近的海域。華北敵后戰場也隨著出現了空前有利的局面。日本侵略者為挽救其在太平洋戰場上的失利,決定打通從中國的東北直到越南的大陸交通線,先后從華北、華中抽走大量兵力。日軍用于這一地區的兵力顯著減少,戰斗力大大削弱。在此地區雖然尚有15萬偽軍,但由于經常處于我軍強大的政治攻勢和不斷的軍事打擊之下,軍心動蕩,士氣低落。而我冀魯豫區廣大軍民經過1941年到1943年的反“掃蕩”、反“清剿”、反“蠶食”的艱苦斗爭,根據地已得到初步恢復、鞏固和發展。整風學習的進行,提高了領導成員的政治思想水平和駕馭復雜環境的能力。民主民生運動的廣泛深入開展,激發了廣大農民群眾抗日和生產的積極性,加上生產救災工作的勝利進行,克服了經濟上嚴重困難,增強了支援抗日游擊戰爭的物質基礎。這些都顯著地改善了冀魯豫邊區對敵斗爭的條件。

                但是,這時冀南區和冀魯豫區相比,冀南區的敵情要嚴重得多。為了適應南緩北緊的形勢,統一和增強對敵斗爭力量,1943年11月,中共中央決定成立中共中央冀魯豫分局(通稱平原分局),書記黃敬,統一領導冀南、冀魯豫兩區工作(后習稱“大冀魯豫”)。成立新的冀魯豫軍區和統一的冀魯豫行署,軍區司令員宋任窮,副司令員王宏坤、楊勇;行署主任孟夫唐。兩區合并后,根據黨中央制定的十大政策和中共中央北方局關于“團結全華北人民克服一切困難,堅持敵后抗戰,準備反攻,迎接勝利”的方針,冀魯豫邊區軍民在分局的領導下,對日偽軍展開攻勢作戰,逐步由以游擊戰為主轉為以運動戰為主,由較小規模的攻勢作戰發展為全區規模的攻勢作戰,進一步恢復和擴大抗日根據地。在地方和部隊領導干部中深入開展整風學習;進一步轉變黨的作風,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同時繼續開展大生產運動,為部隊作戰提供物資保證;繼續廣泛入開展民主民生運動,在運動中發展黨組織,改造村政權,組織民兵和健全各種群眾組織,進一步鞏固抗日根據地。

                從1944年春季開始,在粉碎日偽軍對我抗日根據地的最后一次規模不大的“掃蕩”之后,敵人再也無力向我發動進攻。而我全區部隊則以軍分區為單位,連續向日偽軍發起戰斗、戰役攻勢。首先掃除根據地周圍的碉堡、據點,填平封鎖溝,繼而向據守城鎮的日偽軍發起進攻,在消滅敵人大批有生力量的情況下,打通了各根據地內部的間隔和各個根據地之間的聯系。進入1945年,根據毛澤東在《一九四五年的任務》的演說中“擴大解放區,縮小敵占區”、“把一切守備薄弱,在我現有條件不可能攻克的淪陷區,全部化為解放區”的號召,冀魯豫分局和軍區決定于1945年春、夏,對邊區日偽軍盤踞的城鎮和據點繼續發動攻勢作戰,連續攻克南樂、東平、陽谷等縣城,鄰近的堂邑、巨鹿、廣宗、館陶縣城亦為我收復。至此,冀魯豫邊區第一、四、七、八分區間,除聊城至臨清一線尚為日偽軍盤踞外,其余廣大地區已連成一片。并且擴大了隴海鐵路南原有的水東地區(5),開辟了水西地區。與此同時,根據中共中央《關于城市工作的指示》,我敵工部門加強了城市和交通要道的工作,為戰略反攻做準備。

                1945年5月9日,德國無條件投降,歐戰結束。8月6日和9日,美國先后在日本廣島、長崎投下兩顆原子彈。8月8日蘇聯對日宣戰。8月9日,毛澤東發表《對日寇的最后一戰》的聲明,號召中國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舉行全國規模的反攻。要求“八路軍、新四軍及其他人民軍隊,應在一切可能條件下,對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實行廣泛的進攻?!奔紧斣ボ妳^組成南、北、中共三路反攻大軍,向日偽軍發動全面進攻。日本于8月14日宣布無條件投降,但由于美、蔣、日、偽合流,阻止日軍向我軍投降,且日軍逐漸集中到大城市,因此,我軍每攻一地,均遭到日偽軍的頑強抵抗。為保存有生力量,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指示:“除個別地點仍可占領外,一般應以相當兵力威脅大城市及要道,使敵偽向大中城市及要道集中,而以必要兵力著重于奪取中小城市及廣大農村”,鞏固擴大解放區,并注意發動群眾,組訓部隊,準備應付新局面。冀魯豫軍區重新調整部署,我三路大軍分別向盤踞我各塊根據地之間和根據地周邊中小城市的日偽軍,發動猛烈進攻。經過一個半月的反攻作戰,冀魯豫地區除兗州、濟寧、菏澤、聊城等少數縣城尚為敵人盤踞外,東起津浦鐵路,西至平漢鐵路,縱橫千里的廣大地區已為我控制。在反攻作戰中,冀魯豫區的武裝力量有了迅速的發展,成千上萬的民兵升級為地方兵團,不少的縣大隊、區隊升級為主力兵團,全區地方武裝和主力兵團由原來的4萬多人,增加到10萬多人。

                五

                在八年抗日戰爭中,全區軍民蒙受重大損失,其中除物資方面的巨大損失之外,被敵人殺死、敵特暗害、敵人制造的災害致病、致餓而死、流亡失蹤、被抓壯丁長期未回者,共133萬余人;遭敵槍傷、拷打致殘者共113萬余人。無數革命先烈為了民族的獨立和人民的解放,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在八年抗日戰爭中,邊區軍民英勇作戰,不僅牽制和消耗日偽軍數萬兵力,消滅大批日偽軍,打退國民黨頑固派與自偽軍的夾擊,創建和發展了一支包括主力兵團和地方部隊在內的10萬余人的人民軍隊,還有更多的人民武裝執行者配合主力作戰和保衛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雙重任務。這支軍隊從人民中產生,又不斷從人民中獲得補充。它有很高的政治覺悟和嚴明的紀律,受到人民的熱愛,是一支戰斗力很強的真正的人民軍隊。這支隊伍配合各兄弟部隊最終打敗日本侵略者,并在以后捍衛抗戰勝利果實、將革命進行到底的神圣事業中,做出重大貢獻。

                冀魯豫區人民經過八年抗戰的洗禮,特別是經過深入開展以減租減息為主要內容的民主民生運動,經濟上有了改善,政治上翻了身,政治覺悟和精神面貌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他們組織起來,形成在農村占居優勢的政治力量,是人民軍隊取之不盡的人力、物力的源泉和強大的后盾。

                在八年抗戰中,創建了一個鞏固的抗日根據地,在根據地內建立了人民自己的政權。這個政權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聯系群眾,廉潔奉公,深得人民的擁護。在共產黨和人民政權的領導組織下,發展了經濟,創辦和發展了新型的國民教育和社會教育以及其它文化事業。根據地各項事業欣欣向榮,社會秩序井然有序,它同各抗日根據地一起成為獨立、自由、幸福的新民主主義國家的雛型。黨和軍隊依托這塊根據地在打敗日本侵略者之后,擊退了國民黨反動派軍隊的進攻,并在以后成為人民解放戰爭的重要戰場。

                經過八年抗戰,邊區黨由抗戰前期的大發展,到困難時期的縮小再到新時期的發展、壯大,這中間有許多優秀的共產黨員犧牲了,也有一些黨員經不起考驗離開黨的隊伍,或脫離黨、脫離革命,使黨員的數量有所減少,但保留下來的黨員經過艱苦復雜的抗日戰爭的嚴峻考驗,更堅強了,黨員隊伍的質量提高了,同時在斗爭中又有更多的先進分子補充到黨的隊伍中來,使冀魯豫區的黨發展成為一支強大的、有戰斗力的領導力量,成為偉大的中國共產黨的一個組成部分。

                組織農民利用冬閑學文化

                六

                抗日戰爭已經過去60多年了,但我們仍然會想到那個時期,會留戀那個時期的許多東西??谷諔馉幨侵袊嗣穹磳ν庾迩致杂蓪颐蓯u辱到取得完全勝利的偉大轉折,是中國人民由黑暗走向光明、走向復興的偉大起點,也是中國共產黨進一步走向成熟的一個重要時期,是中國共產黨最輝煌的時期之一。中國共產黨在團結各族人民,戰勝日本侵略者、創建根據地的過程中,鍛煉和發展了黨,壯大了在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啟發和團結了廣大的人民群眾,同時還取得了建設國家的寶貴經驗,創造了豐富的精神財富。這些精神財富,直到今天仍然熠熠生輝,顯示著它的旺盛生命力。

                共產黨員崇高的理想、堅定的信念,讓他們在任何艱難險阻的形勢下,不退縮、不彎腰,勇往直前,為了國家和人民的利益,視死如歸。在艱險的戰爭環境中,不為敵人的利誘所惑,不為糖衣炮彈所動。在勝利時,不忘乎所以,不居功自傲,不向組織伸手要名要利要權;在遇挫折時,不悲觀失望,不互相埋怨、互相拆臺而使組織分崩離析。在黨組織內部,上下關系、同志與同志關系,從總體上說,生動活潑,和諧融洽,坦誠相處,親密無間,既有互相幫助,也有互相監督。下級對上級既有尊重,又能坦誠建言,相互交心,當然也有例外,每當搞政治運動的時候,往往出現極左,使黨內關系失去常態,湖西“肅托”就是一個極端的例子,這是我們應該牢記的沉痛教訓。但是,瑕不掩瑜,應該說抗日戰爭時期的黨風是我黨歷史上最好的時期之一。全黨既有統一的意志、統一的紀律,各地方黨組織又能從當地實際出發,比較能夠做到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從而形成一個緊密團結、有蓬勃生機、有戰斗力的統一整體。

                我們的黨和軍隊堅持馬克思主義與革命實踐相結合的毛澤東思想,善于從當時當地的敵情、我情和社情出發,裁定正確的戰略和策略。例如在軍事上,隨著敵后戰場的擴大,我軍由山地游擊戰向平原游擊戰的發展;主力部隊地方化,實行敵進我進、分散與集中相結合的方針等。在社會政策上,由內戰時期的打土豪分田地、消滅地主階級,到抗日戰爭時期實行不損傷地主階級基本利益的減租減息。在根據地政權建設上,實行共產黨員、左派進步分子、中間分子及其他分子大體各占三分之一的“三三制”原則。在沒有任何黃金和外幣儲備的情況下,根據地內成功地發行流通貨幣。如此等等,顯示出黨和軍隊可貴的首創精神。

                黨和軍隊同人民群眾打成一片,同呼吸、共命運,形同魚水。八路軍戰士為了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可以毫不猶豫地獻出自己的生命;而人民群眾為了掩護黨政干部和八路軍戰士,不惜犧牲自己親人的性命,涌現出多少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在敵我激烈對立的戰爭環境中,由于人民群眾的普遍掩護,根據地內能夠保持良好的社會秩序,真正做到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至于黨政軍干部在廉潔自律方面,更堪稱表率。當然,黨的隊伍和革命隊伍并非一塵不染、鐵板一塊,黨和革命隊伍中也有叛徒,也有落伍者。但這種人是極少數、極個別的。這首先是因為在那個年代參加黨和革命隊伍的人,絕大多數都抱有革命的理想和為革命獻身的精神準備。他們一不為升官,二不為發財、享受,所以,他們既不怕槍彈,也不怕糖彈。其次,黨組織對黨員的教育和監督抓得很緊,發現問題及時解決,不回避、遷就、姑息。再就是黨員自覺嚴格要求自己,隨時以黨員的標準對照自己。這種上下左右的監督和自我嚴格要求,防微杜漸,使黨的優良作風得以長久保持。

                現實脫胎于歷史。中國共產黨倡導馬克恩主義理論與中國的實際情況相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包括中國的歷史和現狀。因此,中國共產黨和八路軍以及敵后抗日根據地人民,在抗日戰爭中所表現出來的崇高品德,以及他們所制定并成功執行的正確路線、方針、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說,也是對中國優良傳統和歷史經驗的繼承和發揚。同樣,今天我們黨中央所總結和概括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也包含了對包括抗日戰爭時期在內的中國革命歷史經驗的繼承和發揚。歷史上正反兩方面的經驗,對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于改革開放,對于形成和弘揚社會主義價值觀,都有借鑒和促進作用。歷史研究的社會功能和持久生命力就在于此。我們對魯西抗日根據地史的研究,是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民主義革命史的研究的一個組成部分,深入解剖一塊抗日根據地的方方面面,可以更具體地了解和體會那個歷史階段的偉大革命實踐,發揮資政育人的功能。

                建國伊始,黨和軍隊就著手黨史軍史的研究。改革開放之后,各級都成立了黨史和軍史研究的專門機構,廣泛搜集資料,編印大量出版物,碩果累累。歷史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精神寶庫,有許多工作要繼續做,而且常做常新。有些資料還需要搶救,特別是親歷者的口頭資料。有許多問題還有待做進一步研究,而且要立足于改革開放、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現實,以更廣闊的視野,審視那時的人和事,更準確、更科學、更深入、更全面地總結歷史經驗,認識和傳承優良轉統,以冀對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有所補益。

                注釋:

               ?、龠@里所說的魯西北地區系指山東省第六區所轄聊城、莘縣、唐邑、冠縣、陽谷、朝城、觀城、濮縣、范縣、壽張、茌平、博平等12縣和第四區所轄臨清、丘縣、館陶、恩縣、武城、夏津、禹城、平原、高唐、清平等10縣。

               ?、谶@里所說的泰西地區系指津浦鐵路泰安段以西、黃河以南、汶上和寧陽以北地區,包括泰安西部和肥城、長清、平陰、東平、東阿、汶上、寧陽等縣。

                這里所說的湖西系指微山、昭陽、獨山、南陽四湖以西的蘇魯豫皖四省交界處,山東省所屬的金鄉、魚臺、嘉祥、單縣、巨(野)南、成武;江蘇省所屬的豐縣、沛縣、銅(山)北;安徽省所屬的蕭(縣)北、碭(山)北;河南省所屬的虞城等。

                這里所說的魯西南地區的范圍包括:曹縣、定陶兩縣全部和菏澤南部,原屬河北省的東明和河南省的東垣、考城縣的東部,南抵隴海鐵路。

               ?、圻\西地區系指京杭運河以西,以山東鄆城為中心的鄄城、巨野、菏澤(西部)、嘉祥、濮縣(南部)、汶上(西部)、東平(西部)、壽張(南部)一帶。

               ?、苤蹦?,指原直隸省南部地區,其范圍大體是河北省邢臺以南,黃河以北平漢鐵路兩側的原大名府和順德府所屬地區。

                這里所說的豫北,指河南省北部原彰德府(今安陽)所屬的安陽、磁縣、臨漳、滑縣、內黃等縣。

               ?、菟畺|,泛指河南省東部的瞧縣、杞縣、太康、通許、尉氏、扶溝、西華、淮陽、柘城、寧陵這一地區。1938年6月蔣介石炸開黃河花園口大堤,黃河改道流向淮河,因該地區位于黃河以東,故稱水東。下文中的水西,也由此而來。

               ?。ㄗ髡呦蒂F州省委黨史研究室原主任)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魏鵬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