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1j55"></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我在茌平縣工作的十年

            2015-05-29 20:30:00來源:大眾網作者:

              我在茌平縣工作的十年

              張化夷口述 楊志高整理

              編者按:張化夷曾任茌平縣縣長,于1945年調離茌平,先后在冀魯豫行署、晉冀豫邊區政府、華北人民政府工作。新中國成立后,在農業部工作。1984年12月離休。此文由楊志高于1986年11月根據同年5月張化夷口述整理,本期刊登作了刪節。

              1904年我生在山東茌平一個貧苦農民家庭。自幼務農,后在共產黨員劉文雅、劉善元等同志的影響下,于1934年1月參加革命工作,同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此后10年,一直戰斗在魯西北這片土地上。

              “鞭炮”點起星星火,一聲“亮團”顯神威

              自明末清初以來,茌博聊368個村莊,形成了一個以鞭炮生意為交易中心的集市--店子街。遠近的農民每年秋后,以制造鞭炮為副業,產品遠銷濮范觀、沂蒙山區、南宮冀州、占化、利津等地,生意還算興隆。

              于是,當局在店子街設立了硝磺局、鞭炮捐稅局,加上自明清沿襲下來的鹽店,在店子街橫征暴斂,搜刮百姓。店子街生意日漸蕭條,老百姓怨聲載道。

              1928年,北大學生劉文雅(共產黨員)利用寒假回鄉做黨的工作,了解到原有“日進斗金”之稱的店子街因當局強取豪奪,生意請淡,窮人吃虧,群眾中蘊藏著強烈的反抗情緒。

              黨組織開始把注意力放在店子街的抗捐減稅斗爭上。1929年始,共產黨員劉善元公開露面,斗爭很堅決,很勇敢,抗捐減稅斗爭取得部分勝利,在群眾中有威信。

              1931年,國民政府把善元抓了起來,用刑訊逼他供出是不是共產黨。他寧死不吐真情,后經劉文雅多方營救于1932年出獄。善元出獄后,繼續斗爭,翌年又被捕入獄,受盡酷刑。這時敵人認定他是共產黨員,同時也追捕劉文雅。

              1933年,文雅到聊城二中當教員,就把我當作培養對象。

              我和文雅幼時曾在同村念書,長大后也常有來往。這時,他開始給我講“九·一八”,講國民黨不抗日卻對老百姓如狼如虎。我問怎么辦?文雅斬釘截鐵地說:“把群眾發動組織起來,同他們斗爭!”我們有時徹夜長談。從這時開始,我知道中國有個朱德、毛澤東,開始認識共產黨。

              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之后,劉文雅向大家談了組織起來,抗捐抗稅的想法。我很贊成他的想法,并表示要積極參加。1934年1月,文雅確定我代替劉善元的工作。經過一段實際工作的考驗,由劉文雅介紹,我于1934年3月8日正式成為共產黨員。

              這年春,文雅與我會面10余次,主要研究成立鞭炮工會與組織發展問題。文雅還告誡我:一要接受劉善元身陷囫圇、斗爭受阻的教訓;二要組織隊伍,撿起武裝;三要單線聯系,盡量避免暴露。特別指示要注意抓民團武裝。我都一一照辦了。

              這期間,張霖之同志還來過兩次,直接組織領導群眾斗爭。

              斗爭的第一個回合,是掌握鄉政權和民團武裝,為創建鞭炮工會準備條件。當時茌平縣的鄉政權被一些貪官污吏控制,他們掌握民團武裝,欺壓民眾,魚肉鄉里,民憤很大。在張霖之、文雅的領導下,我聯絡各鄉黨的積極分子開展斗爭。主要參加者有韓度泗、韓鹿林,張道、張南湖、李玉惠、竇立新,于壽亭、王宜齋、許兆乾、李警雁、杜春陽等人。

              這年夏天,我出任忠信鄉鄉長兼民團團長,遂以防匪聯防保家為由,將以店子街為中心的各鄉鄉政權、民團武裝、470多支槍,全數控制到我黨手里

              此刻,政權有了,武裝有了,成立鞭炮工會的條件基本成熟。1934年9月1日,鞭炮工會正式成立,經會員推舉,我任會長。

              鞭炮工會成立后26天,便把硝磺、鞭炮兩個稅局給趕跑了。起因是硝磺局抓了賈白莊的4個鞭炮工會會員。于是鞭炮工會在地方黨的領導下,組織了一次大的斗爭。鞭炮工會根據黨組織的“掌握分寸,顯示力量,不打不抓,趕跑為止”的指示,立即召集民團武裝和全體會員,舉行萬人大會。我代表鞭炮工會嚴正提出:立即還人,并嚴辦貪官污吏。硝磺局害怕了,無條件地放了人。隨即,鞭炮、硝磺捐稅局都撤銷了,鹽店的鹽巡也不敢在此地露面了。從此鞭炮工會威信大大提高,成了這個地區群眾的靠山。9月29日,茌平當局惱羞成怒,派了20多個武裝警察來抓我,因懾于鞭炮工會神威,怕惹眾怒,未敢動手。

              1934年冬,文雅根據工作需要被調離茌平地區,他的工作由張霖之接替,組織上還派徐心齋、辛俊卿、郭金盤來往聯絡。

              文雅調走后,我肩上的擔子就更重了。反動當局為了絞殺人民武裝--鞭炮工會,于1934年12月21日,由警備隊和警察局糾集了100來人,持槍把我家包圍了。那時天剛露亮,我被狗叫驚醒。我冷靜地估量了形勢,知道此時硬碰硬不行,便大開房門,告訴他們:“我就是張化夷,有什么事情進來說,我全家老少共計7口,既沒槍,也沒炮,何必如此興師動眾,如臨大敵呢?”盡管敵人氣勢洶洶,院里院外站滿了警察,但領頭的始終不敢貿然進屋,怕有埋伏。于是,雙方都僵持著。

              這天風大天冷,敵人一下公路,有個工會會員發現他們要抓我,就在莊里喊了起來。隨即村里鼓號齊鳴,按事先的規定,將這信息向四外村子傳遞。這時,鞭炮工會緊急動員,四面村莊的群眾都點起一堆堆的火來,一面取暖,一面為化夷助威,對敵人來了個反包圍。

              警察局長見勢不妙,便提出要親自和我談判,并高叫:“張化夷,我們都是本鄉本土的,你別誤會。我們是到廣市抓人,路過你家烤火的?!?/p>

              我說:“你既來歇腳,干嘛院內院外槍口都對準我的屋子?”那局長忙不迭地讓他的部下把槍放下,并命令一部分人撤出院子。我看出他們害怕了,便隨機應變,請警察局長進屋“烤火”。警察局長也就順水推舟,早先的神氣全沒了,進得屋來,便提出要我送他們出去??紤]到眼前的敵我形勢,一旦接起火來,雙方都得付出很大的傷亡,我同意了他的要求,并要求他們規規矩矩地按照指定的路線走。于是,我出來向大家喊到:“讓他們走吧”。民團的兄弟把他們放走了。

              警察局長逃回縣城,馬上就貼出了通緝令--“捉拿共匪張化夷”。我并不畏懼,繼續領導鞭炮工會和民團活動,開展針鋒相對的斗爭。民團又3次組織“亮團”活動,聲威大振,我也被推舉為以馬明智莊為中心的民團總團團長。

              同仇敵愾徒駭河 浴血奮戰荏聊博

              1937年8月30日,根據張霖之的指示,民團改編成抗日自衛團,我仍任團長。擁有官兵470人,各種槍支470余支,下設4個中隊,1中隊長杜春陽,2中隊長張同志,3中隊長李警雁,4中隊長韓嚴明。為了投身抗抗擊日寇,我們組織部隊加緊進行了行軍和攻防戰術等訓練。

              1、南鎮戰斗

              南鎮位于茌平縣的西北偏西,是茌博高三縣接壤的一個大鎮子,也是進入茌平的要道之一。

              1937年11月28日拂曉前,日寇700余人,由禹城方向開來,配有汽車、小炮、輕重機槍及騎兵,企圖占領南鎮。

              當日上午10時許,我聞訊立即帶領200余人的精干部隊,急行軍趕到南鎮徒駭河(旱河無水)南岸公路以東。此時,聊城地區專員、全國聞名的抗日民族英難范筑先將軍,率領其主力部隊及其他地方武裝,已趕到南鎮徒駭河南岸公路以西,與我們并肩形成了抗敵的阻擊戰線。

              部隊在范將軍的統一指導下,迅速占領了陣地,挖好戰壕,嚴陣以待。這里居高臨下,日寇向南進攻,需從河底穿過,正好在我們的槍口之下。

              當天日寇幾次進攻,均遭慘敗。第二天拂曉,日寇仗其武器精良,彈藥充足,拼命進攻。我們卻依靠地利人和,寸土不讓。

              范筑先將軍的指揮所,設在南鎮西南的小周莊。戰斗打響前,我去請示戰斗任務,范將軍還親自到自衛團的陣地上檢查戰斗準備情況。戰斗打響后,敵人在100米寬,縱深150米左右的正面,瘋狂地沖鋒,以機槍、小炮掩護,嚎叫著向我方陣地沖擊,妄圖撕開一個口子。范筑先將軍站在陣地前親自指揮部隊反擊。槍林彈雨之中,鬼子步兵已逼到我們陣地前沿的堤上。范將軍臨危不懼,身先士卒,組織戰斗。經過激烈的廝殺,打退了敵人的進攻。鬼子被迫縮回到南鎮街里,并在民房的掩護下,向東北狼狽逃竄。清理戰場時發現,范將軍陣地前敵人死傷慘重,自衛團的陣地前敵人死傷有20來人。

              南鎮首戰告捷,軍民歡騰,魯西北的北大門未被日寇敲開,推遲了日寇侵占茌平1年的時間,振奮了我抗日將士的勇氣,鼓舞了魯西人民抗日斗爭的信心。

              “七·七”事變后,茌平政局一度混亂,南鎮戰斗以后,范將軍聲望頓高,在魯西維持了統一的局面,茌平的局勢也穩定下來。

              抗日自衛團進行了整訓和發展。為了加強黨的領導,1937年農歷8月在團部建立了中國共產黨的黨支部,我也由過去的單線聯系,轉為參加支部集體生活。自衛團辦了3期干部訓練班,每期50人,為時1個月,為抗日隊伍培養了骨干。

              2、成立抗日常備大隊

              1938年5月,山東省委組織部長兼領導魯西黨的武裝和聊城政治部負責人張霖之同志,通知我和韓雁北同志(抗日自衛團中隊長、共產黨員)到河北省南宮縣開會,同行的還有聊城地區各縣、各武裝部隊負責人。臨行前,張霖之約我個別談話,詢問了抗日自衛團的情況,并談了這次學習的重要性。

              我們一行30人經過兩天行軍,到達八路軍東進縱隊臨時所在地南宮縣。

              開會期間,司令員徐向前,政委宋任窮分別做了報告,分析了當前的形勢和任務。會議開了8天。

              返回聊城后,張霖之同志又找我談了話。他說:“日寇很快就會進攻魯西的,敵人來了以后,環境會惡化,我們思想上應有充分的準備。要搞統一戰線,但也要獨立自主……?!彼f,經組織研究決定,將抗日自衛團改名為抗日常備大隊,暫不用八路軍的番號,直屬魯西地方黨的領導,活動地區將不限于茌平,行軍作戰的紀律都按八路軍的制度辦。

              這時,我仍任常備大隊大隊長,中層干部也沒變,許兆乾任總支書記兼政委,于壽亭任政治部主任,王宜齋任秘書主任,李憲文任軍需主任,各中隊長仍是原班人馬。當時中隊長一級的干部中,除有2名非黨干部外,其余都是共產黨員,常備大隊在剛成立時有500人左右,活動范圍主要還是在茌平縣內。

              1938年春和當年7月份,經張霖之同志介紹,我兩次到聊城與范筑先將軍會面。他詳細了解了常備大隊的人員武器戰斗力的情況,并布置了向北防御日寇的任務。

              3、茌博截擊戰

              1938年11月15日,聊城陷落,范筑先將軍壯烈殉國,守城的數百名戰士亦英勇犧牲。魯西北形勢急轉直下,出現了極為復雜的局面。

              我抗日常備大隊奉上級黨的指示,在茌平縣城內動員群眾疏散,并到博平縣城東偵察日寇行蹤。

              不久,偵察員報告,日寇占據博平縣城的第3天,繼續向茌平縣方向進犯。

              我常備大隊立即做好戰斗準備,沿途部署埋伏堵擊。待日寇一出博平東門,從天齊廟起即與我埋伏的偵察部隊接火。我軍邊打邊走,處處狙擊,當敵人到達細廟(距茌平縣八里)時,我主力部隊迎戰。雙方展開了激烈的戰斗。我們依據有利地形,打死打傷日寇30人左右。

              博平距茌平只有25華里,由于我軍堅強的狙擊,日寇整整走了一天,才到達茌平縣城。當夜,我常備大隊圍著縣城騷擾了一夜。日軍終因白天激戰,晚遭襲擊而不支,不敢在茌平滯留,第二天太陽一出,就向牛角店方向逃跑了。

              打了這一仗后,我常備大隊的聲望在茌平縣大增,人民群眾不斷地給予我們以支援和慰問。

              4、抗擊日寇首次荏南“掃蕩”

              1939年春節,日寇800人左右乘16輛汽車,從濟南出發,侵占了茌平縣城,并立即在城關修炮樓、安據點。我抗日常備大隊立即派出若干支精干輕便的小部隊,對敵人進行狙擊封鎖,迫使鬼子不得不在城外安置炮樓和據點。

              當時,國民黨的雜牌軍如齊子修、李岐山紛紛向日本人投降,國民黨的舊縣政府也與日軍合流。從此我黨在茌平的抗日力量在茌南和茌北非常困難的形勢下獨自開展游擊戰爭。

              1939年4月22日,敵人派了200多鬼子、近200名漢軒,突然占領了茌平城東北12里的周莊。次日,鬼子回到茌平縣城,周莊據點只剩下漢奸。得到消息后,我帶領200余名精干的隊員,懷揣短槍,拿著修圍子的工具,扮成老百姓,于4月25日上午混入據點,趁敵人不備,先發制人。經過半小時的激戰,將180名漢奸全部俘虜,繳獲長短槍160余支,而我們一無傷亡,打了一個漂亮仗。

              拿下這個據點后,部隊立即撤至茌平城南廣平一帶。

              日寇得到消息后,于當日中午12時左右出動了600人左右,乘車直撲周莊地區,妄圖與我主力決戰,接連尋找兩天,未見我軍一卒一兵。敵人氣急敗壞,第二天上午又派600人左右,對我茌南地區進行“掃蕩”。敵人早已聞知我是常備大隊隊長,將常備大隊和我視為眼中釘,非消滅不可,直撲我的家鄉。

              敵人經過趙官屯時,被我偵察部隊阻擊。中午12時,鬼子才走到廣平北門外的大廟上,支起重炮向我的住宅猛烈轟擊,打一陣子,走一陣子,4里路走了4個多小時。當時我的家屬早已轉移到外縣,敵人一無所獲,便將屋子及所有財物、柴草付之一炬。日寇于當晚黃昏撤回茌平。

              當時因敵強我弱,為避免無謂傷亡,常備大隊主力沒有向敵人攻擊,只用小部隊騷擾監視。

              當晚,我通知張天鍋莊的鄉親們把我家的住宅全部拆光,分給群眾,決心與鬼子血戰到底。

              5、郭莊戰斗

              1939年農歷7月22日晨,100多日本鬼子和漢奸全副武裝并有騎兵,從茌平出發向高唐進犯。我得到情報后,立即派兩個中隊200余人,在郭莊圍子南的一片墳地內埋伏,以青紗帳作掩護,待機殲敵。上午9時戰斗打響,直打到中午12時。

              正在激戰時,茌平城內敵人又出動了100余人趕來增援,雙方激戰4個小時后,敵人漸漸不支,死傷約30人,狼狽逃竄。我部隊一直追到城北三里莊,繳獲敵人步槍23支。

              6、土城戰斗

              1939年7月,我們抗日常備大隊駐在城東土城村。一天中午,200來個日軍,還有騎兵數十人,從濟南突然開來。遭遇戰迫在眉睫。我組織部隊立即占領了有利地形,很快雙方就開始了激戰。敵人在開闊地上,我們守在一片林子里,里面有很多墳地和石碑,都是極好的自然掩體。激戰中,班長徐先順帶領全班,把敵人放近后狠打,奪過機槍1挺,三八式大蓋搶數支。他們隨即向敵人的騎兵隊猛沖,把騎兵打得落荒而逃。我們隨即打掃戰場,爾后向大小馬莊一帶轉移。

              7、念杜莊戰斗

              1939年10月間,大田地里的莊稼已基本收割完畢,我們保衛農民秋收的任務已完成。為應付突然的襲擊,抗日常備大隊分別駐扎在白官屯金北莊及周圍幾個村莊。10月22日下午3點,駐金北莊的杜春陽中隊突然發現數百名日寇大搖大擺地從南鎮出來,朝金北莊方向行進,立即向大隊部報告。我們估計敵人并不知道我部隊駐在這里,決定接收這批“送上門來”的“禮物”,立即整裝出發,埋伏在村邊的壕溝里。當敵人進入我伏擊圈時,戰士們密集開火。鬼子被打昏了頭,丟下幾十具尸體回頭逃向南鎮鼠竄。我大隊乘勝追擊,一直把鬼子攆進南鎮。

              在戰斗中,我中隊長杜春陽被敵人的炮彈打中,光榮犧牲。同時犧牲的還有班長劉文奇。我們為杜、劉兩位烈士開了隆重的追悼會。杜春陽同志是抗日常備大隊的骨干,和大家并肩作戰多年,生死與共。直至今天,每當想起他們,仍心潮難平。

              8、賈白莊戰斗

              1939年11月初,茌平漢奸隊跑了1個小隊長、1個漢奸。敵人聲言要抓住這兩個人并火燒賈白莊。

              我方得此情報后,即組織3個中隊500人左右,到史官屯截擊敵人。然而待我們趕到史官屯東側時,幾十個鬼子、300名漢奸已經過了史官屯。為了保衛賈白莊群眾的安全,我們改截擊為追擊,邊追邊打,打死打傷敵人10余人,繳獲步槍23支。敵人向博平城內逃竄,我們一直追到離縣城五里的傅家樓。

              我軍的行動,使賈白莊群眾避免了一次大災難,群眾從此更加熱愛抗日常備大隊了。

              粗算一下,從抗戰開始到1940年底,我抗日常備大隊打過敵人在200人以上的戰斗就有26次;200人以下的戰斗不計其數。

              由于我們子弟的英勇作戰,打擊了日寇和漢奸的氣焰,保護了群眾,保證了這一地區黨政機關的安全。肖華同志評價抗日常備大隊:一是戰斗力強;二是成分好,貧下中農多,小知識分子多,黨員多,黨員有107名;三是紀律好,軍政軍民關系好。

              9、參加魯西反“掃蕩”

              1940年3月18日,根據上級決定,抗日常備大隊升級為肖華支隊的警衛營。9個月以后,日寇開始了魯西反大“掃蕩”,警衛營隨即投入了反“掃蕩”戰斗。

              1941年1月中旬,濟寧、菏澤,臨清、南樂之日軍步、騎、炮兵共7000余人,還有偽軍,共10000人,突由6個方向進逼范縣、觀城南北區域。為掩護區黨委、行署和軍區機關安全轉移,上級命令警衛營所屬2個連,死守莘縣蘇村。1941年1月18日上午10時前,戰斗開始打響。各路敵軍1000余人聞聲即向蘇村增援,并將蘇村層層包圍,以坦克、重炮、步、騎輪番進攻。為死死咬住掃蕩日軍主力,我兩個連的戰士與10倍于我的敵人戰斗,直至肉博,殺敵400多人,終因寡不敵眾,在敵人數次施毒及坦克沖擊下,126名干部戰士壯烈犧牲。只有泰光和白連河(又名白義卿)負重傷后被救活過來。后來,白連河每年都去蘇村悼念烈士。當地的群眾亦于每年清明為烈士掃墓。

              10、建立抗日政權

              范筑先將軍殉國前,茌平有個在統一戰線旗幟下的縣政府,縣長蘇寄衡,后是葛棟華。我黨的工作人員當時都在政訓處,先后有呂世隆、于醒夫(于州)、馬沛村、吳克夫等十幾位同志。常備大隊與政訓處關系很密切。聊城失守,范筑先將軍殉國后,葛棟華政權與日偽合流。

              1938年5月,茌平工委成立。1939年2月,中共茌平縣委成立,楊欽同志為書記。1939年農歷12月,茌平抗日縣政府成立,縣長由吳亞屋同志擔任。

              在抗日縣政府成立之前,1939年7月,上級指示常備大隊分隊指導員朱英明同志調任三區區長,并帶一個分隊去。在常備大隊的支持和幫助下,三區建立政權開辟工作大隊均較順利,開創了有名的茌南小抗日根據地。

              重回茌平辟戰場 前赴后繼悼國難

              自我抗日常備大隊升級之后,新的部隊沒組織起來,茌平又落敵手。過去日本鬼子在城外只有陳莊一個據點,而常備大隊走后約10個月,敵人在茌平縣就設了64個據點,駐有15000人以上,環境逐漸惡化。過去我黨的工作遍及全縣,后來只保存了茌南茌北兩塊很小的根據地,所謂“一槍能打透”的根據地。

              1941年1月吳亞屋縣長調專署工作,上級派地委委員、民運部長解占柏接任茌平縣抗日縣長職務,同年初上級楊欽調陽谷縣工作,由李長瑞接任茌平縣委書記的職務。

              根據對敵斗爭需要,地委決定由我任茌平縣大隊大隊長。1941年4月9日,我在縣大隊駐地大白莊開始工作。大隊教導員是趙光啟同志。此前,年僅26歲的原常備大隊總支書記許兆乾被偽軍齊子修殘忍地殺害了。

              1、茌南形勢好轉

              1941年4月15日,縣大隊配合軍分區在孟嘗君廟打了一仗,對手是漢奸李岐山??h大隊負責東北角,自下午5時進入陣地,一直打到翌日零點。經過激烈的交戰,把敵人趕到朱樓據點里,保住了我茌南遲橋大白莊一帶的根據地。

              同年4月,我部配合主力部隊軍區7團打漢奸齊子修的3旅,主要任務是打援監視三十里鋪的敵人。7團仗打得很順利,兩小時就解決了戰斗,消滅敵人1000左右。

              6月,我軍區主力7團、8團由政治部主任王輝球帶領,向茌平小馬莊敵人據點進攻,經過3天的激烈戰斗,消滅敵軍1400余人??h大隊的任務是打援和破圍子。戰斗結束后,敵人不得不放棄了陳莊,南姜莊等據點,自此茌南形勢迅速好轉,二、三區除三十里鋪還有個孤立的日偽據點外,其余村莊均為我方所有,我地方政府和武裝得以集中力量除奸破圍子,發動群眾,建立紅色政權。

              2、解縣長遇難

              這時,發生了一個突然事件。1941年6月11日,我們正在新解放的轆轤吊村發動群眾破圍子,偵察員曾繼炳報告說,7團營長請我和解占柏縣長去姜莊有要事相商。我因忙著指揮部隊未往,解縣長卻帶著警衛員劉年、解克傳兩人去姜莊了。

              誰知,拂曉前敵人就占領了姜莊。偽團長張度林和鬼子設計冒充我八路軍7團營長,妄圖騙解縣長和我進據點,活捉我們,消滅縣大隊。

              我們被蒙在鼓里。解占柏與警衛員進莊后,發現落入敵營,立即拔槍拼死自衛,終因寡不敵眾,英勇犧牲。

              槍聲傳到轆轤吊村,我即組織部隊營救??h大隊輪翻沖鋒,都遲遲不見解縣長等人身影。后來里面的槍聲也聽不到了,知道他們遇難??h大隊于是撤出戰斗,占領了沙大堆一帶有利地形,準備迎敵。敵人見我已有準備,未敢妄動,很快也撤走了。

              我親帶一支小分隊返回姜莊,發現警衛員劉年尚有一息,問明了情況馬上搶救,他因傷勢太重,24天后也犧牲了。我們把解占柏及解克傳同志的尸體抬回到孟嘗君廟東,在那里為他們開了追悼會。

              3、就任縣長

              1941年7月29日,地委書記兼分區政委石新安、專員夏振秋、軍分區司令員劉致遠找我談話,宣布任命我為茌平縣縣長兼縣大隊隊長。

              當時茌平縣委書記是李長瑞,組織部長劉成,宣傳部長張以新,敵工部長兼民政科長于壽亭,財政科長程繼齋,教育科長王宜齋,糧食科長馮以元,司法科長白觀正,建設科長崔芳亭,公安局長韓嚴明,一區區長馬維平,二區區長張同志,三區區長朱英明,四區區長崔芳亭,五區區長由琴才,六區區長張空吾,七區區長張光,縣大隊副大隊長凌林,教導員趙光啟(后是郭名山),抗聯主任馬賽,婦救女會主任馮英,抗日高小校長張侍雪。

              這一年,縣大隊打了幾次小仗。如徐路口、尉莊、陶莊,四王集截擊戰斗。

              我任縣長后,在當年下半年重點做了敵偽工作。三區偽區長劉鶴要求見我。我向他宣傳了黨對敵偽工作的政策,給他安排了任務,并向三區派了我地下工作人員。此后,他沒有再抓我們的工作人員和家屬,還掩護他們,并給我方送情報。其它區的敵偽工作也都有所進展。

              4、收編孫紹曾

              1942年,我們加強政治攻勢,4月取得一仗瓦解敵軍600人的勝利。

              1940年以后,日寇在廣平常家樓設立了兩個大據點,駐守偽軍約600人。偽軍頭子孫紹曾是廣平東街人,距我先前在沙荒的住宅僅4里路,彼此互有所聞。當時孫親帶300余名偽軍駐在廣平,另有200余名駐守常家樓據點。

              當時,我派抗日二區區長張同志多次深入據點和孫紹曾接觸,勸服工作達半年之久。經過張同志的積極工作的我主力部隊及地方部隊的軍事行動,孫紹曾開始動搖。我們認為條件已基本成熟,便請示軍分區,并擬定了兵臨城下,迫其降服的作戰方案。

              4月17日,軍分區部分主力部隊由司令員劉致遠、政委石新安親自帶領,加上縣大隊全部,把廣平、常家樓兩據團團圍住,向其喊話,勸其投降。相持一段時間之后,孫紹曾在寨墻上問道:“張化夷縣長來了沒有?”我即刻上前答話,向他宣傳了團結抗日的道理,并保證只要投降,決不傷害其性命。孫聞見,下令打開圍子大門,我們的部隊開了進去。孫紹曾出據點后,一直都跟著我。

              就這樣,一槍未發,一人未傷,就俘虜了偽軍600人左右,收繳長短槍600余支。隨后,部隊及俘虜都開到遲橋根據地里。在祝捷大會上,我們當場向俘虜宣布:愿回家者回家,愿參加革命者留下。當即有400名余俘虜要求留下,其中100余名編到縣大隊,其余編入主力部隊。

              這一仗對魯西抗日軍民是個很大鼓舞,對茌平市的敵人則有很大震動。這期間,我縣公安局和武工隊在韓嚴明、陳建林、張本等同志帶領下,鎮壓了死心塌地的漢奸劉文震、石學洪等,使漢奸們膽戰心驚,抗日群眾的志氣大長。

              5、戰事連綿

              1942年5月中旬,漢奸李岐山的3支隊約3000人,企圖到四王集棗棵楊一帶“掃蕩”。我縣大隊得到情報后,占據棗棵楊以北有利地形,對敵人進行截擊。戰斗從早上8時打到下午4時,敵人多次強攻未能奏效,在我陣地前死傷60余人,于黃昏前撤退。我公安隊長宋旭升在戰斗中,不幸中彈犧牲。還有幾名戰士負傷。

              1942年下半年,縣大隊在茌平配合主力部隊,拔掉了許樓、蔡莊兩個據點,并俘虜了許樓據點的偽團長郝文祥。此人民憤極大,群眾要求對他千刀萬剮,我們堅持黨的俘虜政策,將其槍斃,但群眾還是將其尸千刀萬剮了。

              1943年7月,我們圍困了教場鋪金牛山的敵人據點。遲會吾等同志以偽鄉公所籌給養的名義深入敵穴,摸清了敵情,并做了部分敵偽人員的工作。條件成熟后,我們里應外合,迅速拿下了據點,俘獲敵人100余人、槍100余支。

              同年7月,廣平偽縣長張林忠、偽大隊長戚振江的老婆在據點附近,被我縣大隊偵察隊長張同禹、宋士良等5人捕獲。我們向她們做了團結抗日的工作,并將她們送到據點門口,安全返回。自此后,張、威二人常給我們送情報,八路軍工作人員可以在其領地自由來往。我們征公糧一直征到據點所在村。他們傳話說:“你們征吧,別敲鑼打鼓就行?!?/p>

              1943年11月,縣大隊由茌南到茌北執行任務,有一天住在茌南20里的周莊。敵人得到消息后,約200個日軍、3000多偽軍從四面八方圍了上來。我們決定向西突圍,突圍時,因我方來勢很猛,敵人未及組織還手,我方僅輕傷4人,便順利突圍。敵人誤認為碰上了八路軍主力,沒敢繼續追趕。

              6、救災抗饑荒

              我當縣長期間,最令我坐臥不安的一件難事,就是1943年的大饑荒及抗災工作。由于連年戰事不休,日寇推行“三光政策”,加上天災,1943年的大饑荒,茌平縣餓死13000多人。

              開始,荏平縣抗日政府采取了一些救災措施,但效果不明顯。地主不愿捐獻更多的糧食,餓死人的情況仍不能制止。我們馬上組織干部下去摸情況,經一段時間努力,提出兩個辦法:

              一是各村自救。我們發現各村還有存糧,茌平西南的高院墻村,被聊城敵人占據14天弄走了400多袋50000多斤糧食。我們便用政府的名義要求各村有余糧戶獻糧,可以自報,可以檢舉,可以借貸,也可以要求政府出面干預。這個辦法實行以后,餓死人的情況基本停止。

              二是借貸救急。我們發現茌平城東北的劉度平到荏平縣放高利貸,吃一還三。群眾開始不敢借??h委縣政府就鼓勵群眾先借糧救急,保證不餓死人再說。以此法借到130000斤糧食,解了燃眉之急。

              7、痛失親人

              1943年是我家庭成員死去最多的一年?;叵肫饋?,倍感傷痛。

              我的愛人張明,在環境較艱苦的茌北從事抗日工作。1943年9月11日,在茌北大李莊遇敵人“掃蕩”,她不幸中彈犧牲。

              我的兒子張德厚,在魯西行署任教育科長。日寇“九·二七”大“掃蕩”時,他正往濮陽城南于莊途中,與敵人不期而遇,與肥城的魏林甫一起被捕。魏講出德厚的父親是八路軍的大干部。敵人便把德厚帶至濟南,殘酷地用刑罰折磨他。德厚至死不屈,未吐真情,最后遭敵殺害,年僅25歲,至今尸骨未能找到。

              我姐姐在兒子許兆乾遭敵殺害后,一直不吃不喝,痛不欲生,身體全垮了,于1943年5月含憤去世,終年55歲。

              我哥哥張侍雪參加革命后,嫂子便隱藏在聊城以東的韓莊。在敵人的一次掃蕩中,我的6歲小侄女被敵殺死,嫂子為掩護孩子受了重傷,不久與世長辭,年僅39歲。

              我在茌平從事革命工作歷時10年。在這10年間,硝煙彌濃,戰火未斷。在血與火的考驗中,我與抗日自衛團、縣大隊的同志們結下了濃厚的戰友情誼。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為國捐軀,英勇犧牲。我向英烈們表示深切的悼念!在這10年間,在上級黨組織的領導下,在茌平人民的全力支持下,我們開展工作,才得以筑我御敵之長城,建我人民之政權。我一生所成甚微,無以謝家鄉父老。唯有將生我養我的故鄉熱土,以身家性命幫我助我的父老鄉親銘刻在心,永志不忘!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魏鵬

            入室强制侵犯学生AV
            <address id="n1j55"></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