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戰斗在魯南抗日根據地

              2015-05-29 20:43:00來源:大眾網作者:

                戰斗在魯南抗日根據地

                武世鴻

                與日軍決戰小卞橋 打出老4團的威風

                1940年10月,晉西獨立支隊(又稱陳士榘支隊)從山西來到魯南,我們1團整編為115師教2旅第4團,駐在費縣岳家村。日寇中田聯隊一個中隊200余人,偽軍劉桂堂一個大隊400余人由泗水、平邑、費縣以北武安鎮,掩護其主力集結,準備向我天寶山地區進行“掃蕩”。我團派部隊襲擊武安鎮敵偽據點,因對敵情地形不熟,襲擊未勝。115師代理師長陳光到我團視察,他在全團軍人大會講話時,批評我團驕兵必敗,他說:“你們連個小小的據點都拿不下,還稱什么老4團!你們剛到山東不打幾個像樣的勝仗,就沒有你們的光榮和地位?!迸梦覀儓F長蔡正國、政委曾明桃抬不起頭來。大會一結束,團長、政委就帶領部隊攻打武安鎮,此戰役共殲滅日軍一個中隊、偽軍劉桂堂千余人,受到陳光師長的表揚。為配合團主力作戰牽制敵人,團部命令我帶教導隊的2區隊襲擊泗水日軍據點。我沒有作戰經驗,但各小隊長都是經過長征的紅軍戰士,在他們的協助下,順利完成了襲擊敵人的任務。

                武安鎮敵人被殲后,日寇惱羞成怒,集結了臨沂、費縣之敵千余人向我發動進攻,聲稱要與我軍老4團決戰。我們團在小卞橋嚴陣以待。1營堅固設防正面抗擊敵人,2、3營從東西兩翼山丘迂回包圍,將日軍壓縮在平壩,向敵發起攻擊展開了肉博戰,發揚了我軍敢打硬仗、敢打惡仗、敢于刺刀見紅的戰斗作風,從日出打到日落,殺得日寇尸橫遍野,其余倉皇而逃。此役,共殲敵五百余人,繳獲日式九二式重機槍一挺、輕機槍一挺、步槍百余支。我團傷亡300余人。戰斗中我們教導隊為團預備隊,我帶的區隊負責保衛陳光師長的安全。戰斗激烈時,陳師長站在小山包的墳堆上觀察戰況,敵軍炮彈就在他身邊附近爆炸,我請他隱蔽,他根本不理會,在敵炮火最激烈時,我叫他的警衛員硬把他拉到隱蔽地域。陳師長這種大無畏的沉著應戰、不怕犧牲的精神,深深地印在我的腦中,他永遠是我們部隊學習的榜樣。

                小卞橋戰斗結束后,羅榮桓政委到我團視察,他給排以上干部作了當前國內和山東抗戰形勢的報告,號召大家要樹立持久抗戰、艱苦奮斗的思想;要搞好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做好民主人士和人民群眾的工作,團結友軍,開辟抗日民主根據地。

                左起:陳光、羅榮桓、蕭華

                小卞橋戰斗后,我們團召開了慶祝大會,總結了戰斗經驗,表彰了英雄模范人物和單位。費縣、蒙陰、沂臨、邊聯等縣的縣委書記、縣長帶著群眾團體參加會議,送來了慰問品,他們在講話中都稱我們團為老4團,號召地方武裝、群眾團體向老4團學習。從此老4團不僅在群眾中出了名,敵偽軍聽到老4團也聞風喪膽。

                帶地方武裝補充部隊

                我團由于從山西到山東,長途行軍作戰,傷亡大、減員多,沿途未得到補充。為解決兵源問題,師部經山東分局同意,與山東縱隊達成協議,將我團之4連、5連、11連編為山東縱隊獨立營,山東縱隊將蒙山大隊、萊蕪獨立營、沂臨邊聯縣大隊補充我團。我隨同3營副教導員劉明(山東人,原山西靈石縣委書記,隨靈石獨立營編到我團)首先到蒙陰帶蒙山大隊?;貓F后我被任命為紅3連連長。3連原為686團的通信連,是經過長征的紅軍連隊。該連在魯南郯城碼頭地區的重坊、胡集戰斗中傷亡較大,連長、指導員犧牲。我到該連任職時,副班長以上官兵都是經過長征的紅軍戰士,司號員張念文也是個紅小鬼。連隊當時沒有支部書記,我推薦通信員蔡崇若(支部委員)到旅部開辦的支部書記訓練班學習,解決政工干部的問題。不久團部又通知我隨同劉明到萊蕪帶特務營,我提出連指導員還未到職,副連長負傷未歸,要求另換人去。團部說我帶新兵有經驗,3營副教導員劉明點名要我去,我只好執行命令。我從萊蕪帶新兵回到連隊,發現3排9班不見了。副連長告訴我,3排9班和機槍組被營教導員葉道生逃跑時帶走了。營長袁光泉告訴我,這個9班長原是東北軍的一個副官,陜北直羅鎮戰役被俘,長期隱瞞歷史,他在陳美莊戰斗中繳獲了日本洋行的許多德國馬克,交給了教導員葉道生,葉未上繳。團部發現后,嚴厲批評了他,限期上繳,葉道生和9班長勾結起來,帶9班和機槍組逃跑了。團政治處副主任吳岱帶一個排去追,未追回來。團首長因特派員處理葉的問題不得力,要追究責任,不料特派員也逃跑了。這是一次極其深刻的教訓,說明加強對干部的政治思想教育是何等的重要。教導員和特派員都是經過長征考驗的,他們沒有向大渡河、瀘定橋低頭,沒有向雪山草地屈服,卻經不起繳獲來的金錢誘惑而叛變革命。從根本上講,工農干部不僅缺乏文化,而且也缺乏馬列主義。從此我增強了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研究部隊政治思想工作的自覺性。

                1941年春,團部又叫我同劉明去邊聯縣(即臨沂縣城北和沂水縣城南交界的幾個區聯合起來的縣)、沂南縣帶新兵。我們到該縣同縣大隊長、政委(縣委書記兼)開了交接會議,辦了交接手續,并集合全大隊300余人開了動員大會。第二天拂曉,我查哨時發現兩個中隊的干部戰士全部逃跑了。我們責問縣大隊長為什么會發生如此嚴重的逃亡現象?縣委組織部長也來了,我們要求他二人回答我們提出的問題。組織部長借故說,干部思想落后,不愿離開家鄉,并要我們到各村去抓逃兵,被我們拒絕了。劉明同志召集帶兵的干部研究發生問題的原因,大家認為縣委和縣大隊領導思想有問題,起初是他們不同意將縣大隊調走同主力部隊合編。我和劉明同志到115師保衛部報告了縣大隊集體逃走的情況,師首長指示要保衛部和民運部派調查組協助我們調查,協同縣委處理。經調查證明,縣委組織部長和縣大隊長是造成大批逃跑的罪魁禍首,他們用煽動戰士逃跑的辦法,破壞115師同山東縱隊的關系、破壞軍隊和地方政府的關系,想用我們挨家挨戶抓逃兵的辦法激起當地群眾對我軍的不滿,破壞軍民魚水情。師部將此情況報告山東分局,撤銷了縣委組織部長和縣大隊長的職務,送地方法辦??h委派干部協助我們到各地召開干部會議,揭露他們的陰謀,召開群眾大會宣傳抗日救國主張,動員逃跑人員歸隊。用了一個月時間,才把逃跑的干部戰士動員歸隊。戰士揭發縣大隊2中隊5班長是東北軍派來的特工人員,2中隊就是在他的煽動下逃跑的。經調查屬實,召開軍人大會予以處決。我們于5月底在郯城碼頭地區歸隊。

                我經過三次帶新兵的工作,進一步了解了山東民情風俗,學到了如何帶山東戰士的經驗,為以后做政治工作打下了基礎。

                由紅3連連長改任夜老虎2連政治指導員

                1941年初夏,在一次行軍中,我同2連指導員曾紀元走在一起,談論教導員葉道生逃跑的問題和部隊的思想情況,他說部隊的思想問題較多,工作困難,又說他文化程度低,更困難的是上政治課,先要文書念一段課本或報紙上的內容,自己想想理解了再給戰士講,有時講不到點子上戰士不愿聽,效果不好達不到教育的目的。他說:你文化程度高,咱們倆人換個位置就好了。我以為他開玩笑,隨意就答應了。我說:干革命,軍事工作和政治工作都一樣重要,只要營首長同意就行。他很認真,當天宿營后就向營長袁光泉、教導員王明禮匯報了,教導員認為連長指導員調換一下,發揮各自的長處很好,就向團部打了報告。恰巧團參謀處要調我擔任教育參謀,團政治處要調我擔任組織干事,兩家爭執不下,現又變為三家爭,團長蔡正國、政委吳岱說征求一下武世鴻的意見吧。組織股長找我談話時,我表示剛到戰斗連隊工作不久,仍想在連隊鍛煉,并表示我對政治工作也感興趣。團決定調我到二連任政治指導員,曾紀元任營部特派員,從此以后,我就由軍事干部改為政治工作干部了。

                2連是我們4團有名的夜老虎連,善于夜戰,能打硬仗、惡仗,勇于同敵人打近戰。據原政治指導員曾紀元介紹,2連于1939年4月在山西晉西南之靈石縣地區整訓,有一天半夜接到毛家上莊群眾報告,有一個連國民黨四川軍從太原退下來竄到毛家上莊搶糧、抓雞、殺豬,奸淫婦女,要部隊去解救。他們報告了上級,團部命令2連迅速派偵察員查明敵情,將其消滅。

                2連查明情況后,立即召開黨支部大會和軍人大會進行戰前動員,輕裝出發,直奔毛家上莊,將該村包圍,占領制高點,派出突擊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敵堵在窯洞內,向敵展開政治攻勢,喊話要他們繳械投降,負隅頑抗必遭消滅。2排長梁雙才一顆手榴彈打出去,繳了兩挺輕機槍。不到一小時,就將敵人消滅,打死十幾人,俘虜數十人,繳機槍兩挺、步槍四十余支,受到當地政府和群眾的贊揚和營團首長的表揚,說2連像個夜老虎。從此,夜老虎連的稱號就叫開了。

                礦坑戰斗 背負重傷

                1941年4月,魯南國民黨頑軍在臨郯費嶧四縣邊聯地區制造了活埋我地方干部和群眾77人的慘案。我團協同駐魯南軍區的5團等部發起了“討逆戰役”。從5月初到8月連續三個月,先后向漢奸王洪九、劉桂堂、梁鐘亭等部進行了十幾次戰斗,鞏固了魯南抗日根據地。在進攻礦坑的戰斗中,我們2連擔任主攻,發起突擊后,我帶突擊排擔架組沖到圍墻根,協助戰士把梯子架到圍墻上,扶著梯子指揮戰士往上爬時,被敵人的手榴彈炸傷,背部疼痛難忍,口吐鮮血,暈倒在地,衛生員帶擔架把我抬到小樹林內進行包扎。我醒來后,排長馬文瑞批評我不該跟突擊隊上去,說那是我們排長的指揮位置。這是我參戰以來第一次負傷。戰斗結束后,營首長叫我住院治療,戰士們不同意,怕把我送到后方將來回不了2連。行軍時戰士用擔架抬著我,一周后疼痛漸輕,吐血已止,也能走路了,但腰還直不起來,三個月后才痊愈。

                夜老虎連 攀登木頭崖

                1941年7月,我軍向盤踞在天寶山地區的大土匪大漢奸混世魔王劉桂堂部發起討逆戰役。劉桂堂外號劉黑七,是魯南地區的流寇。他曾經帶著逐漸發展起來的土匪隊伍,從山東經河北流竄到東北,“九一八”日寇占領東三省后投降日寇??谷諔馉幈l后,他又從東北經河北竄回山東,投靠國民黨韓復榘部。臨沂淪陷后,劉桂堂又投降了日寇,盤踞在魯南山區,經常配合日軍在我天寶山根據地掃蕩,抓壯丁,奸淫燒殺,搶奪財物,無惡不作。當地群眾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渴望八路軍解救。

                此次戰役我們2連擔任了主攻木頭崖據點的任務。木頭崖坐落在山頂上,山高200多米,懸崖絕壁無路可上,全靠用云梯攀登。劉桂堂部在崖上駐守一個營,約500余人,崖上筑有鐵絲網、鹿砦、滾木雷石,地堡群、暗堡,火力交叉相互呼應,封鎖了可攀登的地形,并儲備了準備長期堅守的糧食和飲水,易守難攻。

                我連接受任務后,干部戰士了解了這些情況后產生了畏難情緒。我和張善祥連長帶班長以上干部勘察了地形,根據俘虜交代,我們研究了登上木頭崖的戰術。有的同志認為,要登上木頭崖比登天還難,崖頂太高,無法搭梯攀登,敵設防堅固,我們只有一門迫擊炮,無法壓制敵人的火力,部隊接近不了崖頂,云梯甩不上崖頂,如要強攻必九死一生,傷亡太大,難以成功。

                我和連長認為這是夜老虎連組建以來遇到的最艱難的戰斗任務,我們針對敵情和地形制作了沙盤,發動班排長和戰斗骨干開展軍事民主,出主意,想辦法,研究克敵制勝的戰術。我們組織了群眾工作,走訪偽軍家屬,宣傳抗日主張和我軍的俘虜政策,動員他們捎信給崖上當偽軍的親人棄暗投明。派出偵查組設伏捕捉從山上逃下來的偽軍,進一步了解到敵人已知道我軍要攻打木頭崖,很惶恐,特別是那些帶著家屬的軍官已準備逃跑。我們據此萌發了白天用火力偵察探明虛實的想法。經營部批準,下午2時,由連長帶機槍和步兵各一個班隱蔽接近崖下,選好射擊位置正要射擊時,發現崖頂上有人走動,用望遠鏡望去,還看到有抱著被褥和席卷的、打木板的,弄不清敵人是在加固工事,還是準備逃跑。為了查明情況,我們決定用火力偵察探明虛實。連長命令機槍班和一個步槍班一起開火。我用望遠鏡觀察,發現崖頂上敵人聽到槍響就亂了陣腳,我們估計敵人可能要逃跑,便報告了營部。營首長命令1、3連堵住后山叉路口防敵逃跑。我們2連由火力偵察轉為佯攻,未發現敵人還擊,又由佯攻變成主攻。在火力掩護下,搭云梯攀登。突擊班登上崖頂時,敵人已從崖上放下云梯撤退,被我1、3連堵擊在山溝內。這伙無惡不作的偽匪頑強抵抗,大部被殲,少數潛逃,木頭崖被我軍占領。團主力乘勝前進發起攻擊,劉匪余部倉皇向日軍盤踞的費縣撤退。

                木頭崖戰斗,雖未同敵軍激烈交戰而取勝,但它對我們夜老虎連是一次嚴重考驗,為今后完成攻克險要據點的任務提出了更高要求。

                打了沒有命令的勝仗

                8月中旬,我團配合兄弟部隊向占領我魯南根據地黃山一帶的國民黨頑固派部隊發起反擊戰役,團命令3營主攻黃山,1營為預備隊。當9連快要攻上黃山頂時,頑軍兩個連從兩翼迂回包圍9連,連長張得標犧牲,我和連長張善祥看到9連情況十分危急,就命令1、3排向敵人側后出擊,同敵軍展開爭奪山頭的拼搏,將敵擊潰,我連占領黃山頂。團首長在總結此次戰斗時表揚了我們2連,提出“要向夜老虎連學習,學習他們善于抓住戰機,打沒有命令的勝仗?!?/p>

                乘龍卷風追擊頑軍

                天寶山戰役后,我營調到沂河西南車輞一帶活動,掩護群眾秋收,打擊敵頑搶糧。有一天接到情報:東北軍57軍兩個營,從馬山南下向我根據地之礦坑運動,營部命令我們2連和3連占領礦坑以北陣地。一時龍卷風大作,飛沙走石,天昏地暗,龍卷風把周圍村落屋頂上的石板都刮上了天,我命令部隊隱蔽在工事內或房屋的墻根下,以防落下的石板打傷。約幾秒鐘后,龍卷風帶著傾盆大雨,卷著石板和樹枝、高粱等向馬山方向刮去。我和連長決定乘龍卷風向敵軍發起進攻。一面向營部報告,一面吹沖鋒號,尾隨龍卷風向敵發起進攻。由于大雨剛過,土地泥濘、粘滑,有些戰士的鞋子陷進泥里,光著腳在剛割過的谷子地里沖鋒,當攻上山時敵人早已逃跑了。我們俘虜了十幾名躲在山神廟里的頑軍,繳獲了敵人逃跑時丟掉的兩挺輕機槍、二十余支步槍,還有幾桶綠豆粥和許多烙餅。打掃戰場時,戰士們說腳掌痛,坐下一看才發覺,腳被剛割的谷茬刺破了,有的刺得很深,流血不止。我自己的鞋襪也不知什么時候被泥土拔掉了,左腳心也被刺了一個洞,衛生員上藥時發現傷口被爛泥灌滿了,我叫各班檢查,全連有三分之一的人鞋襪被泥拔掉,大多數人被谷茬刺傷,宿營后,經醫生和衛生員沖洗治療,有幾個戰士傷勢較重,谷茬子幾乎把腳心穿透,醫生說嚴重的問題是怕得破傷風,但我們沒有預防的藥,只好聽天由命。我的腳心傷得比較重,不能走路,行軍時找老鄉的毛驢騎。

                這次龍卷風把車輞礦坑周圍幾十個村莊的房頂上的石板刮走了,村周圍的樹也刮倒了,或被卷走了,將要收割到手的莊稼也被卷走,在野外的牛羊也刮跑了,有數十人來不及躲藏就傷亡了。這個地區由于敵頑騷擾、水旱蝗災,人民生活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又遭到此次風災,真是雪上加霜。我們開展擁政愛民活動,協助地方政府搶險救災,搶修房屋,修整河道,搶種蔬菜,運輸救災物資和糧食,受到地方政府和人民群眾的擁護和愛戴。

                向敵占區地主富豪借糧

                1942年是抗戰中戰略相持階段中期,也是敵我頑三角斗爭最頻繁復雜的時期。我軍百團大戰后,日寇對我軍在其后方力量的強大甚為震驚,遂集中侵華兵力將進攻的矛頭指向我根據地,并采取了“強化治安”的“蠶食政策”。軍事上分割打擊,政治上懷柔瓦解,經濟上嚴重封鎖,企圖窒息我根據地,消滅我抗日軍民。山東根據地在日寇“掃蕩”、“蠶食”、“封鎖”下,根據地縮小了,大量的耕地被破壞荒蕪,又遭到百年不遇的旱災、蟲災,軍隊不僅沒有武器彈藥補充,就連最低生活保障都困難。1942年春,青黃不接,糧價飛漲,部隊每人每天1斤糧、1角錢菜金,每月1元錢津貼費也不能保證,津貼停發,糧食只能供應一小部分,一天三頓飯改為兩頓,有時只能吃上一頓。3月初,團部派我連掩護“日本反戰同盟”的同志到敵占領的臨沂地區做瓦解日軍的宣傳工作。臨沂以南、以西地區被敵偽蠶食,魯南軍區縮小成“東西一條線,南北一槍穿”的狹長地帶,從1941年以來連年遭水、旱、蝗災,1942年春天軍民已到斷糧的地步。我連到達后,看到這一帶村莊的樹皮已被剝光,地里的野菜也被挖光吃了。由于流行病的傳染,不斷看到群眾披麻戴孝埋葬親人的悲慘場面,開始時部隊還能吃上黑豆、糝子煎餅和樹上掉下來的爛柿子、爛梨做成的煎餅。后來這些東西也吃不上了,又不能挖野菜與民爭利,甚至有兩三天斷了糧。由于缺乏營養,連隊百分之八十的干部和戰士成為夜盲,晚上行軍只能把看到路的戰士組成尖兵班走在連隊的前面,看不見路的每人拿一根棍子互相牽著走。為解決吃飯的問題,我們召開了支部委員會,決定:一是加強思想教育工作,號召干部、戰士發揚老紅軍爬雪山、過草地、吃草根、煮皮帶渡過難關的光榮傳統;二是打據點,向偽軍、偽鄉公所要糧。

                我連打了一個偽鄉公所,俘虜了十幾名偽軍,繳獲十幾條槍,活捉了偽鄉長,但一粒糧食也未搞到,只搜到一摞發了霉的大麥煎餅。天剛亮,團政治處主任王樹君帶著師部調魯南軍區的幾名干部經過此地,我們沒有什么招待的,只好用剛繳來的煎餅招待他們。我向王主任匯報了當地和連隊的情況,并提出向敵占區活動,向敵占區的大地主籌糧。經上級批準,我連深入到蘭陵地區活動,連隊組成工作組,在蘭陵周圍村莊召開地主、富豪座談會,宣傳我黨的抗日主張和對待敵占區各階層人民的政策,動員他們抗日救國,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支援抗日軍隊和政府,說明當前主要是解決糧食問題。動員他們自報支援糧食的斤數,做到量力而行。并同他們商定時間,由我軍派騾馬車輛收繳運輸,每家支援糧食斤數都給收據。我們連深入敵占區后既完成了瓦解敵軍的宣傳工作,又解決了自己的吃飯問題,還籌集到三千余斤小麥支援了濱海根據地團以上機關。

                夜瞎子攻克猴頭山

                臨沂和棗莊的日軍,利用我魯南軍區極其困難的時期,向我蒼山以西地區發動了“掃蕩”,一個日軍中隊和一個偽軍大隊,占領了我魯南聯通魯西根據地交通線上的猴頭山,構筑碉堡妄圖長期占領,斷我交通。我們連接到營部命令,立即到蒼山地區集結,參加了攻克猴頭山的戰斗。當時全連有三分之二人員夜盲,夜老虎變成夜瞎子了。如何完成主攻猴頭山的任務?我連黨支部委員會未從具體的戰術技術入手討論,而是從戰斗任務的重要性入手討論。大家認識到根據地只剩下“東西-條線,南北一槍穿”的狹長地帶,而這條線既是魯南軍區與魯西軍區聯絡的交通線,也是魯南軍區根據地的生命線。敵人設在猴頭山的據點是插在我們根據地咽喉上的一把劍,如不拔掉這把劍,將影響到我軍在魯南的存在,影響到魯南根據地的發展。在提高認識的基礎上,討論了攻克據點的有利與不利條件,樹立敢打必勝的信心。根據干部戰士視力不同組成各種戰斗隊,無夜盲的組成突擊隊,視力模糊的組成第二梯隊,視力困難的為預備隊,大家認為我連在兄弟連隊的配合下,趁敵人立足未穩、設防薄弱、十五月明等有利條件下定能克敵制勝。

                連隊發起進攻后,我因夜盲嚴重,由通信員拉著我手中的棍子引導前進,爬到山腰越過山溝時腳踏空掉入山溝,被山崖的酸棗樹卡在半山腰,戰士們用綁腿帶擰成的繩子把我拉上山頂,雖未摔死,但酸棗刺扎入全身,疼痛難忍。突擊隊在火力掩護下迅速攻入鹿砦鐵絲網,采用爆破的方法炸毀了碉堡,與敵人展開白刃格斗,二梯隊也迅速投入戰斗。偽軍大部被殲,日軍驚慌失措,倉皇向蘭陵方向逃跑。我連在兄弟連隊的配合下以小的傷亡攻克了立足未穩之敵的據點,發揚了夜老虎連敢打夜戰、敢打硬仗的優良戰斗作風。

                黨支部的堅強領導是連隊完成各項任務的根本保證

                我們2連黨支部對連隊實行堅強的領導,凡是連隊的重大問題只要情況許可都經黨支部委員會討論作出決定,由連長、指導員貫徹執行,堅持黨管干部的原則,要求連排干部必須編入黨小組,過嚴格的組織生活,接受黨組織的監督。

                我們在敵占區單獨活動時,遇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連長原在國民黨軍隊工作過,參加我軍后雖有進步,但舊軍隊的惡習沒有改掉。有一次他主動要求帶2排外出籌糧時抓到一個敵探,從身上搜出一塊大煙土,他私自留下未交公,被機槍班長(支部委員)李松山發現,向我作了匯報。我和支部書記柴崇若商量后,叫支部委員到村外樹林開會,要求連長坦白交代,但是他堅決不承認有此問題。蔡崇若從他掛包內查出大煙土,他無話可說了。因為連隊在敵占區活動,怕他出事,借鑒原教導員葉道生發洋財帶款逃跑的教訓,支委會決定將他軟禁起來,然后報告營、團處理。第二天,團政治處主任王樹君經過此地將他帶回團部。從此我們黨支部加強了集體領導,充分發揮支部的戰斗堡壘作用和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

                西柞莊戰斗 初試敵進我進“的翻邊戰術”

                魯南根據地被敵蠶食、封鎖,縮小成“東西一條線,南北一槍穿”的狹窄地帶。為了扭轉這種局面,羅榮桓司令員兼政委提出敵進我進“的翻邊戰術”,要求部隊挺進到敵占區,拔掉據點打擊敵人。

                1943年5月中旬,我們4團1、3營奉命奔襲蘭陵鎮以東的西柞莊之日寇據點。1營主攻,3營打援。營決定由1連主攻日軍炮樓,2連為二梯隊,3連佯攻。因為1連傷亡較大久攻不克,拂曉時由我們2連換下1連擔任主攻。我和營長袁光泉觀察地形選擇突破口時,被炮樓之敵發現,我把營長拉到隱蔽處,還給營長講要小心日寇冷槍射擊。約等了一分鐘,我又伸頭觀察時,被炮樓敵人射出的子彈擊傷了頭部和左眼,血流滿面暈倒在地。經衛生員尉紀清包扎后,我逐漸醒來,傷口流血止住了,但左眼失明看不見東西了。我忍著疼痛繼續選突擊道路和突破口,準備調2排上來爆炸炮樓時,連長派通信員報告,棗莊蘭陵敵人增援來了,正向我3排陣地移動。我怕3排頂不住,就帶2排出去增援,由副連長帶1排監視炮樓里的敵人。當我帶2排跑到村外水塘邊占領陣地時,突然兩眼發黑、頭暈,栽倒在水塘里。我是呂梁山的旱鴨子不會游泳,嗆了幾口水就失去知覺。多虧通信員小齊會游泳,他拉著我的膀子游到東岸,把我背到一個小樹林隱蔽起來。這時敵人向我軍發起進攻,因敵強我弱,3營向北撤退,1營也撤出戰斗向東北轉移了。我在小樹林里休息,通信員到附近村莊找擔架,天黑時他請老鄉抬了一塊門板綁成的擔架,把我抬上找部隊。整整走了一天一夜,第三天早晨在車輞找到連隊。連長張善祥告訴我:8連連長鄔思甲,腿部受了重傷,部隊撤退時丟到麥地里,敵人踢了他幾腳,他裝死未動,敵人撤退后,8連才派人把他抬回來。連長說,我們也派人去找你,因路線不對頭,未找到,以為你被敵人俘虜了。他含著眼淚說,謝天謝地你總算安全地回來了。營首長要我去后方醫院治療,我認為雖然左眼看不到了,還有右眼,還能堅持工作。我們二連機槍班長劉樹仁右眼負傷失明,用左眼瞄準一樣參戰。連隊戰士也不愿意叫我去后方醫院,因此我堅決要求在連隊治療。我坐了一個星期的擔架,頭漸漸地不暈了、不痛了,也能走路了。大概在一個月后,有一天早晨洗臉時拿下眼上的紗布,忽然發現眼前模糊出現了亮光,我高興極了,有復明的希望了。又過了一個月后,真的復明了。

                我此次負傷,得到衛生員冒著槍林彈雨搶救,精心包扎治療,使失明的眼睛復明;我暈倒在水塘,通信員小齊冒著被淹死的危險把我從死亡邊緣搶救出來;連隊戰士鑒于三連指導員水振川負傷送后方,敵人掃蕩時藏在草堆內被日寇用刺刀捅死的教訓,寧愿抬著我也不讓送后方。戰士們這種深厚的階級友愛,干部戰士親如兄弟的情誼,使我深刻地體會到遵守官兵一致的建軍原則,開展尊干愛兵的運動,是連隊團結的基礎、戰斗力的源泉。

               ?。ㄗ髡邽楸緯檰?、曾任浙江省軍區政治委員,89歲)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魏鵬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