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日軍在山東殘害婦女和強征慰安婦

              2015-05-29 09:45: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隨軍隊出發的“慰安婦”

              侵華日軍總司令、陸軍大將岡村寧次在回憶錄中承認,他是“慰安婦”計劃的創始人

              日軍“慰安婦”標志

                日軍在中國除隨時隨地強奸、侮辱、奸殺婦女外,還從中國被占區征調和強迫大批中國婦女充當日軍“慰安婦”。據戰后在押日軍戰俘供述:到1945年3月,經由日軍第五十九師團高級副官廣瀨三郎在新泰、泰安、臨清、口鎮、萊蕪、濟南、張店、博山、周村、德縣、東阿等地,指示各大隊設置的慰安所即有127所。濟南“星俱樂部”是一處較有名的慰安所,有慰安婦50多人,每名慰安婦一天要接客20至30人,常有慰安婦由于疾病纏身而悲慘地死去。根據日本戰犯廣瀨三郎的交代:“在星俱樂部監禁了16歲到23歲的中國婦女,并禁止她們出外,有病或接客方法不好就要挨打,每天只吃一頓或兩頓,更加上濟南憲兵隊監視虐待,生活非常痛苦?!?/p>

                戰犯秋田松吉供認,1940年2月至1941年5月,在章丘南曹范村,該犯所在日軍分隊通過偽村公所強制5名中國婦女做慰安婦,分隊中15人對這5名中國婦女進行了一年零五個月時間的淫污。1941年5月至1942年6月下旬,在歷城區西彩石村,該犯所在分隊通過偽區公所強制2名中國婦女做慰安婦,分隊中15人對該2名中國婦女進行了一年零一個月時間的淫污。

                戰犯林茂美供認, 1941年9月下旬,該犯以軍曹的身份強迫歷城區西營鎮鎮長要兩名婦女。鎮長被逼無奈,便把一名朝鮮婦女和一名中國婦女強迫拉來,監禁在西營村附近共一個月。該犯命令15名部下和自己對這兩名婦女進行輪奸。兩名婦女直到生病,身體衰弱不堪才被放回去。

                山東慰安所調查:濟南淄博等地存127所慰安所

                日軍占領濟南后,經常侵入民宅,以檢查為名,侮辱婦女。日軍還指使漢奸為其提供慰安婦。在日偽的“合作”下,濟南的慰安所日漸增多。據戰后在押日軍戰俘供述:到1945年3月,經由日軍第五十九師團高級副官廣瀨三郎在新泰、泰安、臨清、口鎮、萊蕪、濟南、張店、博山、周村、德縣、東阿等地,指示各大隊設置的慰安所即有127所。

                濟南:緯六路的“星俱樂部”

                慰安婦現象所承載的,絕對不僅僅是“戰爭性奴”那么簡單,它更是戰爭時期女性命運的最核心的展現。

                日軍設在濟南的慰安所不下數十家,緯六路在整個抗日戰爭時期成為有名的“花街”。此外還有“櫻桃”軍官用慰安所、緯八路慰安所、二大馬路緯九路慰安所,還在歷城縣、歷城縣西營村、章丘縣、長清縣崮山等地設有慰安所,被監禁強奸的中國婦女171名,朝鮮婦女373名。

                在大小據點,日軍強令派送“花姑娘”。戰犯林茂美供認:“1941年9月下旬,四十一大隊四中隊在歷城縣西營住時,我以軍曹的身份和中隊長尾英典中尉、大輝榮準尉合謀把西營鎮長叫來,強迫鎮長要兩名婦女,逼使鎮長無奈,便把一名朝鮮婦女和一名中國婦女強迫拉來,監禁在西營村附近共一個月,命令部下15名以及自己對這兩名婦女進行強奸。以后因輪流奸污過度,使該兩名婦女生病,身體衰弱不堪才放回去?!?/p>

                濟南“星俱樂部”是一所較有名的慰安所,主要供下士官、士兵使用。這里有慰安婦50多人,每名慰安婦一天要接客20至30人。

                “對于夜幕下的兵士來說,濟南市最令人神往的地方是緯六路這個地段。那里有個叫‘星俱樂部’的慰安所,有100名以上的中國女性在那里成為皇軍性欲的犧牲品。兵士們要找自己熟悉的女人,就得買下寫著題目名字的木牌。價錢非常便宜,只有四五角錢,不過是一碗蔥油豆腐的錢。1945年當時,兵長的月薪是四五十元?!蔷銟凡俊膹d堂總是聚集很多人,各房間門口經??梢钥吹交受娕抨牭却雰鹊那榫??!保ū径鄤僖?、長沼節夫《“衣”師團侵華罪行錄》)

                青島:

                大肆開設妓館,并劃分等級

                與濟南類似,日軍侵占青島期間,也大肆開設妓館,并劃分等級。

                據1944年“日本青島工商會議所”統計,在青島共有一等妓館4家,二等妓館55家,僅市北區臨清路就建有日本妓館38家,如日本樓、東洋館、滿花樓、青島館等。另外,在清平路有5家,茌平路有4家,博平路有1家,夏津路有4家。青島娼妓由此“繁榮”。

                “皇軍會館”是日軍在侵占青島期間,在即墨考院村信義醫院大廳內建立的一處慰安所。慰安所內用木條、木板隔成一個個小房間,條件極為簡陋。見證人所見慰安所里強征囚禁的青年婦女至少有十八九名,她們受到日軍的嚴格管制和任意蹂躪,稍有不從,便會遭到日軍的暴打和虐待。

                每到周末或星期天的上午10時,日軍便排成長隊往里走,輪流發泄獸欲。會館里的婦女絲毫沒有人身自由,很少到戶外活動,偶爾出來也是集體行動,并有漢奸尾隨其后。即便如此,也只能到附近一所學校的萬壽宮操場上走一走。會館里的慰安婦頭發零亂、神色憔悴、目光呆滯,如同行尸走肉,日軍性虐待、性暴力之慘無人性可見一斑。

                日軍通過暴力擄掠、設圈套欺詐引誘、利用漢奸組織協調等多種卑下的手段,強征青島女性籌建日軍“慰安所”,大量的年輕女性被迫成為隨軍“慰安婦”,專門服務于日軍部隊,遭受日本兵的強奸和性侮辱。

                高密城草堂:一個時代的恥辱

                高密是日軍占領較早的受害區之一,也是日軍設立慰安所較早的縣份。伊黑部隊占領高密城后,隨軍日僑商人漢川夫婦和另一日僑商人,從日本、朝鮮、韓國連征帶抓一批17-25歲的年輕婦女來到高密,建立了第一個慰安所。

                據葛家莊77歲的單姓老人回憶:日軍慰安所開始設立在高密城草堂(現在的東風商場附近),是一處四合院,有日、韓、朝青年婦女40余人,其管理內部由漢川負責,外部由日本憲兵隊警衛。過了一段時間,隨著日軍兵力在高密增多,慰安所又遷到火車站站南街路北一個大院內,這個大院落前后有五排房子,大約有近百間,慰安所門樓上寫有漢川的名字。

                不久,日軍又在車站站南街路南新建了另一處慰安所,有中國慰安婦八九人。據醴泉街道北大王莊村89歲的董姓老人回憶,兩處慰安所有100多名日本、朝鮮和中國女人,每到節假日或晚上,大批日軍進進出出,門口都有日本兵站崗。尤其日軍大部隊(千余人)來到高密城后,慰安所院內夜夜燈火通明,鬼子排著隊進進出出。這個慰安所一直持續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

                充當慰安婦的婦女有的因不堪日軍的凌辱和長時間摧殘而自殺,有的被日軍活活打癱打死,甚至拉到車站南墳場活埋或用木柴澆上油燒掉。日軍投降時,她們活下來的沒有幾人。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高娜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