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金鄉慘案”親歷者口述:日軍把藏在教堂里的人都殺了

              2014-09-03 15:20:00來源:大眾日報作者:
                記錄人:白傳金
                陳述人:韓崢嶸
                (公證員王冰、張念倫于2007年1月16日在金鄉西關居委對證人韓崢嶸就抗日戰爭時期日軍在金鄉制造的金鄉慘案(事件)進行詢問調查,由白傳金擔任記錄)

                我叫韓崢嶸,1923年9月15日出生,我就金鄉大屠殺慘案作如下陳述:日軍侵占金鄉的時間是農歷1938年4月12日,4月15日在我們社區(順成街)共殺了13人,他們是白成倫的爺爺白玉宗、麻宋口的爺爺麻登科、麻玉民的三大爺麻登山、秧子的爺爺麻登起,當時年齡都在70多歲;李來運的父親,名字忘記了,是芝麻行人;王超群的父親王振山,職業賣饃,與他一起的饃販子石妮、尹文奎、周德(雙拐殘廢軍人);吳家修鞋的師徒二人;馬財喜的爺爺馬玉清。以上12人都是舊歷四月十五日下午在南北街路西,地窖子外面院子里被日軍用刺刀刺死。我的爺爺韓春明當時72歲,被日軍用槍打死在城池外面。
                鬼子是農歷l938年4月12日下午向我金鄉城發炮的,4月l5日進城殘忍殺害我無辜百姓?;貞浧饋砥浔瘧K情景仍心驚肉跳,悲憤不已?,F將記憶的死難者寫下來,以撫慰他們的在天之靈,告誡青少年一代,勿忘國恥,振興我中華。
                我的二祖父住金鄉一大隊南豆腐營莊,于1938年舊歷5月被鬼子殺害,那時他70歲。我的姨姥爺徐某,住現在清真街路西,5月被鬼子殺害,扔進水坑里。我的姑父姓張,住城西北三里豆芽子張莊,他是被征用的民工,被鬼子殺死在現教育局接待室大門對過城墻下。我的伯伯白慶林那時住現影視中心白家胡同,被鬼子殺死在床上。離我家西邊不遠處,現在的清真街中段路西殺死了3人,分別是曹福民的祖父曹某,周家染缸周明德的祖父周某都是被鬼子綁在木樁上用刺刀活活捅死,小啞巴的爹做賣丸子生意,于5月15日被鬼子用刺刀捅死。
                城關鎮南店子街叫孟慶仁的一家被鬼子殺死四五口人,孟慶仁的父親孟憲章在鄉下得知這噩耗時,悲憤交集,他用嘴咬著大刀,肩背親人的尸體,眼含著淚水一個個掩葬了。
                縣醫院名醫高衡一家被鬼子殺死八九口,有他的父親高步月、叔父高步云、哥哥高登武等人。高衡的姐姐被鬼子追至南邊一頭栽進水坑里溺死,高衡家的門市部叫義隆興,是現在客隆超市。一位住在西門外路南以賣青菜為生的郭孩,30多歲,被鬼子殺死。
                1938年5月,鬼子從羅屯竄至金鄉康橋村。張文春目睹了鬼子在那里殺人、奸污婦女的事實。他說:“1938年5月的一天鬼子還沒進城時,我和家人逃難到康橋村岳父家躲避戰火,我們五六人到村外溜達,一班往北,一班往東,我和往東的一班回來時看見另一伙的三人都慘死在地上,血將要凝固的樣子,我們害怕極了!這時一看鬼子滿村亂竄,鬼子發現了我們,我們不敢逃跑,這時見一群鬼子抓住一位青年婦女,將婦女衣服扒光,仰面躺在床上,婦女的兩手兩腿全綁在床上,一點動彈不得。鬼子輪奸了這位婦女,婦女的慘叫聲、哭聲,令人目不忍睹。其他沒被抓住的婦女,都用鍋底灰把臉抹得黑黑的。鬼子讓我們給他們燒水,燒好后讓我們先喝一口,他們才喝了。鬼子走后,那位被糟蹋的婦女,覺得無臉見人,非尋死不可。后經大家勸說才算平靜下來?!?br />   我還親眼看見北城門外西邊的城池里和另一個水坑里漂浮了約百余人尸體,從衣著上看,全是老百姓。
                德國人設立在現金師附小處一處教堂,數十名教徒認為藏在教堂里是保險的,誰知讓鬼子發現了,用繩一個個綁起來,牽到文峰塔跟前,用機槍全部打死了。
                1938年舊歷5月10日左右,鬼子又退回濟寧,大約在那年10月里我們去城里,到民工挖的城墻洞里(洞約九米深外有射擊口)去割草,草長得很旺,誰知草地下有不少頭顱、骨骼,個個洞內都是這樣。據說都是從農村征來的沒來得及跑掉的民工。
                每年一到舊歷4月15日這一天,祭奠死難者的人們,城里城外全是哭聲,燃燒香和紙的黑煙,酷像一個大火海,這是實事求是,沒有絲毫夸張。
                1942年秋天鬼子利用封鎖溝拉網似的圍剿我抗日地方武裝,一天鬼子在北城門外西邊城墻根前將抓來的一位青年綁在木樁上,有30多個鬼子,排成一長隊,用刺刀刺那位青年,這位堅貞不屈的青年,只是咬緊牙怒視鬼子,未吭一聲。鬼子你一刀我一刀,刺后又回去挨號重新刺。據說這是鬼子活人祭刀。一個鬼子刺在這位青年的胸口上,青年一會兒犧牲了。鬼子的官把這個兵狠狠打了一頓。因為這是活祭刀,一下把他刺死,怎么稱得活祭刀呢?目擊者是城東關外來行人趙某俊,他說,“鬼子不讓我走,也不讓我回去,讓我就地坐下,每刺那青年一下,我的心就咯噔一下?!彼詈笳f:“孩子,鬼子總有一天滅亡,你們要殺他幾個給咱中國報仇?!?/div>

              初審編輯:余梁

              責任編輯:高娜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