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招遠慘案

              2015-06-12 11:42: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招遠慘案(1938年12月20日—23日) 抗日戰爭時期,膠東半島由于其獨特的戰略位置,一直被日軍作為往來海上與華北之間的重要通道和重要補給基地之一,所以更是日軍頻繁進犯的重要目標之一。1942年11月,日本駐華北派遣軍最高司令官岡村寧次,糾集青島、煙臺、萊陽等地的日軍,對膠東抗日根據地進行了冬季大“掃蕩”。12月20日至23日,“掃蕩”的日軍制造了慘絕人寰的招遠慘案。其中,松嵐子村和古宅村是重災區。

                1942年12月21日上午,日軍闖進松嵐子村。頓時,砸門聲、哭喊聲響成一片,整個村子陷入恐怖之中。日軍將抓到的近百名村民押到村東北頭的小場院里,先是威脅村民交出八路軍戰士和槍支彈藥。未成后,又把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倒背手綁起來,讓他們一個個臉朝下、背朝天,然后用槍管狠狠地砸他們的脊背。關押在王劉氏南屋的王其君,被日軍用剌刀挑破棉襖,趕到了院子里,用槍托砸他的頭部。王其君被打懵了,一頭栽進豬圈里。日軍就用豬圈上的石頭繼續打他,王其君被打得滿身是血,從圈上跳到圈底,又從圈底爬到圈上。日軍卻從他的痛苦中獲取快樂,捧腹大笑,折騰夠了之后,又把他趕了出來,連拖帶拉地架走了。

                同日晚上,日軍在松嵐子村周圍燃起了堆堆大火,狂喊獰笑,折磨群眾取樂。招遠于夼村的一名青年婦女,白天躲在村外的一條小溝里,傍晚被日軍搜了出來,企圖以暴力奸污她。這名婦女奮力反抗,至死不從。日軍惱羞成怒,掄起松木棒子朝她的頭部砸去,這名婦女血流滿面,倒在血泊中。郝金聲傍晚時被一群日軍抓去,為日軍前往大原家村領路。他瞅準機會跑回了村。日軍發現后,立即追到他家,掄起鐵抓鉤抓入郝金聲肩內。郝金聲一聲慘叫,昏倒在地。日軍又把他拉到屋后,用刀砍下了頭顱。王其令被日軍用石頭砸破頭,腦漿四溢,當場死去。于夼村鄭國柱的肚子被日軍連刺十幾刀,腸子流了一地,他只喊叫幾聲便死去了。在村東關老廟前,3名村民被打得血肉模糊,慘死在地上。

                12月22日上午,日軍繼續在松嵐子村施暴,手段更加毒辣。村東北的一菜園井邊,成了日軍的一個屠殺場。日軍把抓來的7名村民,一個個按倒跪在井邊。曹家洼村一位60多歲的老人,第一個被拉出來,在其身上砸了一松木棒子,然后推到井里,其他人隨后也被砸進井里。日軍又扔下碌碡,把井邊的石頭掀進井里,6名村民慘死在井里。只有郝進修因為最后一個被推下井,倒在了井沿邊,被扔下去的石頭砸斷了兩根肋骨。日軍走后,他才爬了出來,保住一條命。

                松嵐子村東頭的一處院子,成了日軍的另一個屠殺場。日軍把11人全部帶到這里。日軍有的端著明晃晃的刺刀刺向村民,有的手持血淋淋的松木棒子砸向村民。郝京聲、王舉清被日軍用刀砍斷了脖頸,只留下氣管,數天后疼痛而死。有一人被日軍扒光衣服,一絲不掛,然后用棒子打、刺刀刺,渾身血肉模糊,倒在血泊中。就這樣,11人全部慘死在日軍的刺刀和棍棒下。

                據不完全統計,日軍這次在松嵐子村共殺害108人,打傷多人,抓走200多人,搶走、毀壞了村民大量的財物。

                12月23日拂曉,制造完松嵐子慘案的日軍又將古宅村圍了個水泄不通。村民潮水般涌向街道,大人叫,孩子哭,四處躲避,慌張外逃,但為時己晚。日軍瘋狂地撲向村里,開始了野蠻的搜捕、屠殺、奸淫、擄掠……全村家家遭殃,戶戶遇難,許多人遭到殘殺。

                59歲的楊坤義剛抬腳出門,就被日軍抓住,指著他的鼻子問:“你的兒子哪里去了?”楊坤義的兒子參加了抗日隊伍。見日軍問起兒子,楊坤義不動聲色地回答:“到旅順做買賣去了?!睕]等楊坤義說完,日軍便拳打腳踢將他打倒在地,并將一盤石磨壓在他的身上,接著用涼水灌,灌得楊坤義嘴、鼻鮮血直冒,一會兒便昏了過去。最后,日軍將楊坤義活活刺死。李振英、李尊山和一個不知姓名的外村人,被日軍砸死后扔進村南一口井里,井水被血染得彤紅,腸子飄在水上。

                劉維池被日軍抓住后,遭到一頓毒打,遍體鱗傷,血肉模糊。60多歲的母親看到兒子被打成這樣,心痛得直向日軍求饒。日軍不但不憐憫,反將劉母一腳踹倒,并倒扯起老人的腿,扔進路邊的地瓜窖里,緊跟著砸下了幾塊石頭。劉維池見日軍向母親下了毒手,頓時不顧一切,拼命地撲向窖口。日軍倒扯起他的腿往窖里扔。劉維池拼命掙扎,一時扔不下去,日軍就用刺刀連捅數刀。劉維池眼前一黑,掉了進去。日軍又找來幾塊大石頭,狠狠地砸了下去,然后用石頭堵住窖口,揚長而去。劉維池經過長時間的昏迷后,竟奇跡般地醒了過來,翻身一看,自己躺在血泊里,身邊的母親全身被血漿糊住,頭、胸、胳膊多處被砸爛。

                日軍把全村人趕到村西頭的一處場院里,四周重兵圍住,場院中間點著一堆大火,兩挺機槍對著村民。劉維謙、李元山、李尊海等人被揪到場院中間,遭到拳打、腳踢、鞭子抽、槍托砸等百般折磨。日軍兇狠地逼問誰是八路、誰是共產黨。未得逞后,就把劉維謙等3人綁在梯子上,用管子往嘴和鼻子里灌辣椒水,灌得肚子鼓起來后,再站上人猛踩。水和血順著他們的嘴、鼻子、肛門直噴。噴出來后再灌,最后李元山被折磨致死,劉維謙、李尊海僥幸活命,但也造成了終生殘廢。李振香遭到一陣毒打后頭破血流,日軍又把他扔進火堆里。他爬出來,又被扔進去,又爬出來,又被扔進去,反復幾次,最后爬出來時,已被燒得焦頭爛額,昏了過去。日軍仍不放過他,又用刀將他捅死。日軍又將林治暖抓出來,問他誰是八路軍。林治暖回答不知道,日軍端著刺刀向他刺來。林治暖抓住刺刀,反向日軍刺去,從后面撲上來的另一名日軍向他腰部猛刺一刀。受傷的林治暖還不屈服,日軍向又他開槍,擊中了頭部和胸膛。林治暖雙手緊緊捂在胸口上,鮮血像泉水一樣從指縫間噴出來。有個名叫李振山的村民,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當他走到一名日軍指揮官面前時,這名日軍指揮官掄起刀,一刀將他劈成兩半。場院里橫尸遍地,折骨斷肢,血流成河。

                被困在村里的青年婦女,大多遭到奸淫。日軍把數十名婦女集中到一個屋里,喪盡人性地集體輪奸。最慘的是一個新婚媳婦,過門剛幾天,日軍抓住后,將其剝光了衣服,她哭著、罵著、掙扎著。在遭到十幾名日軍的輪番蹂躪后,她癱瘓在地,不省人事。被人抬回家后,一個多月不能下炕,造成終生殘廢。

                12月23日下午,日軍離開古宅村。在古宅村,日軍共殺害18人,打傷10人,奸污婦女數十人,抓走青壯年34人,搶走財物一大宗。

                事實勝于雄辯,數字昭示事實。在招遠慘案中,日軍共殺害500多人,奸污婦女285人,打傷致殘無數,抓走1000多人,燒毀房屋422間,搶劫財物730多萬元。招遠慘案給招遠人民帶來的災難和影響是難以計算的。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高娜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