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臨沂慘案

              2015-06-12 11:37: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中共臨沂地方史》中關于臨沂大屠殺的記載

                慘遭日寇凌辱并殺害的女同胞

                臨沂慘案(1938年3月—4月)

                臨沂位于山東省東南部,東連日照,南鄰江蘇,西接棗莊、濟寧、泰安,北靠淄博、濰坊。1938年3月初,日軍進逼臨沂邊境。駐守臨沂的國民黨第四十軍龐炳勛部在第五十九軍張自忠部增援下,與進犯臨沂的日軍展開了近一個月的激戰,給予日軍重大殺傷。爾后,張自忠部、龐炳勛部相繼撤出戰場,臨沂遂于4月21日失守。

                日軍侵占臨沂城前,先后在城北古城村和城西大嶺村制造了兩起慘案。

                3月下旬,日軍進入古城村,見屋就燒,見人就殺,僅剩下的幾間廟堂和瓦房也被全部燒光,未能逃出村的老弱婦女和病殘人則全部被燒死、殺死。王漢友一家躲在地窖里,日軍發現后用點燃的秫秸堵住窖口,一家四口被活活燒死。王殿思背起燒傷的母親往村外跑,沒跑多遠就被日軍用槍打死,母子雙雙倒在血泊中。日軍在墻角落里發現了一位嚇昏了的老婦人,將其拖到街上點火焚燒,老人被燒得慘叫,日軍卻站在一邊狂笑。不到一天時間,古城村有62人被殺害,有一戶被殺絕,除逃走者外,雞犬無存。全村變成了一片廢墟,斷垣殘壁,血跡斑斑。逃難的百姓在渡祊河時,又被日軍抓住幾十人,被逼著脫光衣服向河里跳。除個別死里逃生外,多數人慘死在水中。

                日軍進入大嶺村后,更是無惡不作。劉志賢的母親的嘴巴、王富德的母親的乳房被割掉,姜志敏的父親及祖母等27人被槍殺,還有不少婦女遭到強奸。當日軍殺到村西頭觀音堂時,47名村民無處藏身,一齊涌到觀音堂。日軍發現這些手無寸鐵的百姓后,便立刻用機槍掃射,除2人逃脫外,被其余45人全部被打死,鮮血灑滿了觀音堂。全村300多間房屋被燒光,姜志茂、趙洪義、姜志順、張守信等4戶被殺絕。

                與此同時,日軍不斷派飛機對臨沂城濫施轟炸,特別是在城垣棄守前的兩三天內,轟炸掃射日甚一日。一枚炸彈在城內北大街路南王貞一雜貨店的防空洞口爆炸,在洞內避難的30多名百姓,有的被炸死,有的被悶死,無一幸免。顏家巷郁鳴漪一家,除郁鳴漪外,其他人全部遇難,他本人也因憂憤過度自縊身亡。西門里路南開雜貨店的李潤生之父,被炸死在自己家中,尸體血肉模糊,慘不忍睹。在西門里德國天主教堂內避難的百姓,被炸死炸傷300多人,修女尤姑娘被炸得骨肉分離,糊在了墻上。

                4月19日,日軍飛機投下數枚燃燒彈,城內到處起火。同時,日軍以坦克為掩護,進逼臨沂城西門。黃昏時分,城內百姓由南門逃出,涌向南壇。男女老幼,擠成一團,幼稚孩童,哭聲遍野,翹首北望,全城烈火騰空,火光沖天,一片火海。

                日軍進入臨沂城后,在大街小巷密布崗哨,架上機槍,挨戶搜查,堵門截殺。日軍每到一家,遇人就刺,對中青年婦女先奸后殺,連老人、小孩也不放過。西大街西部的居民紛紛越墻,向西門里天主教堂方向尋求避難,瞬間聚集了700多人??墒?,教堂大門緊閉,萬呼不應,置若罔聞。這時,日軍一面從教堂西面向難民掃射,一面在教堂以東各個路口用機槍堵截,毫無遮擋的百姓紛紛倒下。這是日軍進城后的第一次集體大屠殺,700多人無一逃生。事后用車拉了好多天,才把尸首清理干凈。

                日軍進城的當天,發現了城內西北壩子的3個防空洞及西城墻根躲難的百姓,先是用機槍掃射,再用刺刀戳殺,480多人全部被殺害。幸存者寧振芳全家10口,被日軍刺死了9口。當時,寧振芳剛出生一個多月,還裹在母親懷里吃奶。母親被日軍三刀刺死,寧振芳未被刺著,母親的鮮血流進了寧振芳的眼睛里,她的右眼后被鮮血浸瞎。幸虧街坊陸大爺在事后蓋尸時發現她還有一口氣,才被救出,抱給在天主教堂做飯的寧孫氏收養,成為了家中唯一的幸存者。

                城內居民凡被日軍發現者均慘遭毒手。西門里太公巷一少女被日軍輪奸后,又用刺刀刺死。老營坊巷東一女青年,被日軍輪奸致殘后死去。日軍從南門里一雜貨店院里的防空洞中搜出20余人,當場用刺刀全部刺死。崔家巷一戶的小孩子出疹子,門口掛了紅布條,日軍怕“傳染病”,點火將小孩活活燒死。城隍廟街東面的楊家園有一口水井,日軍在附近挨戶搜查時,各家婦女紛紛被逼逃出,跳井自殺,死尸頃刻間塞滿井口。茶棚街胡士英家的防空洞較大,藏人很多,日軍堵住洞口用機槍掃射,并向洞內扔手榴彈,死者無數。日軍走時,還在胡家大門上寫道:“此院死尸大有”。徐某夫婦看到日軍飛機后就向東跑,一枚炸彈仍下來,兩人同時被炸沒了,事后發現,只剩下了附近樹上掛著的一個婦女發髻。北門里路西一位老太太年過70,臥病數月,生命垂危,全家7人圍守病床,未及躲避。日軍進院后將男子全部刺死,女的被逼得背起病人一同跳井。日軍驅趕30多人清掃北大寺,干完后慌稱讓他們站隊點名,結果用機槍掃射,全部喪生,尸體被推進大灣內。日軍在城西瘋狂屠殺十余日后還嫌不夠,又在火神廟旁和南門里路西設了兩處殺人場,用軍犬、刺刀連續殘殺無辜百姓以取樂。王學武的父親被日軍用刀剁成三截;徐廷香的父親、呂寶祿等被軍犬活活咬死。

                全城的幸存者寥寥無幾,有的在地窖內東躲西藏多日,掙扎活命;有的白天在爐膛內藏身,深夜從城墻水洞中爬出。孫建芝一家老小躲在城墻洞里。孫建芝和母親渴得實在受不了,就出來找水喝,被日軍發現,跟蹤至城墻洞前,先是向里面開槍、扔手榴彈,接著又放毒氣。孫建芝的三舅被當場打死,二舅母的腿被打斷,大舅、大舅母和表哥因堅持不住而爬出洞,結果被日軍刺死。夜里,孫建芝家人被逼跑到丁家園投井自盡,姥姥和姐姐先跳下去被淹死了,孫建芝和母親跳井后,因井內塞滿了尸體,所以沒有被淹死。孫建芝和母親、二姐被救活后,又跑到徐家園地窖里躲藏了100多天,白天不敢露面,只有半夜里出來找水喝,找些樹葉、野菜充饑。城內朝陽寺前的某酒店中有一家7口,在蒸酒的大爐膛內藏了七天七夜,其間飯未沾牙,餓得有氣無力,直到一天深夜從東城墻根的水洞里爬出,才保住了性命。南關醫院的近百名國民黨第四十軍傷病員,連夜轉移到郊外,但多數重傷員死在醫院附近的麥田里,暴尸曠野,無人敢收。到了割麥子的時候,麥田中到處白骨累累。

                日軍在進行血腥大屠殺的同時,還縱火毀城。從火神廟以西,僧王廟至聚福街以東,洗硯池以南,北到石碑坊、楊家巷至劉宅一帶,大火連續六七天不息,整個城西南隅化為灰燼。東關街燒去了半邊街,南關老母廟前、閣子內外房屋全被燒光,至于其他財產的損失,更無法統計。即使三年后,這一帶仍是一片瓦礫,不見人煙,荒草蓬蒿高于屋檐,粼粼白骨隨處可見?!笆乙褵偶椅?,一時草死木皆枯”,“沿城人家數千戶,雞犬草木同時死”。偌大的一座臨沂城,幾天內變成了一片廢墟,頹垣斷壁,滿目瘡痍。

                在臨沂慘案中,臨沂城有2840余人被殺害,加上沿途殺戮,共有3000人以上被日軍殺害。侵華日軍血洗臨沂的滔天罪行,臨沂人民永遠不會忘記!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高娜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