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1j55"></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濟陽慘案

            2015-06-12 11:36: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濟陽慘案示意圖

              

              濟陽縣南關鎮周仲華現場指認照片

              濟陽慘案(1937年10月16日—11月21日)濟陽縣城位于山東濟南東北45公里處,東、西兩面瀕臨黃河,像一面屏障橫亙于濟南的東北面,素有濟南“北門鎖鑰”之稱,戰略位置非常重要。濟陽縣城當時是一座面積約1平方公里的方城,四周有高6米、頂寬3米的城墻,城墻外有寬4米、深3米的護城壕,有東、西、南三門和東、南兩關,居民3300多人。1937年七七事變后,北平、天津相繼陷落。日軍占領平津后沿津浦路南下,于9月30日入侵山東。濟陽便成為日軍侵占濟南之前的爭奪重點。

              1937年10月16日(農歷九月十三)上午,日軍兩架飛機在濟陽縣城低空盤旋,投下了4枚炸彈。此后,日軍幾乎每天都對縣城進行轟炸襲擾。10月31日,濟陽縣城逢大集,人來人往,熙熙攘攘。上午9點左右,日軍出動兩架飛機,向密集的人群投下了8枚炸彈,頓時聲響如雷,硝煙彌漫,破瓦騰空,血肉飛濺。趕集的男女老幼,東跑西顛,各處躲藏,哭叫連天。這次轟炸共造成11人被當場炸死,4人受重傷,21間房屋被炸毀。趙洪道一家有4人被炸死:12歲的妹妹和4歲的弟弟被炸得四肢迸飛,只剩下了頭顱;年僅6個多月的小妹妹在母親懷里被炸死,腸子拖在了地上;母親被炸死,其中一條腿被炸飛,血肉竟濺到了80多米以外的高家牌坊上。趙洪道剛結婚一個多月的妻子張樂芝身受重傷,被炸塌的房屋壓住半截身子,在血泊里哀嚎,呼人救命。趙洪道因正離家外出,幸免于難??找u后,濟陽縣城內人心惶惶,學校停課,店鋪關門,居民大都白天出去躲避,晚上回家。機關、商店等都挖防空洞,每戶居民幾乎都挖了地窖。

              國民黨山東省政府主席兼第三集團軍總司令韓復榘,在日軍重兵壓境、濟南受到嚴重威脅時,不得不考慮濟南“北門鎖鑰”的得失。當時,濟陽縣軍政人員只有200余人和1800多名壯丁,槍支彈藥不足,戰斗力不強。韓復榘將其衛隊旅第一團調至濟陽,在城北尹家、郭家、斜莊、董家道口、戴家一帶布防。

              11月13日上午,日軍糾集百余輛汽車、裝甲車,兵分兩路,一路經商河,一路從惠民穿過仁鳳、曲堤,沿黃河大堤向濟陽縣城合擊。日軍到達郭家村,受到早已埋伏在此的衛隊旅第一團的伏擊。日軍留下一部分兵力與第一團交戰,其余兵力繼續朝縣城方向推進,于上午11點左右包圍了濟陽縣城。日軍炮擊魁星樓,第一團守軍還擊,戰斗全面打響。日軍以裝甲車為掩體,以強大火力猛烈攻城。城內守軍奮勇抵抗,固守縣城。下午4點左右,日軍又從商河調來30多輛汽車、裝甲車,在西門外左右兩側設了兩條埋伏線,設重機槍8挺,擲彈筒、輕機槍若干。此時,4架日軍飛機繞城低空轟炸,日軍趁機從東、北、南三面越過城壕,豎上云梯,爬上城墻,用交織的火力網將1800多名壯丁和200多名逃難百姓逼出西門,趕進設好的伏擊圈里,然后瘋狂地用大炮轟、機槍射。不到半小時,兩千余眾,百不剩一。據目擊者楊成祖說:“那時西門外的一片空曠地帶,疊尸成層,擺了二三里地長?!比哲娤铝畈粶适帐?,誰若違犯就地槍決。直到日軍撤走后,逃難歸來的居民才自動組織起來,掩埋殘尸。經過40多天的風化、日曬、獸啃,絕大多數尸體已辨認不出面目,只好集體掩埋。其情景駭人聽聞,慘不忍睹。

              濟陽縣城淪陷后,日軍指揮官下達了七天之內殺光全城百姓的命令。從11月14日開始,日軍分為若干伙進行搜捕,凡是搜出的人,不分男女老幼,斬盡殺絕。11月14日上午,日軍抓到四五十名居民并集中到一起,逼迫他們搬死尸、打掃街道和日軍住所。有一位老人因聽不懂日語干錯了活,被日軍當場用刺刀捅死。傍晚,日軍又把他們捆綁起來,押至南門外黃河大堤下,并排在一起,迎面支上機槍。隨著一聲令下,機槍一陣掃射,他們一個個都倒在了血泊中。劉善遠當時受傷后被壓在尸體下,佯死未動,躲過了一劫。日軍走后,他深夜連忙逃走,成為這次屠殺中唯一的幸存者。下午2點左右,日軍從路可讓家的地窖里搜出他的兩個十幾歲的兒子,并將他們的衣服剝光,捆在大門前的棗樹上,讓狼狗撕咬。兩個孩子被撕咬得鮮血淋漓,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不久就被咬死了,血肉模糊,腸子、心肝掛在尸外,血淋淋的腦袋耷拉著。日軍還在文廟一帶一次就打死了10多人,在南門外的黃河大堤下殺死了13人,在馬家灣南崖活埋了30多人。

              闖進南關的日軍逐門逐戶地搜查,每到一家,先翻箱倒柜,無處不搜。家具砸的砸,燒的燒;看見男人,遠的用槍打,近的用刀捅;抓住婦女,任意污辱、殺害。日軍從王慶堂家的地窖里搜出3名婦女,奸污后又將她們殺害,并用刺刀挑開一孕婦的肚子,取出胎兒,圍觀取笑。日軍還剁下了這3具女尸的雙腳,用刺刀挑起來,在大街上舉著狂喊:“中國女人的腳,頂小!頂小!”日軍在劉振生家的地窖里搜出12人,當即就在窖口周圍將他們全部殺死,還將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掛在窗臺上。日軍發現楊其基家的地窖里有人躲藏,先是用機槍掃射,然后又扔進手雷,當場炸死5人。日軍發現任傳恩家的地窖里藏有6人,連續向地窖內打了幾十槍,當即打死3人。任傳恩的嫂子身中3彈,傷勢很重。日軍撤走后,任傳恩背起嫂子想逃命,嫂子疼痛難忍,哭著對他說:“兄弟,我不行了,你自己快逃命吧!”任傳恩就放下嫂子,趕緊逃了出去。幾天后,任傳恩偷偷地回家,鉆進地窖發現嫂子早已死了。

              南關居民洪乃德當時在街上開了個鐵器鋪。日軍砸開大門后,就將洪乃德捆綁起來,吊在柱子上,隨即逼問:“你的妻哪里的有?”他的父親從后院跑出來敬煙求情:“他的妻回娘家去了!”日軍放下洪乃德,將他踢倒在地,并用刺刀尖將繩子頭捅進他的嘴里。洪乃德的腮部被捅穿,鮮血直流。日軍誤以為洪乃德已死,又逼其父搬著鐵爐子跟他們走。日軍走后,洪乃德的奶奶出來為他解開繩子,并扶到后院的夾墻里藏了五天。洪乃德后深夜逃出,殘廢至今。他的父親此后也杳無音訊、生死不明。僅11月14日這一天,南關就有40多名無辜百姓慘遭殺害,金星廟附近躺著幾十具不知來歷的百姓尸體。

              日軍在南關如此殘暴,在東關更加惡毒,一天之內就用凌遲、砍頭、刀捅、火燒、木杠砸、汽車拖、剁碎身骨等兇殘手段,殺害了47人。日軍將鄧奎潔抓住后捆綁在樹上,用刀一塊一塊地往下割肉。鄧奎潔疼痛難忍,哭喊呼救。鄰居80歲的老漢鄧學河聞訊,拄著拐杖前來求情,日軍不予理睬,仍是繼續往下割肉。鄧學河氣憤至極,撲上前去拼命奪刀,被日軍用刀捅進了脖子,鮮血直冒,呼吸漸停,含恨而死。鄧奎潔也被日軍凌刀活活割死。日軍將周連芬的叔叔周景遠搜出后捆綁起來,摁倒在地上,將其一刀一刀地剁碎。其父周景奎則被日軍砍下了頭顱。一個名叫楊存禮的不足十歲小孩,被日軍綁在樹上,用刺刀挑破肚膛折磨而死。馬某未出嫁的女兒,被日軍輪奸后含恨跳井自殺。

              濟陽慘案距今已有70多年了,而今健在的一些目擊者、受害者回憶起濟陽慘案的情景,仍心有余悸。據史料記載和這次調查,11月13日,日軍殺害2000余人。11月14至21日,殺害百姓402人,重傷19人,奸淫婦女102人,燒毀房屋550余間。濟陽慘案使上百個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生產力遭到極大破壞,經濟全面崩潰,為濟陽縣經濟社會發展產生了無法估量的嚴重影響。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高娜

            入室强制侵犯学生AV
            <address id="n1j55"></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