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金鄉慘案

              2015-06-12 11:35: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日軍進入金鄉城西蘇樓村

              金鄉雞黍集慘案

                金鄉慘案(1938年5月11日—17日)

                金鄉縣位于山東省西南部、微山湖西岸,東臨魚臺,西靠成武、巨野,南接單縣和江蘇省徐州市,北連嘉祥和濟寧市任城區??谷諔馉幤陂g,金鄉縣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日軍攻占徐州的西北門戶,因而成為了日軍的必爭之地。

                1937年12月日軍攻占南京后,為打通南北戰場的聯系,沿津浦路南北夾擊徐州。國民黨政府調集60萬兵力,組織了徐州會戰。1938年4月初,日軍在臺兒莊遭到重創后,決定實施反撲,調集了8個師團約20萬兵力,從津浦路兩翼向徐州以西之隴海線迂回包抄。5月9日,日軍第十師團中島今朝吾部,從濟寧出發,越過運河,企圖占領金鄉縣城進而南犯隴海。5月11日下午,日軍4架飛機飛抵金鄉縣城上空,投下數十枚炸彈,城北門到城西門一線,頓時淹沒在硝煙火海中,許多人、畜被炸死,鋪面、民房被炸塌。馬家胡同徐占安一家3口正在吃午飯,被炸得血肉模糊。舊大門內劉倫山的飯館被夷為平地,跑堂的伙計被炸得只撿到一只腳。城內秩序大亂,居民惶惶不安,紛紛扶老攜幼,投親奔友,爭往鄉下逃生。在轟炸縣城的同時,日軍迅速挺進至金鄉城北胡集大義一線,完成了對金鄉縣城的迂回包圍。

                5月13日下午,日軍在進犯金鄉縣城時,即在縣城周圍進行了大肆屠殺,血洗了王樓、大義、孫瓦房、蘇樓等村。

                日軍進入王樓村后,即逼迫該村和逃難而來的百余名村民,為其挖戰壕、修工事。干了一整夜將近黎明時,日軍又把他們集中到一處大院里。村民們發覺勢頭不好,一部分人乘機逃脫,其余則被捆綁起來,拉到村南樹林中。日軍先把他們的上衣撕掉,再用刺刀猛刺胸膛,32人被刺死。村民王大孩挖槍眼時,日軍嫌他挖的槍眼太大,就向他連刺數刀并綁在了樹上,砍掉了雙臂,將他活活折磨致死。次日拂曉,這股日軍離開王樓村時,還在村民的米缸、面盆及鍋灶里拉上了屎。

                日軍進入大義村后,未逃脫的19名村民慘遭殺害。獨身老人劉明余被日軍按倒在地上,割下了頭顱。年逾七旬的李洪前老人,被日軍活活肢解。村民王永吉被日軍剖腹,肝腸涂地。一位60多歲的老婦和一名15歲的少女,被數十名日軍輪奸后,又被用刺刀挑開了胸膛。在緊鄰大義村的小代莊,日軍殺了村民張永田的幾只母雞后,又把張永田殺害,還用鐵絲把6名村民并排吊死在村內油房的房梁上。

                日軍進入孫瓦房村后,部分村民早已聞訊逃走,而一些虔誠的教徒輕信了“日軍不殺教徒”的傳言,聚集在村頭不肯離開。日軍即用機槍向他們掃射,50余人應聲倒地,全部被殘殺。

                日軍進入蘇樓村后,挨家逐戶地搜出了未逃走的50余名村民,除村民蘇炳鐸一家6口被當場殺死外,其余則被集中押到一處院子里。日軍先將他們逐個搜身,村民所帶的鈔票、銀元及貴重物品全被搜去,然后用刺刀逐一挑腹,遇害者達43人。院內血流遍地,陳尸橫七豎八,有的圓瞪雙目,有的未閉唇齒,尚未氣絕的發出時斷時續的凄楚呻吟,其慘狀目不忍睹。

                5月13日下午,日軍向金鄉縣城西南的張草廟村進犯。在村東口正吃午飯的張同祥、張同會、荊大順等15人被殺死,全村20余戶村民家破人亡。日軍在該村又將在其他地方抓來的7名百姓,用軍刀挨個挑腹。從城里逃難到該村的陳玉坤,被日軍搜出后,一名日軍持刀刺進他的腹部,另外兩名日軍一人一刀刺進他的后背。他昏死一個多小時后蘇醒過來,日軍又在他的前額連砍三刀,右耳被穿開,再次昏死過去。他次日天亮時蘇醒過來,又被一名日軍用刺刀挑破右腿,另一名日軍朝他面部狠跺了幾腳,牙齒被跺掉半截。日軍走后,他第三次從昏死中醒來,全身傷口多達11處。

                5月13日傍晚,日軍開始猛烈攻城。國民黨第五戰區第三集團軍第二十九師一部進行了抵抗。城內的3000多名民工和一部分未逃走的青壯年居民,手持鐵锨、鎬頭參加戰斗。激烈戰斗進行到5月14日凌晨,國民黨守軍傷亡慘重,余部突圍南逃。民工依然拼死抵抗,終因寡不敵眾,西門被攻破,繼而全城陷落。

                日軍進城后進行了瘋狂殘暴的大屠殺。躲藏在城墻洞內的民工,或被槍擊而死,或被火燒而亡。5月14日晨,日軍開始逐家逐屋地搜抄捕殺,上至古稀老人,下到懷中嬰兒,均不放過。其殺人手段慘絕人寰,駭人聽聞。一股日軍將搜出的劉玉章等21人先挨個搜身,然后又把他們押到東南城墻角炮樓處。年近八旬的羅化章老人,被日軍一棍砸了下去,不滿10歲的孩子李大路被日軍用刺刀挑起扔了下去。當他們一個個被刀劈棍砸摔下炮樓后,日軍又扔下20多顆手榴彈。隨著一陣陣爆炸聲,尸肉橫飛,鮮血四濺,城墻上的日軍則發出了狼嚎般的狂笑聲。劉玉章等3人幸免于難,滿身帶著血跡,從難友的尸體下爬了出來。城內奎星湖前的天主教堂里,躲藏著教徒、民工和居民180余人。他們被搜出后驅趕至文峰塔前,日軍先用機槍掃射,后又投擲了大批手榴彈,180余人全部被殺死。

                日軍在金鄉縣城連續屠殺了四天,無所不用其極。城西關高步清一家13人有11人被殺,德茂祥商號19人被殺。在城內西南角的南家后坑邊,日軍分三次屠殺了400余人。東關一段城墻上下,橫尸300多具。北門里女子學校的二樓上躺著30多具少女尸體,有的披頭散發,有的裸露身軀。她們是被日軍奸淫后又殘殺的。城內奎星湖、蠅子坑、眼睛坑、南家后坑等大小坑塘內,都漂滿了尸體,水變成了紅色。城內大街小巷,尸骸遍地,血腥沖天。

                日軍將金鄉縣城洗劫一空后,于5月17日大部南犯,其余一部駐守金鄉。從此,日軍侵占金鄉達七年之久。其間,實行慘無人道的法西斯統治,極力推行“治安強化運動”,不斷對金西、金南抗日根據地進行“清鄉”、“掃蕩”,實行殘酷的燒光、殺光、搶光的“三光”政策和“蠶食”、封鎖、“囚籠”政策。同時,收買漢奸,建立“維持會”、“縣公署”、“保安大隊”,推行“以華治華”的策略,致使全縣生靈涂炭,民不聊生,人口減少,經濟全面崩潰,農業連年歉收,個體手工業倒閉,大部分學校停辦,經濟和社會發展出現了嚴重倒退。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日軍血洗金鄉縣城,除少數民工脫險,其余大部遇難,加上城內未逃出及城周圍村莊的遇害百姓,共有3347人被殺害,民房、店鋪670余間被燒(炸)毀。金鄉縣由此成為山東省抗日戰爭時期人口傷亡和財產損失最慘重的地區之一。70多年前的金鄉慘案,至今在全縣60萬人民心中滴淌著鮮血,成為我們心中永遠抹不去的傷痛!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高娜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