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難忘的“山洞醫院”

              2015-06-09 11:21: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摘自《巍巍馬石山》

                我就是陳福山同志寫的《血染榆山后》一文中倒在血泊中的副指導員杜寶。榆山后遭遇戰負傷后,老鄉冒著生命危險從火線上把我搶救出來,用擔架抬著我走了一夜,天亮時到達海陽東部的一個小村,這里駐有膠東軍區一個后方醫院,院名和村名我都記不清了。

                敵人在馬石山地區的“掃蕩”雖然已經結束,但西面煙青公路、東面水道據點附近敵人還集結重兵。在不明敵人意圖的情況下,為了安全起見,醫生對我的傷口進行檢查和初步處理后,就把我和同連一名戰士送到山洞里的病房。這些病房后來被大家稱為“山洞醫院”。

                這個村四面環山,全村可耕地大都是層層梯田。所謂“山洞醫院”就是在梯田上挖出的一個個山洞,用來隱蔽安置傷員。洞內高約一米,能坐不能站,進出洞都要彎腰。地上鋪滿麥秸,放著碗筷、水罐和尿桶。洞頂用數根木棍橫架頂棚,上鋪高粱秸既不掉泥又很堅固。拱形的洞口是用長短不等的石塊砌成的,有敵情時就把洞口用石塊壘起來,簡直是天衣無縫,誰也看不出這里有洞。鬼子“掃蕩”時老鄉們就用這些洞藏人、藏物,不是本村人誰也不知道也想不到這竟是醫院的“特殊病房”。

                與我一起從火線下來的五連戰友(名字記不清了)同住一洞,他告訴我說,他們排長和班長都英勇犧牲了,他被子彈打穿了大腿根部。他問我:“副指導員,我的傷能好嗎?”我鼓勵他說:“能,有醫生治療一定能好。等我們傷好后一起回部隊,為犧牲的戰友報仇!”他說:“對!傷好后一定回去為他們報仇?!庇捎诋敃r條件所限,醫藥奇缺,他發高燒,傷口流血過多,但無法得到必要的治療。他在昏迷中還喃喃地說“……回部隊”,可天亮時再也聽不到他的聲音了。多好的戰友??!我眼含淚水陪伴著他,直到醫生來將他的遺體抬出去安葬。我送走了眼前的戰友,更思念戰場上犧牲的同志。

                幾天后,我的腹部傷口也開始化膿。當醫生給我清理傷口時,膿都變成了黑綠色,發出難聞的臭味,疼痛難忍。

                在洞中大約住了一周左右,得知敵人又向昆崳山地區“掃蕩”,我被抬回村里,和十多名傷員住在一起繼續養傷。我的病友有在這次“掃蕩”中的新傷員,也有“掃蕩”前的老傷員。同志們對“山洞醫院”贊不絕口,異口同聲地說:“鄉親們、醫生們太好啦”。有的人說:“這次敵人‘掃蕩’時,老鄉們把洞口封死后,我在洞里就能聽見洞外敵人的腳步聲和說話聲,但敵人卻發現不了洞里的傷員”。也有人說;“這些山洞簡直堪稱地下堡壘”。還有人說:“聽說以前鬼子“掃蕩”捉住老鄉,逼問傷員在何處,老鄉寧死也不泄漏醫院的秘密?!?/p>

                大家特別感謝醫生和護理人員?!皰呤帯鼻八麄兠τ谑枭仓脗麊T,“掃蕩”中不顧自身安危為傷員療傷、送飯。這種救死扶傷的革命人道主義精神的確感人心扉。

               ?。ǘ艑氉珜懀?/p>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王雅淇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

                          <sub id="1b3n3"></sub><noframes id="1b3n3">
                          <noframes id="1b3n3"><address id="1b3n3"><listing id="1b3n3"></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