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bhdb"></strike>
<noframes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em>

<noframes id="nbhdb"><form id="nbhdb"><th id="nbhdb"></th></form>

<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em>
手機APP微博二維碼

弟弟的周年祭

2015-06-09 11:53:00來源:中共山東省委黨史研究室作者:

  陰歷的十月,天又下雪了。

  擺在我的面前,那張殘缺的舊報紙上,還剩有一支歌:《在馬石山前哀哀地獻上花圈》。觸目之后,我立刻憶起,已經到了弟弟犧牲的周年日。但,我并不知道是哪一天。

  去年的這時候,當我冒著漫天大雪,一腳踏進家門時,我極力抑制住了悲痛,沒有讓眼淚流出來。我看見的是家破人亡的情景,深深刻在了我的心頭。

  媽媽撫著我的肩膀,說:“理,是叫鬼子的槍,把腿打了,天那樣冷,沒人照管,血流的多,連凍帶餓……”媽媽沒能再說下去。

  我沒有抬頭,只覺得有熱淚流到臉頰上。

  今年春天,我離家返校的前一天,又到弟弟的墓前去看了一次,一座新墳,里面躺著的是我唯一的弟弟。旁邊就是我八叔的墳,也是在馬石山上被鬼子打死的。映入眼簾,兩丘新土,背陰處的雪還沒有化。我沒有眼淚,只把眼睛凝視在墳頭上想:理,剛毅的性格,細致耐心的脾氣,天資穎悟……然而,他被鬼子殺死了!

  啊,這一切都成了過去,可一切好像還在眼前。今年我沒有回老家,更不能到弟弟墓前去看看。誰知那丘新土,在一年來的風侵雨蝕中,又會變成什么樣子呢?

  如今,我沒有了單純的悲哀,往事只會像鐵錘一樣擊著我,激起我強烈的復仇之心。弟弟是被日本鬼子殺死的,不反抗,也許我以及更多的弟弟也會被殺死。

  馬石山巔撒下了仇恨的種子,一年多的熱淚,灌溉著它生了根。所有被奪去了弟弟的哥哥,心是一樣的,蘊藏在心的深處,仇恨也是一樣的,將會一齊迸發出來,把仇家毀掉!

  在弟弟死難的周年日,正值今冬敵寇“掃蕩”的前夜,我沒有眼淚,沒有嘆息,更沒有任何的悲哀。

  我準備著戰斗,準備著復仇!

  這血債讓鬼子用血來還吧!

 ?。ㄗ髡摺〗〔ǎ?/p>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王雅淇

久久精品人人看人人爽,高清乱码一区二区三区,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strike id="nbhdb"></strike>
<noframes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em>

<noframes id="nbhdb"><form id="nbhdb"><th id="nbhdb"></th></form>

<address id="nbhdb"></address>

<em id="nbhdb"><address id="nbhdb"></address></em>